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编辑部技术报告:调查了2700+名媒体人,发现仍有巨大数字鸿沟

全媒派 2019-12-01 13:41:46

国际记者中心(ICFJ)是促进新闻改革的前沿机构,它为记者和公民提供了诸多技术实践相关的项目。自1984年以来,ICFJ与180个国家的十余万记者有过密切合作。这次,ICFJ与乔治城大学的传播、文化与技术项目组(CCT)进行合作,使用了12种语言,获得了130个国家的2700余位记者或新闻编辑室管理者的回应,完成了此次研究。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便带来这份干货报告,让我们一起探寻,当代记者是否跟上了数字化变革的脚步。


研究结果一览

喜忧参半


1、新闻编辑室仍然有巨大的数字鸿沟。

 

● 技术人员在新闻编辑室中人数稀少。新闻编辑室中,只有5%的职员有技术背景,而只有2%的新闻编辑室会雇用技术人员,1%的新闻编辑室会雇用分析编辑。


● 管理者比职员在数字媒体方面更有经验。64%的新闻编辑室管理人员有数字媒体的工作背景,而记者的这一比例为45%。


● 在数字媒体时代,绝大多数新闻编辑室并未重新调整自身角色。新闻编辑室中,82%的工作仍然和传统出版相关(记者、编辑、专栏作家),只有18%为新媒体职务(社交媒体编辑、数字内容制片人、分析编辑)。


● 记者运用的数字技术很有限。我们在调查时列举了23种数字技术,大多数新闻编辑室只使用了其中基础性的4种:在社交媒体上推送/评论(72%),拍摄数码照片(61%),与读者在社交媒体上互动(58%),以及多平台分发内容(56%)。


 

2、媒体数字化有了诸多实质性的进展。

 

● 在87.5%的地区,纯数字化或混合型新闻编辑室多于传统新闻编辑室。

● 欧亚大陆/前苏联是数字化的领军地区,其纯数字化新闻编辑室的占比最高,达到了55%。

● 进展最为缓慢的地区是南亚,传统媒体在这里仍占据主导地位(43%)。

 

3、在假新闻和黑客盛行的时代,只有极少数记者采取了预防措施。

 

● 71%的记者都在使用社交媒体来发现新闻故事,然而只有11%的记者使用社交媒体核查工具。

● 超过一半的记者(54%)和新闻编辑室(52%)不能保护自己的信息。

 

4、大部分新闻编辑室都认为很难获取读者信任(不过觉得“信任”很重要),但有两个明显例外的发现。

 

● 在欧亚大陆/前苏联,只有21%的受访者将“信任”作为首要考量。

● 令人惊讶的是,北美的新闻编辑室中,有29%表示“‘信任’已经是个过时的话题了”,这与国际趋势完全背道而驰。


5、新的盈利模式已经出现,但是发展速度较慢。

 

● 广告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70%),其次是内容赞助(44%)。

● 纯数字媒体机构比混合型或传统新闻编辑室的收入高两倍左右,主要由非传统资源带来(慈善捐献和个人捐赠)。

● 发展中国家的新闻编辑室在探索新收入模式上更加迫切。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拉丁美洲、中东、北非,约70%的新闻编辑室都将此视作最主要的挑战,该数据在北美国家为44%。



6、在决策层面,新闻编辑室仍未充分利用数据分析。


● 不到一半(45%)的新闻编辑室会日常进行数据分析。

● 新闻编辑室主要使用数据进行网站引流。

● 页面浏览量是新闻编辑室最关心的数据维度(73%),而对互动型数据的关注就少很多了:转发量(46%)、转化率(18%)、滚动浏览深度(16%)。

 

7、新闻传播行业汇聚了大量年轻人。

 

● 数字新闻编辑室的员工中,25-29岁这个年龄层的人数最多,在混合型和传统新闻编辑室中,员工年龄多在30-35岁。

 

8、记者想要的数字培训和新闻编辑室认为他们所需要的,并不一致。

 

● 52%的记者希望有数据新闻的培训,但只有40%的新闻编辑室提供该培训。

● 46%的新闻编辑室提供社交媒体搜索与核查培训,但只有22%的记者认为有用。

● 只有9%的记者认为新闻编辑室的跨部门合作非常重要,但是有28%的新闻编辑室都在进行相关培训。


 

矛盾与困境

工具使用、技能培训、研究方法均有提升空间

 

虽然传统的媒体技能(如调查、写作、报道)仍然在编辑室中有很高的地位,但研究显示,如今的编辑室希望记者能有更加多元的能力,因为这事关是否能追上日新月异的媒体环境。

 

不过,现实与愿望之间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 世界范围内,超过一半的记者在入职之前没有数字媒体的工作经验。

● 新闻编辑室的管理者比雇用的记者在数字媒体方面更有经验。    

● 大部分记者日常使用的数字技能是有限的,不到1/3的新闻编辑室会使用高级数字技能。

 

如下表所示,我们根据受访者的使用频率,将新闻编辑室中会用到的数字技能分成了三个梯队。虽然该行业涉及的数字技能众多,但是不难发现,常用的技能仍然很有限。


表1 新闻编辑室常用的数字媒体技能排名



在不断变化的数字媒体环境中,记者必须勤于自我提升,以适应这种趋势。因此,如今记者需要掌握的技能的范围也是越来越大。如研究显示,很多记者在入职之前都不具备数字媒体环境下的相关能力。

 

对于现代编辑室来讲,在职培训就尤其重要了。虽然新闻编辑室和记者都认为技能培训很重要,但是二者仍觉得发展乏力,问题出在哪里呢?

