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人在复旦: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

复旦人周报 2019-01-10 12:23:09

据周报记者统计,截止2014年10月11日,名称中带有“复旦”二字的微信公众账号数量达390,而由复旦人创建、运营的公众账号则要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微信公众平台已经成为一种流行,学生组织、校园机构、学生个人都对其充满兴趣。而在校园之外,一些已经远离了学生时代的复旦人也在这个领域做出了“典范”式的表现。他们离我们很远,但却能每天与我们进行交流;他们离我们近,但我们却知之甚少;他们在幕后,也在台前,始终相信: 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

周报记者 | 张隽韬 王憶

清晨6点,陈雅鸥按下床边的闹钟,睁开眼,半梦半醒间回顾了一遍昨晚的梦,随手抄起身边的一本草稿本,决定把这个梦用简单的漫画记录下来。一小时后,她完成了手稿的绘制,快速啃完一个煎饼果子,把手稿拍下来传进电脑,开始用Photoshop上色、排版。当天晚上,她把漫画连同文字编辑好,放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平台“红烧大肥鸥”上。

4个月前,陈雅鸥在这个平台推送了一篇名为《我是如何毁了我的大学》图文消息,三天后,这个原本只有4个关注的公众号,粉丝数量一下子飙升至5000,而这篇微信推送也在朋友圈里成功地“刷屏”,引发了许多大学生的共鸣与反思,成了热议的内容。

做自媒体,最重要的是开心

陈雅鸥是复旦2008届俄语系学生,她通过漫画来记录生活中的经历和想法。“红烧大肥鸥”最初的4个粉丝是她自己、妈妈和两个闺蜜;最早的14篇推送的平均阅读量是24次,最高也不超过60次,主要在亲戚朋友之间传播,又因为转发被更多的人看到。到了6月,关注量累计到了200人次,对一个“自娱自乐”的公众号而言已经相当不错。

微信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2年8月微信公众平台诞生到2014年7月截止,微信公众账号的数量已突破580万,每日新增达1.5万个。其中有很多像“红烧大肥鸥”一样是由个人或非官方组织运作的账号,它们可以算是我们常常听到的“自媒体”,但却拥有着不输于专业组织的影响力。

“JZ多媒体解决方案”就是一个典型。这个专注于多媒体技术的微信公众平台,源自于两个年轻人对于Prezi的喜爱与擅长,平时会推送许多关于Prezi原创技术和数据可视化的内容。到9月初,已经有了超过570万次的阅读量和高达37000%转化率。

刚刚从复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毕业的计育韬,是该公众平台的创立者之一。他从小就喜欢广告设计,曾经高考第一志愿填的就是同济大学的广告设计。“我和我的搭档做这个公众号都是率性而为,我们的心态就是哪个好玩做哪个。”

而另一个在公众号上自称“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傅踢踢(微信名)对于做自媒体这件事有着自己的看法。“我这个公众号的基调还是以轻松愉快为主,不想写一些特别严肃刻板的东西,不是说这类东西不好,只是可能不太适合手机、网络的阅读场景。”大家在微信上阅读,最重要的是要开心,“传统媒体对于文本的要求是偏严肃的,我就希望在网上可以不用那么严肃,比较轻松地和大家分享一些想法,所以你会看到我会推送一些吐槽的文章,大家看了能笑一笑、放松心情就挺好。”

傅踢踢是2005级新闻系的学生,目前在媒体工作,早晨相对空闲,他常利用这段时间写一些自己喜欢写的东西。“因为微信推送的文章也不必一定要追求思想的深度,不用斟酌很久,再加上大多数的文章是自己想写、有话可说的,写起来不会太费力。就比如,我那天看到王菲和谢霆锋复合的新闻,有点兴趣,我就开始写,1个多小时后就把文章推送出去了。”而令傅踢踢印象最深刻的一篇文章则是关于他喜欢的一个歌手——李宗盛。

2014年3月15日,傅踢踢从李宗盛演唱会现场回到家中,此时已经过了零点,而演唱会大屏幕上打出的两个大字“你们”与那个白色T恤花白胡须的身影却久久盘旋在他的脑海中。回到家,打开电脑,登录微信公众号后台,他轻轻哼唱着《你们》的歌词:谢谢你们一分一秒的青春/只要歌还在唱着/我答应不会/让你觉得闷/我今天的承诺/用这首歌来作证,开始把刚结束的演唱会的一幕幕高潮从脑海里还原到电脑界面上,一写就是两个小时。

这篇题为《我今天的承诺,用这首歌来作证》的文章,阅读量超过了4万,行文有点像是演唱会的复盘,但加入了李宗盛的一些想法、体会。傅踢踢称自己挺喜欢这篇文章,后来他常常延续这种写作模式——结合热点、时效、自己的想法。“像最近那篇关于周星驰的文章,阅读量也在5万多。”

