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造、欺骗、冒充与撕逼:两家知名美国体育自媒体的融资遭遇

懒熊体育 2019-05-05 13:17:21

希望中国的体育自媒体和创业公司们,也能从这起罗生门事件中得到某些启示。


今年2月初,体育画报与一家自媒体——独立体育博客The Cauldron——结束了合作关系。这颇有点令人感到意外,因为The Cauldron拥有众多忠实读者,而一些职业运动员如斯蒂芬·库里等曾在The Cauldron上发文,掀起过几次网络转发热潮。


几家体育媒体对体育画报与The Cauldron的分手做了简单报道,但这个故事绝不那么简单:冒充身份,伪造邮件,以及被篡改的投资意向书(TS,Term sheet),是这个故事的几个关键词。


这是一起体育媒体的罗生门事件。一次关于体育自媒体的收购如何变成了一场闹剧?而这场失败的交易又怎样将几家大名鼎鼎的媒体公司和风投公司牵扯进来?雅虎财经对此事进行了深度报道,懒熊体育将这篇报道编译后分享出来,希望中国的体育自媒体也能从这个故事中得到某些启示。



The Cauldron + 体育画报:自媒体与大平台之恋


The Cauldron最早是在2014年6月登陆媒体平台Medium,Medium根据The Cauldron的导流和加盟时间与其进行收入分成。


The Cauldron创始人是杰米·奥格雷迪(Jamie O’Grady)和安迪·格洛克纳(Andy Glockner)。杰米·奥格雷迪是位华尔街证券律师,住在北卡罗来纳州的Raleigh;安迪·格洛克纳是位资深体育作家,曾供职于ESPN网站和体育画报网站。


The Cauldron是一个开放自由投稿的博客网站,并常邀请知名运动员来网站发稿。


在创立之初,The Cauldron靠着几位体育明星的热门约稿很快蹿红,明星写手包括斯蒂芬·库里(写了他的私人教练)、Le’Veon Bell(NFL匹斯堡钢人队跑卫,写了他的母亲)和Chris Kluwe(前NFL球员,退役后成为作家)。


许多人相信,是The Cauldron开创了明星运动员为媒体平台写稿的先河,在他们的启发下才有后来爆红的球员论坛网(The Players’ Tribune,由前MLB纽约洋基队球员德里克·基特创办的网站,专注于让明星运动员分享自己最真实的声音,在The Cauldron出现5个月后才上线)。


2015年9月,The Cauldron积累了足够多的知名度,宣布与体育画报达成合作,离开Medium平台进驻体育画报网站。体育画报在其网站上为The Cauldron创建了一个URL链接SI.com/cauldron。


时代华纳作为体育画报、财富(Fortune)及其他几家传统媒体的母公司,经常与第三方网络媒体进行合作,但对待不同的合作对象态度差距非常大。时代华纳一位发言人透露,时代华纳和The Cauldron的合作一直没有特别深入。


在体育领域,时代华纳有几个关系非常紧密的合作伙伴:Fox Sports Digital和FanSide,两家都被时代华纳直接买断。对The Cauldron,时代华纳却从未有意收购或投资。双方的合作仅限于资源置换:体育画报需要The Cauldron提供更多原创内容,而The Cauldron则需要顶级体育媒体——体育画报为其做背书。


据几位The Cauldron员工说,在与体育画报合作3个月后,The Cauldron越来越难以忍受体育画报的网站技术。The Cauldron觉得,当初在Medium平台时,他们的文章在手机端的版式看起来非常清爽整洁,但转到体育画报网站后,文章界面变得杂乱不堪。所以,到了2015年12月,The Cauldron又转回了Medium。


当时Medium推出了一项新功能,允许合作伙伴使用外部链接进驻。这意味着The Cauldron虽然回到了Medium的门下,但却没有完全断掉与时代华纳的合作。The Cauldron继续保留着SI.com/cauldron的网址,并且网站上也有“由体育画报呈现”的标识。体育画报每天会从The Cauldron上选出一篇文章推上网站的首页。


The Cauldron在巅峰时期每月能产出100篇原创文章,每月独立访客达到200万到300万,这期间他们一直挂着体育画报合作伙伴的名号。

不甘坐以待毙,The Cauldron寻求融资


在The Cauldron重新进驻Medium不久的2016年初,Medium方面一位人士告诉The Cauldron创始人杰米·奥格雷迪,前ESPN著名专栏作家比尔·西蒙斯(Bill Simmons)将要来到Medium,开创一档全新的体育栏目。


