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郎婚宴跑单,媒体曝光后一女子认出他:这不是跟我结婚生子的丈夫吗?

包头新闻网 2018-12-05 12:11:40

婚宴结束后无人结账

媒体曝光后市民爆料新郎欠钱不还

更让人震惊的是,

有女子称新闻中的“新郎”

是早已跟自己结婚生子的丈夫!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5月3日,重庆的徐先生报警称,自家休闲山庄承接了一对新人的婚宴,新娘姓王,新郎叫李某川。


婚宴当天亲朋好友欢声笑语、新娘新郎挨桌敬酒,场面喜气洋洋。但宴席吃完,宾客散去,新娘新郎走了个干净,婚宴包括前期住宿的费用至今无人结算,打电话也打不通……



5月10日,跑单被电视台曝光后,市民杜先生爆料,新闻中的新郎李某川,曾在2017年8月向自己和同事苏先生借了6000多元,至今未还,人也无法联系,更气人的是,李某川留的地址和姓名都是假的。



经过比对,这个欠钱的李某川就是婚宴跑单的新郎。

之后又经过一些波折

这对新人终于在5月15日还了婚宴的钱

新娘王某解释这是一场误会

5月2日一早,

新郎新娘及女方长辈先行离开

以为留在山庄内的男方父亲会结账

而男方父亲却以为两位新人已经结过账

所以也离开了,

而之后没接电话是因为农村偏僻信号不好……



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然而……


6月1日,该新闻播了一段时间后,重庆某区县女子小桃(化名)发现,这个李某川,正是早已跟自己结婚生子的丈夫!


小桃还曝出,李某川在婚内多次出轨,并于孩子年幼时弃他们而去。


婚宴跑单的新郎已婚生子?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年轻妈妈小桃没有想到,自己遭遇的渣男除了抛妻弃子外,还会上演“婚宴跑单”的闹剧。


当看到新闻、确认消息的那些瞬间,她的内心是复杂的,同时也是绝望的,“透心凉”。她决定在不泄露自己和孩子隐私的情况下,将这个男人曝光。


小桃说,这个李某川是自己的领证丈夫,她提供了李某川的身份证和两人结婚证,两样证件显示:李某川为重庆人,1992年生,两人是2016年3月2日在民政局登记结婚的,小桃还提供了摄于婚姻登记处的一张全家福,里面有李某川、小桃及其孩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一家三口的全家福


前不久,小桃的朋友看到一个新闻,大致是一对新人婚宴跑单。因为新郎的名字跟李某川重合,朋友转发给了小桃。


“最开始的时候,我还想是不是巧合(名字重了);但是,看了所有的讯息,我几乎确定就是他!”


而小桃和她所说的李某川,还有一笔账要算。


通过微信摇一摇 网友成恋人


这笔账,要从大约2012年底算起。


小桃提供了自己当年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她面容清秀、笑靥如花,加上一头乌黑长发,能吸引不少男孩子的目光。自然,李某川也是被吸引者之一,李某川通过微信搜索附近的人,添加了小桃为好友。


“那时候,微信刚刚开始流行。”小桃说,她对微信好友还很信任,对李某川也颇有好感。后来,李某川知道了小桃家的地址,时不时去找她;再后来,李某川找小桃的频率越来越高,“天天往我家跑”。


一来二去,两人从网友升级为恋人。


小桃回忆,李某川很会做人,连家人都觉得这个小伙心眼好、朴实,支持小桃跟他在一起。小桃的闺蜜也说,她们没及时发现李某川不好的一面,“高高大大,长得人模人样,哎……”


小桃说,李某川个子挺高,有1米78,戴着眼镜,斯斯文文。她自己也没想到,自己此后和李某的婚恋生活,彻彻底底证实了“斯文败类”这个词。


斯文败类 满口谎言婚内出轨


其实,从一开始,李某川的“败类”气质就已悄悄显露。认识之初,李某川是家用电器销售人员,认识一年后,他向小桃提出要去学木匠,再后来卖过手机。小桃形容他:“一般一个工作都干不长,也没得啥子钱,还常常要我来接济他……”


再后来,小桃有了李某的孩子,两人决定结婚。


小桃和李某川并没有办结婚仪式,小桃的父母说“只要对女儿(小桃)好就成”。孩子出生后,两人到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并拍下了那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照片。


小桃说,她怀孕期间,就有朋友看到李某川与其他女子在一起,动作神态暧昧。朋友提醒小桃注意,然而,经历了接下来发生的事,小桃才发现,这次暧昧只是冰山一角。


孩子一个多月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需要从区县到主城大医院治疗,需要人员陪护,李某川是第一人选。随后,小桃辗转在同病房人口中得知,孩子住院期间,李某川一直和另外一名女子住在医院,“吃、睡都在一起”。


