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传统媒体之后,他们找到期望的云卷云舒了吗?

autocarweekly 2020-03-25 16:57:28




恰逢七夕。在这个爱与相聚的日子里,我想来说说离去。


半夜两三点,胡乱冲杯咖啡,开窗醒个神儿,继续在只停留一晚的异乡酒店噼里啪啦码字写稿,是一个媒体人的生活常态。我自己也经常在凌晨两三点的朋友圈上,偶遇友媒。


哪怕今天就是七夕,得赶回去给女朋友准备惊喜了,只要有上市有采访,咱就必须得把自己摁在外面儿,出完稿儿再说别的。


“你见过凌晨四点的上海吗?”“五点,广州,稿子写完了,床没动过。”“写完才发现…已经六点了”……诸如此类,是我作为一个刚入行的媒体小编,在朋友圈受到的最初的惊吓。


“黑白颠倒、生活不规律,短时间还可以接受,干十年真的受不了,身体和家人都受不了。”就连资深如从业十年的陈老师,也难逃“吃不消”的命运,最终转行做了公关。


在瞬息万变的媒体从业路上,总有各种各样的人,因着各种各样的原因离职、跳槽。尤其是传统媒体。




2013年以来,传统媒体开始迎来一波又一波的离职潮。


新媒体、自媒体的兴起,切实地宣告了传统媒体的衰老,尽管传统媒体的操作模式对于任何一个有一点新闻理想和追求的人来说,纸媒的时光都是最好的,然而或许是因为身心疲惫,或许是因为不再看好,也或许只是因为新媒体能够给予他们与实力更相匹配的薪资、尊重和职业成就感,近两年,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优秀记者在不断跳往新媒体。


当然,也有人选择离开媒体行业,投身创业大潮。


这股“离职热”也引发了我们对当今“传统媒体”的思考。


十几年以前,大批的纸媒优秀记者跳往门户网站,催生了新浪、搜狐、网易等一个时代的媒体成长,那时,我们说传统媒体是纸媒,包括报纸、杂志。而现在,当新媒体乃至“自媒体”的概念出现之后,传统媒体还仅仅限于纸媒吗?


不消多言,单从媒体人长长的离职名单就能看出,现下新媒体时代,所有的门户网站、报纸、杂志、电视……无论诞生时间长短,似乎都已成为了“传统媒体”。


不论什么领域,划分“新旧”的那根线似乎都一直在跟着时代向前推进,“新”的时间轴永远属于最前面一小段,后面的“旧”却只有越来越长。


今天,我们想和那些离职了的传统媒体人聊一聊,聊聊他们离去的原因,聊聊他们和传统媒体的纠葛,聊一聊出走传统媒体之后,他们真的找到曾经期望的云卷云舒了吗?





记者们从传统媒体离职后最常选择的归宿,

往往是新媒体或自媒体。


汪云青

前广州日报《车天下 车生活》主编、一猫汽车首席内容官,现自媒体DearAuto创始人


为什么您会选择离开传统媒体?

主要是因为传统媒体的体制越来越机关化了,机关化意味着什么?混日子。在机关做事,最好的选择就是不做事,这点我无法适应。


在传统媒体工作时,最怀念的过去的一刻?

最怀念的就是过去从不用操心写稿以外的事,这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现在创业自媒体/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我这还谈不上创业,无非是换个地方继续写汽车,本质没什么不同。不过现在更自由了而已,当然自由之外,写作以外的事多少也要操些心了。


未来还会考虑再回到传统媒体吗?

媒体是要跟着时代走的,不是我们高兴由着性子想来就来。所以,回不去了。(听到这儿的时候,一种纸媒时代的肃杀感扑面而来)自媒体现在实际上已经涌现了很多优秀作者,而这些人在以前的传统媒体时代,可能是出不来的。


唐华

前《新闻晨报》汽车周刊主编、一猫汽车副总裁,现自媒体汽车通讯社、买车大师创始人


为什么您会选择离开传统媒体?

一猫的话还不算传统媒体,一猫是一个集合了资讯、导购和电商三大功能的复合型互联网平台,至于离开传统媒体自己创业,主要是出于一些个人原因。


在传统媒体工作时,最怀念的过去的一刻?