“我听到这个消息时简直懵了,”奥格雷迪说。


奥格雷迪知道西蒙斯领衔的体育媒体团队The Ringer有多大影响力,他觉得西蒙斯的网站将会成为Medium上第一大体育博客,而这很可能会抢走自己网站的点击流量。所以,他马上开始寻找潜在投资者,好让The Cauldron在西蒙斯的The Ringer和人气正旺的球员论坛网内外夹击下站稳脚跟。


早在2015年夏天,奥格雷迪就向体育画报和时代华纳的高层寻求过投资。时代华纳没有出资,但鼓励他继续向其他机构寻找资金。据奥格雷迪说,时代华纳曾多次暗示他,今后会考虑对The Cauldron投资,或者进一步加深双方合作关系。(The Cauldron最初由Medium孵化,随后奥格雷迪个人出资,此后The Cauldron再也没有得到过投资。)


奥格雷迪举办了一系列推介会(pitch meetings),邀请到许多体育媒体公司,希望找到合作伙伴或拉来投资,甚至也可以将公司整体出售。


他在推介会上宣称,The Cauldron将继续产出原创文章,但会提高运动员原创文章和原创视频的数量,并开设运动员做主播的播客(podcast network);The Cauldron将全面对标The Ranger和球员论坛网。


那段时间奥格雷迪见了很多媒体人士。他见了CBS的人,见了BuzzFeed的人,见了Uninterrupted的人(Uninterrupted是勒布朗·詹姆斯的公司,时代华纳曾向其投资1600万美元),还有其他等等。他还与Bleacher Report、Huffington、Vox、Sporting News等媒体公司通过电话。


他也谈过几家风投公司,包括由TheBlaze前高管创建的Red Seat Ventures(TheBlaze是著名主持人、政治评论家格伦·贝克创办的一家新闻网站),以及CourtsideVC,一家专注于体育科技早期投资的基金,投过二手球鞋交易平台StockX。


在CourtsideVC,奥格雷迪认识了体育视频数据分析初创公司Krossover的创始人,瓦苏·库尔卡尼(Vasu Kulkarni),


库尔卡尼是体育科技领域的大人物,他将奥格雷迪介绍给了一个名叫詹姆斯·约德(James Yoder)的人。这位詹姆斯·约德是硅谷一家初创体育媒体公司Chat Sports的创始人兼CEO。


库尔卡尼称,Chat Sports和The Cauldron一样也曾向CourtsideVC寻求融资,CourtsideVC两家都没有投,但他借此认识了奥格雷迪和约德,并帮助二人建立了联系。库尔卡尼特别强调,在介绍奥格雷迪和约德两人认识后,他就再也没有参与过二人之后的联系。


▲ The Cauldron创始人杰米·奥格雷迪(Jamie O’Grady)和Chat Sports创始人詹姆斯·约德(James Yoder)。


经由库尔卡尼介绍后,约德和奥格雷迪相互通过几次电话,讨论The Cauldron和Chat Sports合作的可能性。


约德曾是电信公司Verizon的一名产品经理,他在2012年创办了Chat Sports。


Chat Sports最初的定位是一个新闻聚合器,拥有网站和手机客户端,基于用户喜好的球队向用户个性化推送讯息,同时公司也有写手产出原创文章。Chat Sports手机App的界面看起来与Bleacher Report旗下热门App TeamStream非常相似。


“我们希望成为互联网内容的筛选器,成为体育界的Reddit(美国社交网站,用户可以通过投票支持或反对的方式决定一条内容是否出现在网站首页),”约德这样告诉雅虎财经。


▲ The Cauldron(左)和Chat Sports(右)的App界面。


最近,Chat Sports将重心转向Facebook视频直播,制作模拟选秀和讨论球员交易的视频节目。“毫无疑问我们是Facebook直播领域的行业领先者,”约德说。“我们做的是最高质量的视频。”


(今年2月初,Chat Sports发布了一篇博客,宣称一月份他们的读者总数达到了1亿,而这基本上是“体育产业领先的Facebook视频直播”带来的效果。这个数字是相当令人吃惊的,因为Chat Sports的Facebook主页只有13.8万粉丝。)


