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视频播放过亿,这家自媒体如何踩准直播风口?

天下网商 2019-03-06 13:48:48

2016-10-22 吴键英 天下网商

大唐雷音寺这样的"群体自媒体",能像罗辑思维一样成功吗?做了近二十年财经报道的张春蔚并不主张“先深耕内容,再考虑商业模式”,她认为媒体人创业最重要的是学会挣钱。


梁宏达、张春蔚、吴声、谭飞、苏扬……即使各做一个自媒体,效果也不会太差,但是他们选择捆绑在一起。


直播大浪潮为这个内容矩阵带来机会。“我们几个月的播放量,已经逼近做了四年的罗辑思维。”


大唐雷音寺现在有三种变现方式:第一是电商变现;第二是网红主播孵化平台;第三是定制内容。




文/天下网商记者 吴键英

大唐雷音寺是什么?

当个人自媒体大行其道的时候,它却尝试起了集体自媒体的模式,梁宏达、张春蔚、吴声、谭飞、苏扬……在各自领域都有建树的几个人,即使各自做一个自媒体,其效果也不会太差,但是他们没那么做,而是选择捆绑在一起,并且都将自己“卖”给了大唐雷音寺这个第三方平台,倪萍、黄章晋等人也会时不时来帮它撑场。

在创始人张春蔚看来,大唐雷音寺将不同领域的几大舌头聚集在此,可以帮助用户删选信息,在满足其娱乐消费的同时,还能助其获得一定的观点知识。当微信将无数公号或者自媒体信息推送到用户面前时,选择多了,就会懒得选。但是一打开大唐雷音寺,就有5位各具特色的主播,总有一个人或者一期内容是你喜欢的。

成立仅半年,这个以直播为主的自媒体平台收获的是:微信粉丝数超75万,近两月微信文章阅读数很多超10万+,在腾讯视频发布的三期节目播放量过亿,而其视频内容的整体播放量已达3.4亿。

“我们几个月的播放量,已经逼近做了四年的罗辑思维。”张春蔚说。

五个人的内容矩阵

大唐雷音寺不想单打独斗,它要群体作战。

这都是被罗振宇“吓的”。他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地在6:30点准时推送语音信息;每周定期在优酷上传节目。这样极端的努力和高产,不免让很多想做自媒体的“名人”扪心自问:我能比他更高产,比他更勤奋吗?

罗振宇就站在那,绕不开。这种“耗不起”是罗振宇在自媒体领域建立的商业壁垒。

“很多人确实做不到像罗振宇那样的坚持,那样的‘苦逼’,但是我们有内容的表达欲,而且很强。”张春蔚说。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在大唐雷音寺5+X的“裁音师”(主播)模式中,它补齐了这个短板。张春蔚说,一个人的精力和能力容易被透支,很多人一起做就会避免这样的问题。平台上,吴声负责创业版块,梁宏达负责文娱体育以及实时热点点评,财经记者出身的张春蔚负责财经类内容,娱乐记者出身的谭飞负责娱乐事件,而中国之声两位主播苏扬和姚科则用声音讲述各种故事。这里的X是指不定期嘉宾,为平台不定期增加新鲜内容。

“打开一个号,看到一堆人,会给人一种杂志化的感觉,包含封面报道、财经、娱乐和副刊等等,同时这种模式也解决了个体在单独领域中的天花板。” 张春蔚说,集体自媒体和轮值概念,能帮平台解决用户供给或者是来源问题,同时,也会使得自媒体的心态更稳定。

梁宏达是大唐雷音寺这本杂志的封面。耐人寻味的是,他的内容在其官方微信上基本是处于二条位置。初期,大唐雷音寺靠梁宏达这张嘴导流,但当其平台粉丝积累到60万左右的时候,张春蔚觉得,该结束梁宏达“一方独霸”的局面,需要逐渐形成势均力敌的“春秋五霸”格局。这样做的好处是,不用过分消耗梁宏达,不然他们会走向罗振宇单撑一个场面的局面。