考虑到孩子还小,有凭据的婚内出轨这才是第一次,小桃选择了原谅李某川。小桃此后还联系上“病房同吃睡”的女子,女子说,李某川对她有暴力行径(打她),双方因此分开。


抛弃妻子 他一句话不说离开家


孩子病愈后,李某川提出:自己要出国打工,小桃不同意。为此,两人经常吵架。


不久,李某川就离开了小桃母子,“走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此后,小桃极少能联系上李某川。这期间,两人没有见过一次面。


李某川的父母联系上小桃,想看孙儿。虽然心有怨怒,小桃还是带着孩子一起来了,在某民房内,小桃第一次见到了公婆。


小桃说,从谈朋友、结婚起,李某川就没有为两人的生活、人生奉献过什么,经济上还要她时常接济。连孩子出生后的奶粉、尿不湿都是她一力承担,在父母的帮衬下,她才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点。


不久前,李某川在微信上联系过小桃。这次微信上的交谈,并没有促成两人见面,无疾而终,也是双方目前为止最近一次谈话。


△不久前,李某川通过微信联系上小桃,此后双方没有再联系


他竟再婚 还被曝婚宴跑单


今年5月,一则新闻让小桃的朋友们暴跳如雷。


5月初,一对新人在南山某农家乐办婚宴,竟然没给餐费就溜之大吉。“婚宴吃跑堂”的新闻在网上传播。此后,又曝出新郎新娘可能用的是假名,同事称新郎欠了他们钱等等。


这则新闻最火爆的时候,小桃和身边朋友都没有注意到。前不久,朋友无事看到这条新闻时,被主人的名字惊到,随即告知了小桃。刚开始,小桃也是不敢相信,确认了多方信息以后,她有几乎100%的把握:这就是李某川。


“名字,他有两个,李某川是证件上的名字,还有一个李某飞,是他对我们自称的名字。”此外,监控视频里的新郎面容、身高、戴眼镜等,都跟李某川一模一样。


小桃说,自己对李某川“化成灰都认识”,没想到再得到他的消息,竟是以这样的方式。


债主称他被列入“老赖”名单


记者从垫江县人民法院的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名单中发现了李某川,他因为借了7万元钱,已被法院曝光。


△垫江县人民法院的失信被执行人中有李某川的名字


6月1日下午,记者辗转联系到李某川的债主欧先生。“这个人还欠我钱呢,我到法院去起诉了他,现今已经进入强制执行程序了。”2015年起,欧先生先后借给李某川8万元钱,约定了相关月息。半年后,李某川本应还款,但实际只还了1万。在以后,欧先生想要联系他,却不怎么联系得上,甚至出现了长期不接电话的情况。


再后来,欧先生到垫江县人民法院进行了起诉,“我的所有凭证都有,借款、打款记录,而且还款1万还没凭证,我这个人耿直,向法院起诉也只要求了7万。”欧先生介绍,即使法院判决后,他还是给了李某川缓冲期。


去年过年后,缓冲期过了,欧先生正式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然而,李某川却消失了,但他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5月那次“婚宴跑单”新闻发酵时,欧先生在外地,朋友将这信息告诉他,他还通过媒体曝光了此事。


小桃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追究责任


“我自己遭受的打击、非议,我估计找他也要不来赔偿;但是,属于孩子的抚养义务、抚养费,我一定会争取到底!”小桃说,自己和这个男人生的孩子已经3岁多了,由外公外婆带着,她自己除了本职工作外,还兼职着两份工。


拉扯大孩子,对于这个年轻妈妈来说并不容易。


此外,小桃还听到传言,说这个李某川跟前女友也生下了一个娃。事到如今,小桃觉得,跟这个李某川的路也到尽头了,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找到李某川,然后跟他离婚。


她看过一些法律条文,觉得李某川已涉嫌重婚罪和遗弃罪,她表示将立即向法院提起诉讼,追究李某川的法律责任。


6月1日,小桃已准备了相关资料,并到法院办理立案登记。


律师说法:男子已涉嫌重婚罪


律师称,结合本案描述情况,李某川在刻意隐瞒已婚情况下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或登记结婚的(由于婚姻登记并未全国联网,从而导致重婚也能登记现象出现),已经涉嫌重婚犯罪。


受害人在掌握证据的情况下,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要求追究李某某重婚罪刑事责任;


至于李某某是否构成遗弃罪,我们认为有待商榷;结合司法实践经验,遗弃罪中的情节恶劣,必须达到严重程度:如因遗弃致被害人重伤、死亡的;被害人因被遗弃而生活无着,流离失所,被迫沿街乞讨的;被害人因遗弃走投无路被迫自杀的;行为人屡经教育,拒绝改正而使被害人生活陷入危难境地等。


来源:成都商报、上游新闻·重庆晨报、现代快报

轩宇留学
欢迎大家关注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