相互信任和欣赏的时刻。最怀念公司的团队,我和同事们相互之间都非常有信任和默契,大家经常为了某件工作加班到深夜,为了完善细节不断修正,没有人去监督什么,仅仅是因为彼此间的信任。这种感觉特别好。


现在创业自媒体/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从团队上来说呢,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或者是搭档的关系,工作中我会倾听、征求团队的意见,共事时间更多,并且我们之间都是互惠的关系,公司的发展和赢利和每个人都密切相关。从个人来说,自己压力当然也大了很多,一个人面临所有的内外压力,凡事都要谨慎地做出决定。


未来还会考虑再回到传统媒体吗?

在现在这么瞬息万变的时代,一切皆有可能。如果我回归传统媒体,原因大体上会有两个,一个是创业失败了,我得找个地方上班养家糊口;另外一个是,某个公司的氛围很好,我去做个顾问吹吹牛,继续和这个圈子保持某种程度的联系。(吹…吹…牛…嘛实在还是唐老师实在啊)


周展

前《新闻晚报》速度周刊主编,现优酷土豆汽车频道主编


为什么您会选择离开传统媒体?

其实很简单,最大的原因就是收入水平不如从前了。(这点…媒体老师们都懂得)


在传统媒体工作时,最怀念的过去的一刻?

每年年底老板告诉我奖金增长的那一刻。(哈哈,说白了,媒体老师还是因为穷)


现在创业自媒体/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最大的不同是随时随地都在变化,从最高层的资本结构,到具体的月度kpi,工作里有所变化是常态,不再是按部就班的工作了。


未来还会考虑再回到传统媒体吗?

我不会刻意去选择,不过按照现在的时代节奏,要是我们半年不变化,我们就也算传统媒体了。(跟咱的看法不谋而合嘛)


何继亮

前南方都市报汽车版主编,现12缸执行董事CEO、车早茶首席运营官


为什么您会选择离开传统媒体?

最主要的原因是传统媒体已经不再是潮流所向,再呆下去,个人也会随之贬值。


在传统媒体工作时,最怀念的过去的一刻?

最怀念的还是做记者的时候,曾经通过报道帮助到一些人。(这里忍不住和何老师聊到之前看的《新京报》陈杰,通过报道帮助更多的人和事儿,或许才是对记者“无冕之王”称号最好的解释吧)


现在创业自媒体/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以前可以做个纯粹的记者,采访、写文章,简单纯粹。现在却要考虑很多方面的事情,比方说,如何生存下来。


未来还会考虑再回到传统媒体吗?

传统媒体的式弱是不可逆的,不值得回去。过去传统媒体优秀记者辈出,可以说是历史原因,时代给了传统媒体机会而已,而现在的传统媒体已经没有了培养新人的氛围和机制,不值得回去。(就喜欢这种斩钉截铁舍我其谁的范儿呢)


徐晨华

前新快报汽车版主编,现有车以后创始人


为什么您会选择离开传统媒体?

(很简单)之所以选择离开,是因为传统媒体不值得留念。


在传统媒体工作时,最怀念的过去的一刻?

我人生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十年,就是在传统媒体中度过的,经历了传统媒体的由盛而衰。最让人怀念的其实并非传媒本身,而是一起共事那帮人。传统媒体中曾经云集了一帮中国社会的精英分子,他们是过去我人生的良师益友,怀念与他们共事的时刻。


现在创业自媒体/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现在创业要遵从“数据导向+用户思维”,不过最大的变化还是来自于内心的变化,正所谓思维的变化才是根本的。


未来还会考虑再回到传统媒体吗?

不会。(毕竟都不值得留恋了呀)





也有一批像网易编辑部一样热爱创业实体公司,

不再从事媒体工作的老师。


宫涛

前腾讯汽车主编,现搭搭顺风车创始人


为什么您会选择离开传统媒体?

其实过去也是在互联网媒体,后来想拓展一下,尝试一些别的方法生活、工作,包括电商、社交、平台等等,经历过几次调整都是在探索和尝试,所以其实仔细想想,好像我也没有离开媒体。(从社交属性来说,搭搭顺风车倒是和媒体有共通之处哦)


在传统媒体工作时,最怀念的过去的一刻?