通过自媒体重新认识自己

热爱画画的陈雅鸥一直认为画画是一件孤独的事,但通过“红烧大肥鸥”知道了原来还有很多和自己一样热爱画画的人,也结交了几个“很像自己”的朋友。

在周报记者与陈雅鸥进行语音通话时,她正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所动画学院学习动画创作,争取半年后转学到加州艺术学院,深入学习漫画与动漫创作。皮克斯公司是她最欣赏的动画公司,她希望能在皮克斯的上海分部找到属于自己的一个位置。“像‘伟大的安妮’(一个漫画家的微博号)那样用漫画做软广告也是一条可以尝试的道路。”陈雅鸥语气坚定。几年前,她还认为单靠画画不足以维持生计,而现在通过与关注者互动,她的信心多了,对自己的未来也渐渐地有了新的认识和规划。

某日,傅踢踢如同往常一般登录微信公众号后台,却被一条新消息惊喜到了。“他把我的文章完整地抄了下来,还拍了一张照给我看。”对此,傅踢踢感到“受宠若惊”,“我和他说谢谢,支持就好,不用做那么耗费体力的工作,但同时心中还挺感动的”。这是他在起初做微信号之时完全不曾想过的。

在后台和用户们进行互动已然成为傅踢踢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也乐在其中。“我觉得这个沟通的过程其实很好,是给报纸、杂志写文章无法获得的,现在每篇文章推出去都会有人来和我互动,他们会就这篇文章发表一些看法。这也会影响你对这件事情本身的看法,可能也会使你调整运营这个公众号的方向。”

傅踢踢说,自媒体和在报纸上写作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于与受众的互动,“对于写作的人而言,知道自己写的东西在别人的眼里是怎么样,是很重要并且很有趣的。”这也是他愿意继续在微信公众号上写作的原因之一。“每当我完成了一篇文章的推送,所有的阅读数量和用户真人的互动都会反馈过来,通过和他们的交流,我可以明确自己写作的方向,调整自己要写的内容。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用户想看什么我就写什么,只是有了一个不断明确的目标对象。”

9月16日早晨10点58分,傅踢踢推送了在公众号上推送了《我们和周星驰一样,都是一条狗》。在接下来的几天内,除去通过关键词自动回复的信息,傅踢踢共收到用户约四百条就这篇文章的回复。“那几天我就和他们在后台讨论,他们喜欢周星驰哪一点;喜欢他的哪部电影。”通过这样的互动,傅踢踢也了解到了受众大体的趣味和爱好。

“你们牵挂于外,我们醉心于内”

微信公众平台的登录页面上,一片宇宙星河的背景之上写着“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每次登录后,看到用户分析图上6月19日附近出现的高高的小尖塔时,陈雅鸥总是很感慨。在落实要做这个公众号之前,陈雅鸥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纠结期。最初是觉得自己没有专业学过画画,画出来效果会不好,总想等到真正学过以后再做。《我是如何毁了我的大学》也是先试探性地发在了复旦BBS上,被一个新闻学院的老师看到并夸她画得很有意思,才最终决定发在微信平台上的。“我们总是在等一个完美的时间,但其实结果就是一直等而已,一事无成。所以,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在当下去做吧。当下,大概就是最完美的时间了。”

在运营微信公众号之初,有人曾问傅踢踢:做这个东西你的盈利模式是什么?当时只抱着做一个原创文章号的他笑言,“其实也不是做什么事情都要讲求盈利模式的,我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所以更多的还是出于兴趣。有了兴趣做事情就会更轻松些,如果把这个当成我的全职工作,可能压力就会更大,写作的状态也会变差。”

公众号到现在做了一年时间,粉丝数有两万多,但在他看来这还算是一个比较小的号。“不过有趣的是,时不时地会有朋友和我转达说他们的朋友也认识我,所以我觉得这个号能做成现在这样,自己还挺幸运、挺开心的。”他坦言,这个时代给个人的机会更多一些,“现在有更多的人可以超越传统的组织,在传统组织的包围中走出自己的一条路。” “JZ多媒体解决方案”目前的粉丝数已超过了10万,当用户数量达到这个数量级之后,计育韬和他的团队对于运营微信公众号这件事的心态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我们必须要对这些用户负责任,不能说没时间或是不想做就不做了。”

9月20日,计育韬在公众号推送的文章中写到,“你们牵挂于外,我们醉心于内”。对于自媒体他有着自己的坚持:“如果你是认认真真地在做自媒体,你每一篇推送的图文消息都是可以回忆出来的,因此对于我而言,其实没有最喜欢哪一篇文章的说法。很多人看待做自媒体的人都是从外向内看的,评价哪篇文章写得好,哪篇文章的排版好。但其实真的在做自媒体的人并不会这样看问题,我们在意的是内在的逻辑,社会化营销理论性的体系。我们不是社团,是机构。”



《复旦人周报》361期将于10月14日发行

敬请关注!


微信编辑:仇飞扬


回复以下 关键字 ,可收看往期精彩内容

资讯 | 人物 | 文化 | 读书
评论 | 全球 | 他乡 | 古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