 

研究发现:

● 记者和管理人员都认为在职培训很重要,但是二者认为必需的能力不一致,即记者想要的和新闻编辑室所提供的,并不一致。

● 在技能培训方面,混合型新闻编辑室比其他类型的编辑室提供得更多。

 

在下面的表格中,我们可以详细地看到记者需求与编辑室供给之间的对比,有九项技能培训的重要性都不一致,颇有些“错过的爱”的感觉。

 

表2 记者的数字技能培训需求与新闻编辑室供给情况对比



众所周知,用户分析可以帮助新闻编辑室从量化的角度,去分析海量用户的行为。这样的分析可以为日常决策和长期规划都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新闻编辑室可以用它来引导新闻生产、内容分发、用户参与、工作节奏,甚至还有商业策略。越来越多的记者开始拥抱用户分析,并且不断地在优化测量与分析维度。

 

但在研究中我们也发现,新闻编辑室并没有全面地使用测量维度,转化率、浏览深度等重要指标只被不到20%的编辑室注意到了。

 

表3 用户参与测量维度的三个梯队



路在何方

给编辑室与记者的干货指导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传统新闻编辑室一直在裁员,而数字新闻媒体则创造了诸多的就业机会。皮尤研究中心发现,美国传统媒体没落所造成的损失,一直在靠数字媒体机构的收入来补偿。

 

在车轮永不停歇的媒体环境中,持续性地为读者提供新闻信息是媒体机构的重中之重。新闻编辑室的工种和技能范围在不断扩大,记者的角色也在不断被重新定义。技术让新闻传播行业变得日趋复杂,记者不仅需要能采访和写作,同时还需要能运营自己的内容,建立良好的用户关系。

 


在实操层面,还有这样一些干货攻略可以给仍在迷茫的媒体机构提供参考。

 

技术团队

 

大多数新闻机构已逐渐搭建起自己的技术团队,以更好地制作与传播数字媒体产品,但要做的不止于此。这些团队不仅需要关注技术层面的内容优化与分发,还需要对商业变现、效率、功能性以及新闻价值有所把控。如今,已有2/3的新闻编辑室建立了负责社交媒体和用户互动的团队。

 

社交媒体

 

在报道和传播一个新闻故事上,社交媒体的作用是不容忽视的。在社交媒体上,记者可以收集数据、甄别资源、核查信息、推送内容,并获取用户反馈,同时,记者还可以了解其粉丝的观点与偏好。如果合理利用社交媒体工具,尤其是当读者认为自己与该记者越来越熟悉时,记者与读者的联系会更强,能提高读者的忠诚度。与读者互动可以让新闻故事的传播效果更好,同时也会反过来促进记者的专业素养,如保证来源透明、加强信息管理等。

 

用户定位

 

随着新闻平台的增多,新闻机构必须对产品进行差异化定位。而这其中的策略也因机构而异:有的偏向于广撒网,有的关注于某一特定用户分支,在考虑特定分支时,又有诸多影响因素,包括人口画像、政策导向、用户喜好等。不过目前绝大多数编辑室,哪怕有相关工具,都没有进行特定用户垂直定位。



编辑室工作节奏

 

在数字时代,新闻编辑室基本开始改变工作节奏和人员结构了。考虑到合作机遇和经济性,新闻编辑室的空间构成已不断刷新人们的想象力,有不少机构也在精简办公,打造协同办公空间。还有不少记者已经开始独立办公,彻底搬出了实体的编辑室,直接在家里或者咖啡厅工作。


内容管理系统

 

在数字媒体时代,不断融合的技术对内容系统的灵活性、适用性和易用性提出了更高要求。内容管理系统(CMS)直接影响着编辑室的工作节奏,会增强或削弱生产力。一个高效的CMS系统应该提供一套综合性的专业工具,能快速适应变化多端的数字环境,提高编辑室成员的工作效率。它不应有太高的技术壁垒,需要有简单易用的后端系统,让不会编程的记者也能轻松使用。各新闻机构应该考虑,是使用为自己编辑室量身定做的CMS系统,还是使用市面上已有的商业产品或者开源工具。从研究来看,目前有40%的编辑室使用的是定制系统。

 

总的来讲,ICFJ认为,在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面前,新闻编辑室需要培养好两个类型的职业角色:一是传统角色,这是在新闻产业中安身立命之本,涉及到的工种包括记者、编辑、专栏作家等;二是新新角色,这让编辑室能够在数字时代不掉队,包括数字内容制作者、社交媒体编辑、分析师编辑等。

 

只有这样,才能既保证新闻专业主义的根基,同时紧跟这个变迁时代的潮汐。


注:表1/表2/表3为全媒派翻译&制作;其余图源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