有人说流量型平台和原创内容平台,两者之间最大的差距是优质内容。这一判断放在直播领域也成立,因为打通音频直播和视频直播的最好方式也是优质内容,而且大唐雷音寺就是这么做的。每当在腾讯直播做完一期直播,它就会将其内容同步到蜻蜓FM上同步,而且在其官方微信上,图文、视频、音频全聚,是目前内容领域涵盖最广的一个内容直播平台。张春蔚说,这是大唐雷音寺的媒体矩阵。

大唐雷音寺首席裁音师梁宏达

直播+

直播的大浪潮也为原本是录播节目的大唐雷音寺注入了新的活力。“我们确实错过了微信的红利期,但是我们没有错过直播的风口,对于一批内容制作者而言,直播+的机会来了。”

7月18日,铁嘴梁宏达的第一次网络直播,在优酷视频狂侃三个小时大谈15个热点,当晚直播在线人数接近十万人。

“老网红的新长征。” 这个数据对于一个“老炮级”的传统媒体人而言,并没有太多的含金量,但张春蔚在直播中看到了机会——通过直播,传统媒体时代的手艺人能否在后互联网时代弯道超车?

8月5日到23日,梁宏达每天晚上在腾讯视频做了《体育评书》的19天直播——这次直播,在体育、时事评论领域有着诸多头衔的梁宏达只有一个身份“大唐雷音寺首席裁音师”。

这个首席裁音师在19天的视频直播中交出了一份扎眼的数据:根据腾讯提供的数据,第一天直播总观看人数就超过81.7万人,大多数直播场次的在线观看人数超过10万人。

奥运会期间(8月5日至23日),在《体育评书》直播结束之后,其精华内容在第二天凌晨就发到微信公众号上,19篇文章的阅读量每一篇都是10万+。同时,梁宏达关于“王宝强婚变”的三篇内容,在微信公众号的阅读量也都超过10万+。也就是说,仅在8月5日至23日,大唐雷音寺微信公众号就有22篇10万+的内容。

在吴声看来,大唐雷音寺做的直播跟此前流行的网红直播有很大不同,是靠扎实的内容而不是颜值取胜,属于“直播+”,大多数的网红直播,结束了就没人看,而这样的直播结束之后回看人数带来的流量也相当可观。

“今年要完成100场直播,为直播行业立一个门槛。目前,大唐雷音寺已经完成了30多场直播。”张春蔚说,大唐雷音寺制造的壁垒是直播的壁垒——两个小时的直播,因为内行人都知道,一个小时的直播最轻松,但是两个小时是需要技巧和门道的,甚至他们还想过三小时的直播——这固然是挑战自己,更是给行业设置一定的门槛。

中国之声首席主播苏扬在网络直播中

两个爆款+一个渠道

在他们五人没来之前,微信公号上的内容,以及视频剪辑都是张春蔚一手包揽的。她说,自媒体首先是做脏活累活,当你把所有的杂事都做了,把平台的基础设施也搭建好了,就可以“忽悠”能人来做主播。

“最开始是为了做声音,做一家有音频版权的公司。”张春蔚说,年初,她把在音频领域的几家公司罗列了下,发现,其中头部的6家音频公司,其估值总和超过200亿元,但一家上市公司也没有。所以,当时她就觉得声音会是传媒业最后的风口,因为资本在这堵着。“虽然,上市以后未必好,但它起码是一个风口。”

然而,原本打算从音频市场切入内容市场的张春蔚,在误打误撞中发现,聚集了梁宏达、吴声、谭飞等大咖的大唐雷音寺,在内容上有着先天优势,而直播领域缺的就是内容。纵观互联网上很多事件,魏则西事件也好,雷洋事件也好,能在第一时间做出价值判断的很少,大多只是一个信息的反复传递。

