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媒体的“百日维新”

文过是非 2019-06-23 18:10:27

一个自媒体的“百日维新”

——“文过是非”二度体验报告

胡文

每一天,都可以创造历史。

从8月25日至11月2日,“文过是非”创下一项个人纪录:实现连续100天的维持更新。因此,我将之称为一个自媒体的“百日维新”。

对于第一个“百日维新”,我并不感到兴奋。因为10月24日连续更新走过61天之时,我就已经知道,抵达第一个100天没有问题。这就如同即将开跑的深马,每一个马迷在跑过大半程之后,一定知道自己能否跑到终点。

不同的是,即便经过了第一个“百日维新”,“文过是非”依然才刚刚开始。甚至,还没有资格谈论终点。而且,只有一个目标在前路召唤:奔跑吧,兄弟!呐喊吧,姐妹!

关于媒体融合

首先,我再次强调:媒体人尝试自媒体是一个试验。未来会怎样,谁也不知道。就像罗胖订户已经突破300万大关——这是他自己都没想到的天文数字。

其次,作为媒体人,面对移动互联网冲击,实现媒体融合,必须从个人开始。这是因为在传统媒体和互联网之间,是具有有机联系而又截然不同的两个路径以及两种不同的话语体系。对于媒体人来说,必须熟悉两个路径和两套体系,并依据个人理解进行不断及自由切换。同样一篇文章,以何种方式如何在互联网上传播,依然是最初原创并且懂得互联网的那个人。

关于内容为王

内容依然为王。媒体人无需怀疑,需要的只是雄起。

在内容上,那些关系着国家和时代发展、城市进步乃至行业命运的选题,依然最受欢迎。像“文过是非”单一平台阅读量过万的文章:《厉有为:不能让握有权力的人先富起来》、《华南媒体:急剧边缘化的危险》、《深圳交委为什么红?》《全球最牛城市,为什么会是深圳?》、《深圳:你还需要直辖吗?》、《深圳:中国最不为人情所累的城市》、《粤港澳大桥与深圳:谁边缘化了说谁?》。另外,诸如深圳侃房系列、闲侃黄金周系列、阿里上市及双11系列、计生系列、赵卉洲系列等同样反响不错。无论什么选题,必须是个人有所思并有所感的内容,这一点十分关键。

一些带有个人视角、但是能够引发广泛共鸣的文章同样能够获得认可。如《吴国平:那个F罩杯胸怀的男“外婆”》、《〈亲爱的〉陈可辛:深圳欠你一枚簕杜鹃勋章》、《何为深圳主义者?爱深圳就是爱自己》亦属此类。通过“深圳主义”一词的强化和传播,这一理念正在成为一座城市的共识。而这,正是植根于深圳这座城市的灵魂深处。深圳主义,无疑将成为深圳文化自觉的一个标志。

而《深圳交委:请将枪口抬高一厘米》是针对路边停车切口极小的一篇文章,但阅读量直逼2万,并且至今仍在发酵之中。这一现象说明,在城市管理的诸多细节之中,我们依然缺乏充分的讨论,有些决策依然有长官意志之嫌。

依据我的体验,阅读量的高低基本有如下规定:全局大于局部,城市大于行业,行业大于企业,企业大于个人。但是,有一类人是例外的,就是明星或名人。比如“广州房产”微信号就凭一篇文章《哦这就是雷军投资的小米公寓》,微信平台阅读量高达250多万,点赞高达8000多,这种现象往往适用于雷军和小米,让你无法想象。

关于阅读量

在微信公布阅读量及点赞数的情况下,阅读量是每个自媒体人必须迈过的一道坎。

对于阅读量,我的理解就如同“票房”——尽管没有半毛钱收入。如果文章写的好,并且“票房”大卖,当然是两全其美。但是,如果不能兼得,那么个人的坚持和判断依然至关重要。

像《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董谦的〈波罗揭谛〉,无需蛮拼》等文章尽管阅读量不高,但在我心中的份量一点也不轻。11月9日和11月21日和22日三天,我分别就防火及葵涌大火写了三篇文章:《深圳:你能成为远离恶性火灾的城市吗?》、《21年,那些你依然不忍卒读的文字》、《21年,那些你依然不愿卒睹的照片》。这组文章,相当于揭开这座城市的伤疤,阅读量同样不高。但我认为,惟有真实记录和正视自身弱点和伤痛的城市,才是一座伟大的城市。这,便是“文过是非”选题理念。另一方面,对于深圳带有前瞻性甚至理论思考的选题,我同样愿意切入,像《今天,你在别处读不到的“深圳共识”》、《王锦侠:为什么说前海是“最最”核心引擎?》这类文章,写作前就没有考虑阅读量,而记录成为优先考虑的因素。

我想说的是,阅读量当然需要关注,并且需要据此进行适当调整。但是,放在更长的时空里,又无需过于看重。因为无论是了解一个人,还是一座城市,都不可能通过阅读一两篇文章完成。因此,作为自媒体,必须拥有更大的格局和胸怀,去架构一座迷你图书馆。而观察和判断一个自媒体是否成熟,同样必须有这种视野。

关于未来

我一直认为,干自媒体如同上了贼船。既然上了去,总不能认怂吧。但的确,这是一项从未有过的自我挑战。如同蹦极,它所带来的极限刺激也从未有过。

也有朋友说,何必一定要天天原创,把自己搞得这么苦逼呢?的确有道理。但是,从生命层面来看,生命就是用来折腾的——因为我们终将离开这个世界——而文字将长存公共空间。在技术层面,这是由新媒体的某些属性所决定的。第一,流行和口水的文章太多,不少我一个转发。第二,坚持很不容易,放弃太过简单。第三,即时通信的技术赋权,实际上相当于拉长了时间。时间管理得当,一切皆有可能。

但即便如此,我依然需要在工作和写作、内心与外在、沉静与忙乱、蛮拼和可持续之间寻找平衡点。有时,也有仓促乃至失败之作。但咬牙下来你会发现,朋友是无限包容的,情谊是弥足珍贵的,所激发的潜力更是无穷的。另一方面,自媒体人同样需要十分清醒:自媒体的认同门槛和人们期望值正越来越高,打动人心越来越难,自媒体人只能迎难而上。

其实,自媒体最大的快乐,是你在这座茫茫城市中可以找到同路者。你会知道并且真切地感受到,一个个有温度有态度的文友就在那里——不远不近。一如在11月22日6个多小时里,257个生命一涌而进和我热情相拥——那种共鸣和认同,将是我一生永远珍视的财富。

至于未来,当然会像生活一样继续。即便哪一天无法“维新”,那也再正常不过。当然,有一点是肯定的——

这一生,将没有遗憾。

___________________


点击文章标题下“文过是非”四个小字,可以关注及订阅。进入“文过是非”公众号后,点击手机右上角图案,然后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可以看到过往文章。(“文过是非”公众订阅号:wen_gsf;邮箱:33330020@qq.com)


“文过是非”均系原创文章。除通过微信方式推送外,还在新浪微博(胡文-V)、腾讯微博、新浪博客、搜狐博客、深圳新闻网“深圳论坛”、凤凰网博客(文过是非-)设有同名专栏,同步更新。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可以浏览“文过是非”博客。特别提示:转载时须注明作者“胡文”及出处“文过是非”。否则,将视作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