Chat Sports还办过几期名为“Minds Behind the Game(比赛背后的思考)”的线上交流直播活动,参与过的演讲者包括NBA克利夫兰骑士队老板丹·吉尔伯特(Dan Gilbert),和NFL旧金山49人队老板杰德·约克(Jed York)。上一期“Minds Behind the Game”活动是在去年8月。


2016年6月,约德飞到北卡罗来纳州的Raleigh与奥格雷迪会面。2016年7月,约德提出以180万美元收购The Cauldron。


这笔收购成功与否,取决于Chat Sports能否以联合The Cauldron的形式完成A轮融资。


(奥格雷迪说他以为他会更深度地参与融资进程,但很快发现约德并没有打算让他参与太多。)


当时,约德向奥格雷迪写到,Chat Sports和The Cauldron的联手将“创造全球最杰出的体育媒体公司”。两人都告诉雅虎财经,最开始两人都为双方可能的合作感到兴奋不已。约德向奥格雷迪发送了收购意向书(LOI,letter of intent),协议约定:无论收购是否完成,约德都将向奥格雷迪支付先期款项2万美元;如果最终收购失败,约德将再向奥格雷迪支付3万美元。当事双方都认可这样的约定。


在约德制作的投创简报(pitch deck)里,他用图文介绍了The Cauldron和Chat Sports联合团队的管理层。奥格雷迪被列进了公司董事会成员,而同样被称为董事会成员的还有前时代华纳高管、现在Facebook工作的约翰·坎塔雷拉(John Cantarella),以及CBS Sportsline创始人迈克·利维(Mike Levy)。


(坎塔雷拉和利维都拒绝了雅虎财经的采访;约德说坎塔雷拉已经不再是Chat Sports的董事会成员,但仍“与公司有着很强的联系。”)


▲ 2016年Chat Sports所做的投创简报。


在这份投创简报中,有一段话这样写到:“我们正在筹集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以发展体育媒体力量。这笔资金将用于扩张The Cauldron团队,壮大我们的视频队伍,尝试开展直销业务,并加快获取用户。”

伪造的邮件,被篡改的投资意向书


2016年夏末秋初,奥格雷迪和约德之间的沟通变得困难起来。据奥格雷迪说,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他总是听说约德在办推介会寻求融资,但很难联系到约德本人,而且约德也从不对他透露推介会的具体进展。


(以下是两名体育媒体创始人向雅虎财经讲述的故事梗概,与奥格雷迪所说非常吻合。


来自体育媒体TheLead的蒂姆·利文斯顿(Tim Livingston)向雅虎财经表示,一年前约德和Chat Sports曾向TheLead开出了一份“非常优厚”的合同,但随后约德就“变成了一个幽灵,再没了消息。”几个月后,约德重新出现并联系了他,并告诉他Chat Sports希望同时收购TheLead和The Cauldron。利文斯顿电话联系了奥格雷迪,他很欣赏奥格雷迪的为人,但认为自己的公司可能和The Cauldron成为竞争对手而无法共存。所以,利文斯顿选择退出。


DJ·加洛(DJ Gallo)是一家体育幽默网站Sports Pickle的创始人。加洛也曾收到过一份约德开出的offer,邀请他加入“Chat Sports和The Cauldron的强大组织”(约德给加洛的offer中的原话)担任高级职位,基础年薪12.5万美元。奥格雷迪之前曾向约德推荐过加洛。加洛找到奥格雷迪,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与他商讨这个工作机会。但谈判陷入了僵局,加洛向雅虎财经表示,这是因为约德“说话非常吞吞吐吐,而且总是很难联系上。联系到约德时,他就会说,‘我只有10分钟谈话时间,晚上11点45到凌晨。’这太奇怪了。”)


约德向雅虎财经讲述的故事和奥格雷迪不同。他说当时他正忙于会见潜在投资者,奥格雷迪却背着他暗地里和这些潜在投资者接触,以求他们能为The Cauldron单独投资。奥格雷迪坚决否认了这样的说法,而约德拒绝指出奥格雷迪暗中联系的是哪些公司。


