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沙追热点,明星也转发,沙画师茗喆的自媒体之路 | 新榜专访

Model库 2018-11-08 12:28:58
戳蓝字“Model 库”关注我们哦!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指间流沙,通常用来形容匆匆而逝的时光,但对于沙画师而言,手中的沙就是心中的笔,能定格一切美好的画面。

 

89年生的茗喆是一位沙画师,但她同时还是一个自媒体人,一个短视频创作者。

 

跟其他沙画师不同的是,茗喆对互联网热点有着敏锐的嗅觉。她拥抱新媒体,用沙画重新演绎热门影视的经典片段,引来明星、导演转发称赞,也常常让观众扎心落泪。视频播放量动辄破百万,时不时登上热搜。


茗喆


这几天,茗喆处于连轴转的状态。19号刚发完《复联3》的沙画视频,又想赶在520这天将《超时空同居》的视频带给大家,不得不通宵作画。即使如此,她对沙画的质量依旧严格把控,每一帧画面都细腻精良。


 

相比技法,茗喆更在意作品中的情感和灵魂。她说,自己没有想过要成为艺术家,更愿意做一个以沙画表达自我的创作者。就像她的每一个沙画视频开头那句话,“记录爱与感动”。


 

爆款的诞生不是偶然

 

2016年,papi酱横空出世,掀起了短视频UGC的热潮。

 

正钻研沙画的茗喆心想,我也可以试试。她平时喜欢追剧、刷微博,明白在新媒体上做内容,紧跟热点是个好方法。

 

茗喆原名明哲,因为觉得太普通,将艺名改成茗喆,微博名后的S代表的是sand。

 

那时《太阳的后裔》正火,宋仲基成为无数少女的“老公”。茗喆灵机一动,用投影将沙画投在墙上,然后自己融入场景中,与“宋仲基”隔空互动,创作出沙画小剧场《没错!我就是那个把宋仲基搞到手的女人》。


新颖的形式,加上一看就有爆款潜质的标题,这个短视频一下子就火了。

 

视频发之前,茗喆的微博只有400粉丝,除了朋友就是僵尸粉。她也没想到这个视频播放量能达到两三千万,突然间从小透明,变成各大平台纷纷来对接的“大神”。

 

茗喆发现,影视剧很适合用沙画来呈现,用沙子的变化串联故事的脉络,很容易引起网友的共鸣。与其说是沙画师,茗喆所做的其实更接近沙画导演。

 

创作之余,茗喆会花很多时间追剧,哪怕不一定画出来,也要去研究它们为什么被人喜欢,或者被人吐槽,包括镜头的运用、创意点,都需要去琢磨。而对于要画出来的,每一部她都一定要完整看一遍,“首先要自己有感觉,才能感动别人。”

 

去年她创作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沙画剧场,在秒拍上播放量超过2000万,腾讯视频也有550万+,在亮眼的数据背后,茗喆把这部58集的电视剧看了三遍,光是截屏就截了三千多张

 


爆款的诞生不是偶然。茗喆说,每次作画之前,她脑海里就已经有成片了,哪些画面最戳泪点,如何展现情感联系,都要心里有数。

 

视频里的短短几分钟,现实中要花大量时间去完成。

 

在茗喆的沙画台上,悬挂着一台DV,用来记录沙画创作的过程。视频原片通常都很大,一个作品要拍100多个G的原片,存的硬盘已经堆起一摞。



视频里瞬间出现的人物形象,是最难刻画的,茗喆说,大量时间是花在神态表情上,要还原出人物的神态,才能让他们“活起来”。

 

创作周期最长的一次是《那年花开月正圆》,用了23天。她一边追剧一边作画,追到自己特别感动的地方,就记录下来。

 

这个作品果真感动了很多人,连主演孙俪都来翻了牌子,说“看一遍,感动一遍”。


与沙画的相遇,是冥冥中的注定

 

看过茗喆沙画的人,多少会对她手下栩栩如生的人物感到惊叹。能画成这样,一定有深厚的美术功底吧?

 

其实,她并非科班出身,大学学的是地质,毕业之后进了一家事业单位。

 

茗喆从小就是学霸,周围人都觉得既然成绩好,就该好好读书考试。她花了很短的时间,就坐到了同龄人羡慕的位置,过上平稳舒适的生活。

 

但她觉得,那不是自己想要的。“我才25岁,不想过52岁的生活。”于是,茗喆决定裸辞,抛开稳定的生活,去寻找诗和远方。

 

 

在理科生的严谨思维之下,一直藏了一颗文艺的心。


茗喆回忆说,从六岁开始她就展露出绘画的天赋,七八岁开始给自己画自画像,上学时承包班级的黑板报,基本看到一张画,提起粉笔就能临摹出来。

 

