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自媒体时代下的足球主页君——微博国际足球类非官方账号运营现状

足球旅游 2019-12-02 15:22:22

“5月14日,尤文图斯客场1-1战平皇家马德里进军欧冠决赛,与 ‘南美三叉戟’领衔的巴塞罗那会师柏林⋯⋯”


“5月14日,A联赛总决赛主裁判出炉。FFA裁判主任Ben Wilson今日宣布28岁的Jarred Gillett将在本周日的总决赛担当主裁⋯⋯”


依据兴趣内容高度分化后,体育迷已经成为了微博平台中的核心群体之一。而在国际足球领域,球迷舆论这堆“烈火”的大部分“干柴”来自各大豪门的认证官方账号。有意思的是,这股舆论得到了某些“草根”力量——非官方账号的分散,它们专注于某一球队、联赛或地域,部分账号内容专业性非常强,信息量甚至超过不少“正规军”。


在微博这样一个庞大而开放的社交网络里,这些非官方账号的存在已经形成一个规模颇为可观的国际足球“拟态环境”,也吸纳了不少对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受众。这些主页君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非官方账号数量的稳步提升背后是否有某些必然因素?这样一种完全自发的媒体模式又是否能制造理想的传播效应?诸如此类的问题值得从较为宏观的角度出发进行考量。



草根的力量:平民化&专业化

俄罗斯圣彼得堡,刚看完红场大阅兵的Clytie漫步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校园内;中国长沙,高中生小段背着书包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澳大利亚悉尼,Marshall坐在图书馆里为自己的assignment忙碌着;中国上海,已经奔四的明叔正在耐心地辅导孩子的功课⋯⋯


这些散布在世界各地,原本毫无关联的个体在自媒体和共同兴趣的驱使下被线性地联系在一起,其中年轻人(20岁-30岁)居多,大部分仍然是在校学生。97年出生的@非洲足球新闻 主页君小段在此群体中是十足的“小字辈”,利用学习之余悉心打理的微博已经吸引了一大批对非洲足球有兴趣的网友关注。谈及创立账号最初的动力是什么,小段的回答非常简单:“动力就是热爱,并能从中学习。”相比之下,已步入而立之年的@FC联-联曼 主页君,“联曼”俱乐部会员范兄把自己的动机归结为“本身就喜欢,作为资料自己留档,同时也想寻找同好”。目前就读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国际新闻专业的Clytie作为“主力军”一员,则认为自己管理@圣彼得堡泽尼特俱乐部 这一账号是“因为我很喜欢这个俱乐部,而且三年后就是俄罗斯世界杯了,我希望大家多多关注俄超。”


三个来自不同年龄段的主页君对同样的问题给出了类似的答案。调查显示,真正有体育专业背景,或是有志于进入该行业工作的主页君并不多。单纯的热爱与对分享的渴望寄予这些看似没有发言权的普通人以一种较为正式的方式传递信息的机会,这种势不可挡的平民化趋势或许正是自媒体最大的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媒体平民化不完全意味着专业性的淡化。这里的专业性不仅是指对某一项体育运动的持续关注,而可能精确到某一国家某一联赛的某一支球队。因此在经过领域的不断细化后,以自媒体形式出现的传统媒体,其权威性往往不如对这一微观领域有着深刻认识的自媒体——传统意义上受众与传播者位置的颠倒,这样的逆转有几分“庶民的胜利”之味。


“我(更新微博)的快乐不是来自于别人的认同、增长的粉丝数量、解说员媒体人的关注或是撰稿的机会,而是做这个微博本身。一条条翻译、一条条发,我可以暂时离开我另外深爱的物理和数学,投入到我深爱的球队而获得放松。”



留学生与媒体环境:“非官方”有理

除了这些主页君们对球队的热爱,对分享的热衷等内部因素外,非官方账号数量逐渐增多与某些外部因素同样紧密相连,而且源于媒体和社会环境的后者某种程度上可以描述为前者的前提条件:中国越来越庞大的留学生群体与国内自给自足,较为封闭的媒体环境就是这种关系的体现。


“不来悉尼的话估计这辈子都不大可能跟这个俱乐部有交集了。”来自河北的Marshall两年前开始就读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经过当地球迷环境的熏陶后,于今年3月份开始利用课余时间管理@悉尼FC足球俱乐部 这一账号,专门播报有关这支澳超劲旅的消息。“最早知道悉尼FC是因为在国内看见了皮耶罗从尤文到悉尼的转会新闻,当时就有了个印象。刚来悉尼留学时是抱着看球星的心态开始看球,后来就有感情了,下赛季还要加入死忠球迷组织。”