约德还表示,从2016年8月到2016年10月,在他举办的一系列推介会上,“似乎没有任何人对The Cauldron感兴趣,因为他们的用户量太小,他们的声誉都是时代华纳给的。他们基本上对我们(的融资进程)没有任何帮助。”


尽管如此,在2016年11月9日,约德给奥格雷迪发送的一封电子邮件似乎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据约德所写,一家中国的投资机构WI Harper(该公司名为“美国中经合集团”,在旧金山、北京、台北都有办公室,曾投资过高清电视品牌Vizio、拍照App Shots、约会App Coffee Meets Bagel等)承诺出资200万美元领投Chat Sports的500万美元A轮融资,但没有透露其他投资者是谁。几个月之前,约德曾会见过WI Harper。


在这封电子邮件的附件里有一份来自WI Harper的投资意向书,上面有约德和WI Harper一位合伙人Lee Chang的签名。这份投资意向书中没有提到The Cauldron或奥格雷迪。


约德还将这封邮件抄送给了另一家位于洛杉矶的投资公司的三位合伙人,这家投资公司由一位享有盛名的体育经纪人牵头。奥格雷迪在2016年年初与这家洛杉矶投资公司有过接触,当时他正在为The Cauldron寻找投资方。奥格雷迪与这家投资公司没有谈成,因为这家公司虽然有投资The Cauldron的意愿,但并不愿意领投。后来,奥格雷迪建议约德,如果能成功找到愿意领投的投资方,就可以考虑联系这家投资公司跟投了。


这家洛杉矶投资公司一位合伙人向雅虎财经确认,2016年年初确实和奥格雷迪进行过会谈,并说双方“谈话十分愉快”,但并没有签订协议。这位合伙人不愿意公开公司的名称,并宣称该投资公司从来就没有任何想要投资The Cauldron的意愿。但雅虎财经查阅了该公司与奥格雷迪之间的往来信息,发现这些信息强烈指示了与这位合伙人所说相反的结论:还是这位合伙人,在2016年5月时曾向奥格雷迪和The Cauldron提到过“可能的人才收购(acqui-hire,acquisition+hire的组合词汇,指大公司收购一家小公司,不为获得其产品,而为获得其员工)”,显然在The Cauldron和Chat Sports产生关联之前,这家洛杉矶投资公司很接近于投资The Cauldron。


WI Harper的投资意向书让奥格雷迪对公司被收购又重拾信心。到了2016年12月,奥格雷迪收到一封自称是Chat Sports代理律师的电子邮件。这封邮件要求奥格雷迪提供The Cauldron的公司架构等相关文件,并称之前约德与奥格雷迪谈好的Chat Sports以180万美元收购The Cauldron一事已经开始推进。这封电子邮件的署名是菲利普·克劳修斯(Philip Closius),发件地址是closiuslegal@gmail.com。


奥格雷迪看到邮件后非常高兴,很快发送了回复邮件,提出了一些相关问题,并请求与这位律师通电话。等了48小时后,奥格雷迪没有等来对方的回复。他上网搜索,发现这位名叫克劳修斯的律师工作于巴尔的摩Silverman,Thompson,Slutkin&White律师事务所,同时还是巴尔的摩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奥格雷迪还发现,克劳修斯的网站页面上显示的电子邮件地址并不是closiuslegal@gmail.com,而这个closiuslegal@gmail.com在网上也查询不到信息。


于是,奥格雷迪向克劳修斯在律师事务所网站上的邮件地址发了一封邮件,告诉他自己收到了一封署名克劳修斯的gmail邮件。几小时后,奥格雷迪收到了一封来自克劳修斯的语音邮件,克劳修斯本人的声音说:“我可以告诉你我完全不知道你在邮件中说的是什么,所以我确定你找错了人,请知悉。”


奥格雷迪慌了,他通过电话联系到了克劳修斯,问他是否认识詹姆斯·约德。克劳修斯告诉他,约德是他家人的一个朋友,但他并不是约德的代理律师。


奥格雷迪马上再次回复那封来自closiuslegal@gmail.com的邮件,并抄送给约德,告诉约德他已经联系到了克劳修斯本人,需要约德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约德同时回复了奥格雷迪和closiuslegal@gmail.com,邮件中他问到:“你(们)为什么要在电话上说事!?这他妈究竟发生了什么。”