我在媒体业务里经历过几个不同的模块,做过时事新闻报道,做过产经新闻,后来做汽车领域——商业新闻,一直都比较幸运,赶上了中国互联网媒体最早的一波浪潮,和一群很优秀很有趣的同事们一起工作,做报道经常会有一些小成就感,还挺怀念的。


现在创业以后,和传统媒体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要思考和学习的领域多了、宽了,需要操心的事情也多了,有大量不懂的事情要学习要掌握。从大的框架来看,媒体工作很简单清晰,要有非常好、吸引人、专业的内容,加上很好的发行渠道和商业模式,就够了。成熟的媒体打磨内容,成长中的媒体打磨模式,“未知”的东西不太多。而创业多是“踏入未知领域”,道阻且长啊。(咱ACW现在算在打磨啥呢?)


未来还会考虑再回到传统媒体吗?

还是那句话,感觉自己没有离开过媒体。媒体是一种沟通工具,甚至很多时候都是效率最高的沟通工具之一,所以还会考虑在媒体领域多做一些尝试的。


苏雨农

前新浪汽车主编,现车音网CEO


为什么您会选择离开传统媒体?

一个是对汽车媒体发展方向感到迷茫,包括门户网站未来的发展潜力和成长空间,以及汽车媒体在商业化发展过程中商业化和专业度产生的矛盾和冲突,都不确定;另一个原因是对车联网有兴趣,我离职的时候正是车联网行业发展迅速、受关注最高的阶段。


在传统媒体工作时,最怀念的过去的一刻?

其实从新浪离职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提到过我算是经历了互联网和汽车两个行业发展最为迅速的时期,特别是见证了轿车从走进家庭,到成为世界销量第一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汽车也和互联网充分的结合,给我留下了很多难忘的瞬间,比如见证经典产品顺利的上线、见证盛大活动的举办等,总体来说相当于见证了门户网站从小到大,微小到兴盛的全过程。值得纪念。


现在创业以后,和传统媒体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完全不一样,汽车产业链非常庞大和复杂,涉及到很多因素,和媒体有根本性的差异,我看到和领悟到的东西,也和原来有非常大的差别,都是重新学习。


未来还会考虑再回到传统媒体吗?

汽车媒体现在还是处在相对无序的状态,群雄并起,没有清晰的发展模式。而车联网正当风口,还面临爆发的可能,对车音网来说这两年机会很好,还有很大的发展,应该不会回去。当然形势发展也不以意识为转移,所以一切皆有可能吧。




还有文中开头提到的,跳到公关行业的陈老师,“离开媒体去做公关,一方面是职业发展,浸淫媒体近十年,对各种媒体类型都有经历和了解,希望这些经验能够在产品公关和营销中得到应用并看到成绩;另一方面是工作性质,媒体工作负荷较大,黑白颠倒、生活不规律,短期几年还OK,但工作接近十年,身体便出现很多问题,胃病、颈椎、肩周,对于已婚的女性媒体人来说,也没有规律的时间照顾家人孩子;还有就是在2013、2014年以后出现了一个媒体离职潮,也是对传统媒体发展的前景不明朗,看不到良性的发展模式”——和大量如她一般的人。


xuan哥

前媒体编辑,现服务于某美系品牌的公关公司


为什么您会选择离开传统媒体?

说得冠冕堂皇是媒体处于转型期,发展方向不明朗,想尝试着寻找新的职业规划方向。实际一点就是钱,还有一点升职天花板的关系吧,年纪不大不小了,不能只考虑兴趣了。(升职天花板这一点,聊下来似乎大多去往公关的媒体老师都是这么想的呢)


在传统媒体工作时,最怀念的过去的一刻?