与Marshall情况类似的还有@切尔滕汉姆足球俱乐部 主页君,2011年进入格鲁斯特大学学习的Harry。目前已经回国的他在去年中旬开通微博账号,谈起那段日子,他的感触颇深:“出国之前完全不知道有支这样的小镇足球俱乐部。后来在英国搜索了切尔滕汉姆的人文背景后,发现了这支身处英乙的足球俱乐部。我本身就是喜欢足球,然后想去了解这支球队。”

Marshall与Harry的例子仅仅是其中的两个典型代表。一方面由于留学生基数确实很大,另一方面豪门球队已经拥有自己的官方账号,有关英美澳三国足球新闻的非官方账号多数与冷门球队有关,总数也已占据这个“全球”生态系统的半壁江山。相比之下,不仅在中国留学生人数较少南美洲和非洲,情况捉襟见肘,就连包括德国、意大利和法国在内的传统足球强国中知名度稍低的球队也显得“无人问津”。这些留学生可能本身怀揣着对足球的热爱,但在踏出国门之前,本会在未来与自己羁绊在一起的球队或联赛之于他们仍旧是个遥远而陌生的话题。


非官方账号涌现的另一个外部原因与国内媒体环境的相对闭塞有关。包括这些留学生在内,任何掌握接触国外媒体和社交网络渠道的个人都可以通过消息的二次加工,将消息投递至国内本无法获取该信息的特定人群。由于微博短小有力,快速即时的模式有利于文字、图片与视频信息的传播,提供外媒消息翻译、整理与归纳的非官方账号就此成为了国内球迷了解国际足坛时效性最强的途径。


“媒介即讯息”:自媒体的问题

“媒介即讯息。”这是加拿大传播学家马歇尔·麦克卢汉在其1964年出版的著作《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中提出的观点——媒介本身就具有讯息的属性,时刻影响着受众思考的方式。快捷、扼要与源源不断,这些都是只属于自媒体平台的优势特点,播报国际足球的非官方账号继承了这些优点,却也无法摆脱碎片化、随意性的弊端。诸如此类的问题并不出在这些账号管理者身上,而是一种扎根于微博这个开放且自由的社交平台的短板。


微博平台作为极其开放的社交平台建立起了一个高度自由的“言论市场”,正是这种自由催生了自媒体的随意性问题。大部分非官方主页君并没有固定的更新频率,且不能保证内容的专一性。信息质量更多依赖于管理者的自觉性:部分将这些以海外俱乐部或联赛为名义建立的微博账号视为一种责任,也有少数更多地把它当成吸引关注的工具。

如果把这样一个“言论市场”比作当年亚当-斯密设想的那个崇尚自由竞争,看似混乱至极的市场,那么各个自媒体发布的内容本身就是那只“看不见的手”。本次统计中最早的非官方账号可以追溯到微博刚刚进入中国网民生活的2009年,在过去的6年间,这个国际足球的“拟态环境”逐渐壮大,整个系统的新陈代谢与吐故纳新几乎完全取决于内容的优劣:持续更新高质量内容的主页君会赢得关注,反之则会逐渐被更多账号的出现所埋没。微博固然是一个没有门槛和管制的“言论市场”,这样的属性必然导致自媒体的随意性问题,但也正因为这自由的属性,受众持有基于内容进行自主选择的权利。


然而经过了球迷们的自由选择后,多数被广泛认可的非官方账号所更新的内容也是以首发阵容,伤情更新和赛程赛果等几乎无需消化的信息居多。被“碎片化”内容包裹着的受众很少能看到的,是具有一定深度和信息量的分析性文章。我们意识到了系统性阅读的重要性,但正如“媒介即讯息”理论所要阐述的哲学一样,系统性阅读不仅指传播内容的系统,受众同样需要通过一个较为系统的载体进行接收。基于微博平台上传播者即时发送,受众即时接收的模式是不可能获得优质系统性阅读的。简而言之,即便主页君们希望受众系统地了解这些球队和联赛,借助微博这一途径,其实很难收获实质性成果。