(雅虎财经通过电话联系了克劳修斯。当他在电话中一听到Chat Sports时,他马上说,“我真的完全和这些人没关系”,随即挂断了电话。)


因为与克劳修斯接触后产生强烈的怀疑,奥格雷迪联系了WI Harper办公室。他找到在那份投资意向书上出现的WI Harper合伙人Lee Chang,结果Chang表示他从没听说过奥格雷迪或The Cauldron,他确实与约德进行过第二次会谈,但WI Harper并没有同意向约德的Chat Sports投资。(WI Harper多次拒绝雅虎财经的采访请求。)


奥格雷迪把他收到的那份投资意向书发给了Chang。Chang通过电邮回复奥格雷迪:“我可以在这里确定,这份投资意向书的的确确是假的,上面我代表WI Harper公司的签名也是伪造的……我们显然都是这一欺诈行为的受害者。”


Chang还在电子邮件中告诉奥格雷迪,WI Harper将向Chat Sports发送一份停止侵权通知函(cease-and-desist letter)。但在WI Harper电话联系了约德后(约德在电话中给出了他一方面的说法),他们也向奥格雷迪发送了一份停止侵权通知函,要求他停止传播伪造的投资意向书。

约德对此作何解释?


约德这边则称奥格雷迪才是伪造律师克劳修斯邮件和篡改WI harper投资意向书的人。


约德承认,克劳修斯律师和他确实认识,克劳修斯的儿子是他的好朋友。约德称当初Chat Sports在与The Cauldron商讨收购事宜时,克劳修斯是Chat Sports的代理律师,但克劳修斯没有机会与奥格雷迪有过接触,所以在奥格雷迪因为邮件的事联系他时,他才会不清楚奥格雷迪是谁。


至于为什么会有人用一个可疑的电子邮件地址冒充克劳修斯向奥格雷迪发伪造邮件,约德一开始告诉雅虎财经的是,他觉得是奥格雷迪做的假,自己给自己发了一封假邮件。“我们猜测是他(奥格雷迪)自己炮制了一封伪造邮件,制造出是我们的律师在试着联系他的假象,”约德对雅虎财经说。作为证明,约德说当初在和奥格雷迪讨论收购时,奥格雷迪曾提出要在合同中加进一个escrow条款,即为了完成合约,交易双方拿出一部分钱交给第三方托管。“我这辈子从来都没听说过escrow这个词,但在那封伪造的克劳修斯发给奥格雷迪的邮件中,我发现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个词偏偏出现了,”约德说。


但奥格雷迪说,他在收到那封假邮件之前根本没听说过克劳修斯这个人,约德也从来没有向他提起过这个名字。“我怎么可能以一个我从来没听说过名字的人的名义,给我自己发邮件?”


在雅虎财经与约德的另一次电话中,约德的说法又变了。当被问及伪造邮件的情况时,约德这样回应:“针对这件事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声明:我们非常抱歉给杰米·奥格雷迪造成了困扰,但我们当时是在尽最大努力完成A轮融资,我们非常抱歉融资没能成功。”


关于伪造的投资意向书,约德称奥格雷迪在没经过允许的情况下擅自从Chat Sports的Dropbox(一种云储存软件)中下载了一份草拟的投资意向书,经过蓄意编辑改动后,盗用Chat Sports的电子邮箱账户发给了Chat Sports的合作伙伴(前述位于洛杉矶的投资公司)。在一次雅虎财经的电话采访中,约德说他相信是奥格雷迪盗用了他的电子邮箱散布这份伪造的投资意向书,但是在之后的另一次电话采访中,约德又改口承认是他,约德,自己发送的那封邮件,但他发邮件的时候并不知道附件中的投资意向书“草稿”已经被奥格雷迪改动了。


约德还说,他曾收到过一封地址显示为中国的电子邮件,邮件称他们是另一家公司的代理,愿意通过WI Harper投资Chat Sports。约德觉得这封中国邮件其实也出自奥格雷迪的伪造之手。


“我不知道奥格雷迪为啥把矛头指向了WI Harper,”约德说。“唯一的解释可能是,他把我们当成想要打倒的对象。他抢夺我们在投资圈的资源,抢夺我们的投资人,兜售自己,贬低我们,窃取我们的商业模式和策略。”约德还表示,奥格雷迪还对至少4家公司使用了类似的手段,但约德拒绝指出是哪四家公司。


