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媒体“老炮儿”汤计的自媒体独白,如何做到日入过万?

阑夕 2020-05-21 13:33:36

随着Papi酱首条冠名广告被天价卖出,自媒体商业化话题再次被推向高潮。如何才能做好自媒体?如何实现日入过万?我在最近和一位媒体“老炮儿”、同时又是自媒体新兵的聊天中,找到新的答案,他在企鹅媒体平台上,以短短两个月的战绩证明——姜还是老的辣,日入过万不再难,


提到汤计这个名字,很多人并不熟悉。但聊起他做的事,件件如雷贯耳。他的“王木匠诈骗案”、“万里大造林案”、“草原巨贪徐国元”、“黄金大盗宋文代”等新闻作品,或揭批惊天巨骗,或揭示贪官污吏畸变的灵魂和疯狂敛财的嘴脸,一篇一个大的响动,警醒着世人。


特别是,他历时9年跟踪的“呼格案”,更为他赢得了一个记者职业生涯中几近所有的荣誉:新华社荣记个人一等功、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全国先进工作者、CCTV2015年度十大法治人物……


可是,就是这样一位媒体“老炮儿”,今年也60岁了,即将从新华社退休。本以为,功成名就的他,会选择在家颐养天年,闲来练字种花。谁知,人家宝刀未老,拿起笔杆子重操旧业,在自媒体的地盘儿另起炉灶,混了个风生水起。


短短两个月,“汤计典频”总阅读量超700万


“老实说,之前从没想过做自媒体,但风起云涌的新媒体却吸引了我。”汤计说,作为一个老新闻工作者,30年来一直以传统的方式报道新闻。但最近几年,微信等新媒体强烈吸引着每一个中国人,不分老幼妇孺,灵活多样的报道方式,鲜活亲民的传播语言,对他触动极大。


新媒体时代,人人都是信息的生产者和传播者,新闻多,但质量杂。“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们这些经过良好新闻职业培养的新闻人能参与其中,这会使这块新阵地的正能量声音放大,好新闻增多。”


按耐不住心里的雀跃,今年1月24日,他正式开通公众号“汤计典频”,并于3月10日正式入驻腾讯企鹅媒体平台。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在该平台上的所有文章阅读量达到700多万、文章被收藏400多次,5月1日,他当日文章的原创补贴收入已经破万。


“挺意外的,真没想到阅读了增长会这么快!”他还说,作为一个成熟的记者,驾驭这样的自媒体平台,未来应该有更高的阅读量。“当下,我的力量还是单薄了一点,今后组建团队后,将有一个更好的发展。”


也曾疑惑“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两个月时间,汤计的公众号总阅读量超过700万。这个数字,放在微信大号面前,不值一提。但放在微信公众号过了红利初期的今天,面对粉丝增长迟缓,媒体大号割据的局面,700万的数据足以让他异军突起。


我常常想,如果放在几个月前,知道他开了号,或许我也会感慨一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在聊天中,他本人也提到,“运营公众号是传统媒体人,特别是我这种上了年纪的老记者面临的最大挑战。可以说是光杆司令一个,很多新技术新方法都得现学现卖,家里的孩子在都是我的老师。”


他的担忧正是我的顾虑。毕竟,纵观新媒体的今天,还是70、80、90后的主战场。可他的突围,又不得不让我重新思考,在黎贝卡、于小戈、咪蒙横行的今天,像汤计这样的媒体“老炮儿”或许也能迎来“春天”。


而我的另外一个思考是,此前像汤计这样的媒体“老炮儿”的缺失,造成了当下“娱乐至上”的自媒体在内容上,缺失了一份严肃、深度与认真。为此,我一度深深忧虑过。但现在,他的出现,他的被认可,让我明白,终于有人在新媒体的地盘上把传统媒体的社会责任感以及浑然天成的人文关怀接了过来。


为何60岁的汤计能脱引而出?


聊到这里,肯定有人会问,汤计的出现是不是个案,他的逆袭能不能复制?


诸如此类问题,我也问过他。他坦言,新闻业界的小有名气,30年来的宝刀未老,对新闻内容的精准把控,这些都是他成功的几大因素。


但在我个人看来,内容发布平台的选择也是他成功的必备因素之一。没赶上2014年公众号兴起的热潮,但赶上了腾讯企鹅媒体平台推行“芒种计划”,作为首期进驻的公众号,汤计也尝到了不少“甜头”。


例如,有了好的内容,搭载腾讯旗下天天快报、腾讯新闻客户端、微信新闻插件和手机QQ新闻插件等平台渠道,实现了一键分发,这种方式就规避了没有粉丝积淀的困难。再加上,腾讯给优秀原创自媒体给予全年2亿元补贴;自媒体的所有页面广告收入100%归其所有,这无疑给了“汤计们”发展壮大,组建队伍的财力支持。


在汤计聊退休的一次采访中,他说,作为一个老记者,他想对选择新闻职业的年轻人说一句心里话:“当记者那天,选择了新闻专业就要坚持下去。你选的时候就不是选了个发财专业,你就要守得住清贫。”


可如今,他还坚守着自己的底线,但却不再需要苦守着清贫。目前,“汤计典频”的单日收入破万,照此发展下去,清清白白,他也能“钱”途无量。


正如原《南方周末》记者叶伟民所说“并不是理想本身产生了动摇,而是实现理想的方式和手段正在变化”,传统媒体衰败无可避免,但大众对于真实信息的渴求、对于优质内容的渴求、对于“媒体”责任的需求一直存在,肩负着这些渴求的媒体人,正在迎来另一个黄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