《武训传》男一号赵丹:伤痕永久地镌刻在心上

2020-10-22 09:10:53

赵丹在他的书中提到,武术传记在他的艺术生涯中是一次“痛苦的相遇”。

既然这部电影在政治上被完全否定了,那么任何关于艺术的成败的研究都是没有价值的。我真的搞不懂。赵丹

61年来,对武术传记的鉴赏和批评逐渐淡化。这部电影所承载的,是令人费解的、叹息的、遗憾的,在今天的骨灰、电影爱好者和努力传承电影文化的人们眼中,更加感人、更珍爱、更关怀。通过访谈和数据整理,我们的记者找到了与电影相关的四个人物,四个故事,四种视觉,在这里,历史无声的交集。

2011年,赵丹的大女儿赵晴修改了“画面上的形象塑造”一书,在书中增加了“言谈”和“文革解说材料”,1951年初在“通俗电影”中也展示了该书前后的心声和挣扎,书中增加了对话和“文革解说材料”,书中还收录了她大女儿“屏幕形象塑造”一书前后的心路历程和奋斗历程。出版于1951年年初的“公共电影”。

(以下是即将上市的2012年版“屏幕图像塑造”的摘录。)

演员赵丹主演了武术训练,但结果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投演

到武术之乡去体验人生

一旦我被解放,我就等不及投入到武术的创作上,但同时与雷文和麻雀一起拍摄的武术传记,在艺术历史上是一次痛苦的遭遇。

解放后,孙瑜在第一次全国文化大会上看到了许多文艺节目,赞扬了革命的胜利。他敏锐地意识到,拍摄像“武术传记”这样的题材已经过时了。但昆仑电影公司已将武术传记提交全体观众讨论。我们进行了采访工作,去了山东武术训练乡体验生活,总之,我不遗余力地发挥他。孙瑜还听取了人民群众的意见,对剧本作了一些修改,并继续拍摄。

挨批

我甚至不敢在街上抬头看。

1951年,“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们应该重视电影的讨论”的社论。在全国各地发起了一场重要的电影“武术”运动。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批评,我突然感到震惊和困惑。

当他走到街上时,观众戳了一下,说:“看,武术训练来了!”于是我不敢抬头,就回家向家人黄宗英抱怨说:“我连上街都不能,以后怎么办呢?”例如,在工厂里的学习小组中,个别的人提出要回顾我的政治历史,这使我更加尴尬。有几次,我曾向电影领袖提出要离开、移交和改造自己,但我一直被他们所留住。怀疑

如何判断艺术的价值?

一天早上,当批评突然开始时,孙瑜和我都大吃一惊。我失去了往日的热情和快乐,整天惊慌失措,常常心烦意乱,彻夜不眠。在家里,我不再是一个温暖的丈夫,慈爱的父亲,而是一只脾气暴躁的狮子,容易发怒。关键的运动终于过去了,但伤疤永远铭刻在心里。

批判电影武术的政治内因将由史家来研究,当时产生的直接社会效应是为解放后的文学批评营造一种简单化、片面的氛围。既然这部电影在政治上被完全否定了,那么任何关于艺术的成败的研究都是没有价值的。我真的搞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