为了证明他的故事,约德向雅虎财经转发了一封他曾发给洛杉矶投资公司的邮件,邮件内容为警告他们之前收到的投资意向书是被篡改的,并在附件中附上了投资意向书的“原始版本”。约德的意思是,当他意识到奥格雷迪盗用他的邮箱账号发送了伪造的投资意向书后,他立刻向合作伙伴发出了警告。


但这封约德发给洛杉矶投资公司的邮件发送日期为2017年1月17日——奥格雷迪与洛杉矶联系后的第6天。这家洛杉矶投资公司一位合伙人向雅虎财经表示:“如果说是奥格雷迪编造了这一切的话我会非常非常惊讶。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他是个极其直率的人。总的来说,我会说奥格雷迪绝对是更有信誉的一方。”


奥格雷迪承认他确实是从Chat Sports的Dropbox上下载的投资意向书,但这个Dropbox链接是约德发给他的邮件中附上的,他也从没被告知他不能点进去查看。奥格雷迪还补充到,“我怎么知道WI Harper的Lee Chang是谁?我又怎么可能伪造Lee Chang的签名?”


我们来回顾一下:当事双方都确定有人伪造了来自WI Harper的投资意向书,这一点没有争议;当事双方都确定有人伪造了来自菲利普·克劳修斯的电子邮件,这一点也没有争议。


法律专家表示,用电子邮件发送伪造投资意向书的行为构成远程诈骗,最高可判处20年有期徒刑;冒用他人身份发送电子邮件的行为也是一种犯罪,可能构成恶意盗用他人身份罪。


约德称杰米·奥格雷迪是一位“伪造邮件的大师”。为了证明这一点,约德向雅虎财经记者发送了一封邮件,但这封邮件显示发送人却是记者本人。约德强调,他发这封邮件完全是为了向雅虎财经记者说明奥格雷迪的伎俩。


▲ 约德向雅虎财经记者Daniel Roberts发送的伪造邮件。


就在雅虎财经记者把这封伪造邮件转发给编辑后,约德很快发来邮件质问,为什么这封伪造邮件会被其他人打开。“我们会跟踪每一封我们发出的邮件,”约德说。“我们使用了邮件跟踪系统。”


当奥格雷迪得到WI Harper确认投资意向书系伪造的反馈后,立刻进入了完全警戒模式。他委托律师向约德发出律师函,要求约德按照当初双方签署的LOI立即向他支付2万美元先期款项中剩余的6600美元。结果第二天他就收到了这6600美元:约德早有准备。


奥格雷迪向约德发出的律师函还要求,约德应额外付给The Cauldron 18万美金损失补偿费。奥格雷迪表示:“我们最终将补偿费定在这个数,是因为这项合作涉及的金额为180万美元,但我们显然因此浪费了5个月的时间,也因此错过了其他可能的投资方,所以我们把损失定为交易总金额的10%。”


对此,约德也有自己的回应。约德向奥格雷迪发出了措辞几乎一模一样的通知,但要求的损失费高达1000万美元。他表示这是因为奥格雷迪向Facebook发送了100次举报申请,迫使Chat Sports撤下了大量带有The Cauldron logo的Facebook视频。


关于Chat Sports ……


在Chat Sports创立初期,他们的网站上有许多不同作者署名的原创文章——这些ID,比如Rick Steele或Tipp Smith,他们的推特账号只发过一条推特。那么,这些ID是马甲的吗?约德承认,确实如此。他说:“我们当然会有一些马甲作者了。这是因为我们当时是家初创公司。当你的公司刚成立,你还能做什么?你没有流量,你没有知名作者……所以那时我们会找到一些大学生做我们的写手……有时,他们会觉得用自己的名字写一些东西不太舒服。一些人会觉得我们这么干简直太糟了——毕竟‘新闻理想’嘛!——然而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growth hacking)。”


约德表示,现在Chat Sports已经没有虚构的作者,因为没必要了。“我不会在公司已经步入正轨后还那么干了,”约德说。“但如果我再创建一家(媒体)公司……如果我觉得那么做是有利的话我肯定还那么干。我认为Airbnb的创始人、YouTube的创始人也会这么说。”


当初约德寻找投资公司洽谈融资时,曾告诉奥格雷迪他和NBA球星斯蒂芬·库里的代表见了面,并且说Chat Sports非常有希望获得库里的投资。约德反复向雅虎财经强调,“我和库里身边的人非常熟。”但库里的经纪人杰夫·奥斯汀(Jeff Austin)和库里的财务经理弗兰克·泽卡(Frank Zecca)都表示,他们从未听说过詹姆斯·约德或Chat Sports。


如果是约德伪造了他好朋友的父亲菲利普·克劳修斯的邮件,并伪造了WI Harper的投资意向书,等着他的会是什么结果?