自媒体系统化:拼凑起破碎的童话

既然碎片化的问题寄生于自媒体系统,就一定有受众需要“反碎片化”的内容进行平衡。面对社交网络大潮下深度分析和报道的匮乏,英格兰地区作为欧洲足球和传媒业的核心,在足球新闻方面率先迎来思路的改变:在专栏作家Jonathan Wilson的带领下,诸如Sid Lowe,David Winner和Ulis Hesse等欧洲顶尖足球记者纷纷响应,季刊The Blizzard应运而生。当大众咬定诸如报纸和杂志这样的传统媒体在新媒体、自媒体冲击后难以生存时,这本刊物不是要充当“炮灰”,其目的正是“反碎片化”,赋予传统媒体以新的定义。


与其说The Blizzard是一份杂志,不如说它是杂志与书籍的结合体,每期180余页的篇幅包含了20-30篇长文,足球文化、历史回顾、深度采访等内容丰富多样,均由业界权威操刀。考虑到人们互联网阅读习惯逐渐形成,杂志分线上线下两路销售已成标配,因此The Blizzard与如今的多数杂志相比,最大区别在于由内容的深度和排他性所带来的系统阅读,是一种为解决自媒体时代信息传播弊端所度身定做的方案。

反观国内,这样集合业界精英提供深度阅读的模式不是没有。聚焦影视作品分析的线上半月刊《虹膜》杂志自2013年创刊后收获了不少资深影迷的好评,同年创立的《新知》杂志涵盖社会与自然科学,多方位为受众进行知识补充。但令人扼腕叹息的是,拥有广大拥趸的国际足球圈,甚至是整个体育圈内,没有这样属于传媒新时代的“杂志书”。


在《三联生活周刊》二十周年这一特殊时间点上,苗炜老师在《声音的编辑》一文中留下的一段文字引人深思:“还是引用一句名言——我们越是浮皮潦草地讨论什么,我们其实越漠不关心。我们真正关心的,心心念念的,应该是很长很长的东西,而不是几十个字、几百个字就能说明的东西。”沉溺于140个字的足球童话,也许注定是一种管中窥豹。

那么利用目前越来越多的草根博主资源制作系统化的自媒体内容是否可行?作为国外足坛信息的自发传播者,他们大多愿意参与进来。但正如没有Jonathan Wilson,The Blizzard不会成形一样,没有自媒体中极富号召力的个体察觉到这样的问题并采取行动,这个基于“热爱与分享”的足球童话终将是破碎的。


在自媒体时代传播平民化、专业化的趋势下,非官方自媒体为我们眺望国际足球的提供了新角度与新渠道,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如今站在“话筒”背后的人也许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经历,往往都是最真诚、最真挚的球迷写照,这一点同样不容置疑。但盘踞在微博这样一个本身碎片化、随意性强的平台上,他们如一粒粒散落在宇宙中的星尘,不断闪烁的同时无力照亮整个夜空。而作为受众的我们在一次次滑动屏幕或鼠标时,也应当反问自己:这样的往复能否让我们真正了解这些球队和联赛的故事:他们有着怎样的历史,怎样的文化,怎样的昨天与今天,而不是仅仅停留于勉强记住了某个球员的名字。


*对国际足球非官方账号的定义:

1.用户名一目了然,更新关于某一海外球队、联赛或地区的足球新闻(不包括内容详实但用户名指向模糊的账号);

2.内容没有明显与用户名和个人简介不符;

3.没有经过微博认证,总体上独立运营(各类球迷会、贴吧等官方号不包括在内);


*本次调查对《新浪微博国际足球非官方博主一览》中整理出的活跃账号(三个月内有更新记录,总量为145)进行随机抽样,截止5月14日收到样本总数为65,在此向这65位主页君表示感谢;

*非官方账号博主们目前有两个QQ群:1.冷群(106084067) 2.Africa【非洲足球联盟】(274995166),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加入。


回复如下关键词,可阅读搜达足球产业订阅号的往日文章

回复“001”,可阅读“胸前的名车,背后的市场——你的爱车赞助了哪家欧洲俱乐部”;

回复“002”,可阅读“足球产业版权现状”;

回复“003”,可阅读“看球,朝圣,还是血拼?足球旅游的冷与热”;

回复“004”,可阅读“中国之队赞助商的那些事儿”;

回复“005”,可阅读“足彩‘禁网’超百天,那些足彩网站的员工在干什么?”;

回复“006”,可阅读“大市场里的小生意,足球图书众筹背后的粉丝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