试新车啊,我是一个从小就喜欢车的孩纸。还有飞行和住进不同酒店的感觉,虽然酒店的床通常是拿来看的,晚上通宵赶稿是常态(都怪汽车某家带的头!)。(哈哈,之家也最近也被“屠杀”的厉害,就别互相伤害啦)


现在跳槽到公关行业,和传统媒体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变身公关狗之后工作会繁琐繁重了不少,要求也更为细致,我记得你们以前是不是登过一篇《媒体老湿你为什么做不了一个好公关》?那里面的描述十分到位,肯定是没有以前自在自由,压力也更大。那篇文章尤其是刚转行的时候,我是时不时看一看自省啊。(当时妹纸跳起来说,哇,sensai还记得我们号的文章,我都不记得,真爱粉!感恩笔芯!下一秒xuan老师就找出链接甩过来:诶?原来不是你们的?……此处感谢友媒《速度周刊》)


未来还会考虑再回到传统媒体吗?

网媒和纸媒其实现在都算传统媒体了伐?我并不排斥啊,跳来公关只是为了多掌握一种技能,让自己多拥有一些可能。哪天厌倦了,或者哪天想重新试车了,重回媒体我也更有资本了。何况,被人叫老湿而不是叫别人老湿的感觉也不错啊。


小小

前媒体编辑,现服务于某法系品牌做公关


为什么您会选择离开传统媒体?

一时冲动。干了6年媒体,觉得干媒体太久,想换个环境。


在传统媒体工作时,最怀念的过去的一刻?

自由和写稿的成就感,真的每次写完稿都有很深的成就感。(有人说写稿就像…嗯…便秘?)


现在跳槽到公关行业,和传统媒体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原来很苦逼,熬夜,现在苦逼是一样的,自由却没了。我发现什么事儿但凡成了工作,也就没什么快乐可言了。


未来还会考虑再回到传统媒体吗?

会考虑,还是更喜欢媒体,喜欢写稿的感觉(和成就感吧?)。




“做汽车媒体人,本质就是背着个包走天下,采访、构思、写稿、发表,是一个很单线条的工作方式。但到了新媒体,就要更关注整体的运作,考虑更多线条。”


回想着和媒体老师们的谈话,正在新媒体浪潮中挣扎的我,也深深感受到了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的不同,其实更像是换了个平台、增加了多线程而已,内容还是那么些内容。


“传统媒体要求次日见报的突发事件,门户网站和新媒体经常需要在一个小时乃至半个小时就出来专题页面。新媒体只可能比纸媒更累,不会更轻松。”


虽然这话说的妹纸虎躯一震,但不得不承认,尽管我们说传统媒体工作强度大、身心俱疲,然而逃离传统媒体大军的人们,并没有如想象般过的轻松,“我现在也基本上没什么休息的时间,睁开眼就开始想自己公司的事儿,每天都有新的知识,新的思考,新的碰撞要做,虽然累,但也有乐趣”,媒体有媒体的辛苦,公关有公关的不易,而离职创业,则更是一条艰辛的路。



这时我不禁在想,那些年脱离了传统媒体桎梏的媒体人,你们是否已在另一片天地,漫随到心中期望的云卷云舒了呢?


回望新媒体兴盛以来媒体人的几次离职潮,每次浪潮过后,都又会出现新的机会和新的气象,也正是这样的离去和新生,在周而复始不断推动一个行业的发展进步。


从2000年纸媒跳往门户网站,到这两年门户网站跳往新媒体,大量优秀的新媒体平台和自媒体账号也让我们渐渐认识到,新闻没有死,好记者也并未减少,日渐消亡的只是传统媒体形式。那些对文字抱有热爱,却坦言不会再回归传统媒体的老师们,大都已在新媒体浪潮中找到了最合适的发展模式,如鱼得水。跳出媒体圈的那些人,有人依然觉得当今媒体无序,有人还在创业战场里奋力厮杀,有人却已经开始怀念媒体年代的快乐与自由。


他们唯一的共通之处是:都还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着、加班着,离开了传统媒体才发现没有谁比谁轻松,身体依然被掏空。




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新的巨头依然在不断崛起,比如直播,比如视频。可以预见,媒体人才的大规模迁徙仍将继续,而这种“媒体权力”的变迁,仍将是未来三五年这个行业最显著的特征。


天涯路远,无论如何,唯愿我们在各自的职业道路中各自安好,不后悔,不后退。


文/李一帆

    图/来源于网络

    制/autocar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