茗喆与沙画的相遇,就像是冥冥中的注定。辞职后站在人生岔路口的她,有一次被亲戚拉着参加了一场婚礼,穿过热闹的人群,茗喆的目光落在了舞台的沙画表演上。


这种新颖的艺术形式一下击中了她,绘画、音乐、写作,这三样东西是茗喆真心热爱的,而沙画恰好能将它们结合起来。


决定学习沙画前,茗喆找老师系统地补了美术基础,只花了20天就达到了普通学生花两年时间才能有的水平。她跟的第一个沙画老师,预计一个月教完的课,过了半个月就没东西可以教给她了。

 

信心满满的茗喆,开了自己的工作室,她独立完成的第一个作品是《爱丽丝梦游仙境》,放飞自我的创作让她迅速在圈子里成名。2014年,根据热播电影创作的《匆匆那年》在视频网站走红,一个月内她就接到十几个订单。

 

但那个月,让她感觉煎熬,觉得仿佛变成了一个画画机器。

 

在茗喆看来,沙画不像其他一些内容可以量产,是需要有灵感才能创作的,“每个作品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肯定没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是残疾吧。”

 

经过一番调整,她渐渐找回初心,用沙画去讲述那些打动她的故事,去触碰观众柔软的内心。

 茗喆的沙画剧场《大话西游》

 

 

流动且美的事物,配上音乐

能让人感到治愈

 

不是科班出身,对于茗喆来说,其实也算一种优势。她不会刻意去关注技法层面的东西,更在乎的是画面之上的人情冷暖,悲欢离合。

 

她觉得,创作者怀着什么心情去画,作品就会带给人什么样的感受。沙画只是一种表达方式,她希望能传递出情绪和价值观,而不是被别人夸“画得挺像的”。

 

16年9月,茗喆在乔任梁去世一周后,创作了一段四分多钟的沙画视频《乔任梁的猫》,当时冲到了热搜榜第一。

 

 

茗喆用Kimi的猫来象征粉丝,陪他度过辉煌与压抑的时刻,“你的一切一切都穿透在我的生命里,你不在,谁能予我恩宠与勇气,如果下辈子你还是乔任梁,我还要做你的VIP。”沙画配上哽咽的旁白,看哭了很多路人。

 

茗喆说,她不会去蹭这种热点,当时在事件热度渐渐淡去,她才把视频发出来。

 

现在来看,过去的作品虽然技法青涩,但它们留下来的情感,却能跨越时间,传递给观者。

 

常有粉丝告诉茗喆,看她的作品会想哭,但看完有安抚心灵的效果,也有人说每当压力大、心情不好时,翻翻她的视频会觉得很舒服。

 

茗喆觉得,这是因为“流动且美的事物,配上音乐,能让人感到治愈”。

 

 

沙画擦掉的瞬间是最美的,

它将永远留存如初


茗喆感觉到,微博的流量确实不如从前了,她也尝试着将视频发到更火热的抖音上。

 

 

但她发现,微博是横版的长视频,而抖音是竖版的短视频,在构图、剪辑、配乐方面都有很大的区别。

 

为了适应平台的特点,她将视频重新剪辑,调整构图和播放速度。从2月开始至今发布了12个视频,已经获得近300万的点赞。

 

茗喆在抖音上传的《复联3》沙画视频


在“追热点”之外,是否会有更多原创性的作品?茗喆说,从两三年前刚进入沙画领域,她就在做原创的作品。当时自己觉得挺好,但其实没什么人能看到,就是自嗨的状态。

 

“当茗喆这个名字有很多人知道,有一定名气,那时候做原创才更有价值。”

 

茗喆说,从开始学沙画的第一天,就有一个目标,有一天人人都知道沙画,提到沙画就能想到茗喆。就像提到星座大家会想到同道大叔一样。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茗喆希望能做出自己独有的沙画品牌。除了影视剧宣、广告定制、创意视频这些目前主要的商业模式之外,茗喆还打算孵化区别于自身的其他沙画师,组建沙画自媒体矩阵。


随着越来越多人对沙画感兴趣,她准备建立沙画社群,反哺内容以及挖掘人才,还可能结合线上知识付费平台以及线下少年宫,开展教学付费内容。


沙画创作总是不断给茗喆带来惊喜,比如灵感闪现的时候,或者沙子掉下来呈现出新的效果,会觉得很神奇。她说有时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画出来的,就像有一只神的手抓住了自己。

 

擦去精心创作的沙画时会有不舍吗?茗喆说不会,“我觉得擦掉的瞬间是最美的。”

 

“你把它留在现实中,裱起来,它会渐渐失色,但如果就让它在最美的状态被擦掉,留在影像里,那个瞬间会永远留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