观点是这个时代的稀缺物。能经得住时间检阅的判断更是稀缺中的稀缺。张春蔚认为,他们该出手了。在媒体领域混迹二十多年,他们足以能给这些热点事件做“打总结的评论。”于是,他们抓住了时机。他们连续在网上出了“雷洋事件”“魏则西事件”深度点评。直播内容一出,引得众多媒体自媒体疯转。这俩爆品给大唐雷音寺打响了第一炮,一时间,很多人慕名而来。用张春蔚的话讲,她再也不需要像之前那样,到处跟人解释,大唐雷音寺是干什么的。

为其带来爆发式流量增长的是今日头条。今日头条是根据大数据进行内容推荐的,只要用户喜欢什么样的内容,它都会经过数据分析将内容自动推送给用户。但在其他网站,以腾讯视频为例,大唐雷音寺被归在教育这一栏,如果用户不进入教育频道,就无法看到。“酒香也怕巷子深。内容再好,要是连被别人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全是白搭。”

对于新出茅庐,有优质内容,没有渠道的大唐雷音寺来讲,今日头条为其增粉的速度是,每天几千甚至是上万的粉丝。

三种变现方式

通过内容积累第一批粉丝,积累到一定阶段后,拿着数据去找投资方,融钱后,靠着资本做电商,然后在驳杂的商业生态中,摸索出商业模式。这是自媒体大号“罗辑思维”的商业之路,也是很多自媒体正在进行的或者未来想要进行的、可参照的变现之路。

2013年8月,当时拥有75万微信粉丝的罗辑思维推出付费会员制度,即5000个普通会员+500个铁杆会员,会员费分别为200元和1200元,有效期为两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会员名额在半天内全部售罄,罗辑思维斩获160万人民币。后来,罗振宇开启了微店,卖起了图书、月饼,每次都赚得盆满钵满。当然,这一系列的尝试让罗振宇形成了这样的“内容变现”方式:优酷PGC计划的广告分;会员缴纳的费用、粉丝打赏;以大量粉丝为基数的活动,吸引商业品牌加入;出书;开微店。

目前拥有75万微信粉丝的大唐雷音寺也开始“内容变现”,张春蔚提及公司未来的变现方式。第一种是电商变现。大唐雷音寺在有赞开了商城,主要还是卖梁宏达的书籍《特别会说话》《老梁说天下》《体育评书》以及大唐雷音寺定制娟扇、大唐雷音寺定制宣纸扇。在内容衍生品上,雷音寺有足够多的选择。据大唐雷音寺提供的数据,店铺开张仅仅4天就有十几万元的收益。

第二种是网红主播孵化平台。在大唐雷音寺的5位“裁音师”都可以搭配网红,网红可以“借着东风涨粉”。这有点像当年台湾综艺节目《康熙来了》里的陈汉典的角色,节目中需要做的杂七杂八的事,主持人不能亲自做,都由汉典去做,还兼被小S“欺负”,但每一次对陈汉典的“嬉笑怒骂”都是为了给其镜头。目前,梁宏达就搭配了央视星光大道的主持人紫檀,几期节目下来之后,紫檀人气爆火。

第三是定制内容。比如,在视频中深度植入品牌商的内容。在直播时代,好内容仍然是稀缺的,好传播方式更是稀缺物,通过好内容带来的巨大曝光度,是很多品牌商所看重的。

作为这波媒体人内容创业的大潮中一员,做了近二十年财经报道的张春蔚并不主张“先深耕内容,再考虑商业模式”,她认为,媒体人创业最重要的是学会挣钱。

但它能否成,或者实现当年罗振宇的辉煌,我们不得不思考这些:

第一,罗振宇可以算是互联网营销第一人,他用他的“人格魅力”获取消费信任,增加消费粘性。张春蔚或者吴声们可以吗?

第二,人多的地方就是江湖。拥有这么多大咖的大唐雷音寺该如何权衡各方利益,这是考验。

第三,老生常谈,大唐雷音寺能走出新的变现之路吗?它是否能建立起清晰的商业模式。

这条充满挑战的内容之路,对大唐雷音寺来说才刚刚开始。

(编辑/周麟

欢迎关注天下网商旗下垂直媒体《食品公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