The Cauldron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作者给出了一个理论:“他(约德)彻底出局了。他没能找到投资,他被奥格雷迪抓住了马脚,所以他觉得如果他能看起来像个受害者,就能为自己多争取一点时间。我不认为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约德还有什么机会。”


约德对这样的说法大笑不止:“‘哦,Chat Sports,一个已经在市场上挺立了4年、拥有30位以上投资人的公司,他们伪造了投资意向书。’我们图什么?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做?”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雅虎财经还采访了5位Chat Sports的私人投资人,目前为止约德从他们手中拿到了300万美元的投资。他们5位都不是职业投资人,多数都是约德个人的朋友。他们都对约德评价颇高,并声称相信约德,但没有一人愿意公开他们的名字。他们都供职于大公司,担心如果公开姓名可能会让他们在职场上受到负面影响。)

体育画报甩掉The Cauldron


今年1月底,就在The Cauldron和Chat Sports彻底决裂后,奥格雷迪接到了体育画报方面打来的电话。电话中,体育画报的高管告诉奥格雷迪,时代华纳将立即切断与The Cauldron之间的所有联系。


尽管奥格雷迪承认与体育画报的合作早已不可能有任何进展,但体育画报来电的时间点有点过于巧合:恰巧选在他与约德发生纠纷之后。

 

体育画报要求The Cauldron在24小时内移除任何与体育画报产生关联的标识。但这个电话似乎并没有敌意。一位时代华纳发言人向雅虎财经表示,“我们会定期重新研究我们与数字合作伙伴之间关系,作为常规流程的步骤之一,我们决定结束与The Cauldron之间的限制性许可协定。”


但多个时代华纳消息源告诉雅虎财经,时代华纳甩掉The Cauldron的决定是詹姆斯·约德一手造成的。


Chat Sports也是时代华纳的合作伙伴之一,时代华纳在2015年9月就公开了这项合作,但有时代华纳消息源透露,Chat Sports与体育画报的合作比The Cauldron与体育画报的合作规模还小。


时代华纳消息源告诉雅虎财经,约德向一大批时代华纳管理层和法务部的人群发了邮件,声称The Cauldron正在利用与体育画报的关系当做武器威胁Chat Sports,而Chat Sports当时是体育画报网站首页的一个版块。


时代华纳管理层一收到约德的邮件就决定,既然与The Cauldron的合作关系早已名存实亡,不如就此彻底斩断,也不需要再做更多调查了。“约德是这件事的催化剂吗?确实是。但我们本来也不会对The Cauldron进行任何投资了。”


不管时代华纳对The Cauldron的真实态度究竟如何,如果确实是约德的邮件促使时代华纳结束了与The Cauldron的关系(消息源认为是如此),那么显然时代华纳选择了站在约德这一边。


喧闹之后,我们能从中学到什么?


杰米·奥格雷迪说,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与一个不可信赖的人谈合作。他拿出了一系列文件、电子邮件、短信息等等证据,认为这些东西很清楚地证明了他是这起事件中受害的一方。“我不需要绕圈子,”奥格雷迪说。“事实就是事实。我没做错任何事。”


而詹姆斯·约德站在他的立场上说,所有这一切弄虚作假的事都是奥格雷迪出于对合作失败的嫉恨而为。


两人都称考虑状告对方,但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方提起诉讼。


但是,这个故事的意义远远超出The Cauldron和Chat Sports两家自媒体、两位创始人的纠纷,也不止于体育画报、时代华纳、Medium等大平台乃至超级体育明星。这个故事提醒我们,无论商业世界在这个数字化时代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找到正确的合作伙伴,仍然比什么都重要。


编译:侯迪

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雅虎财经,原文作者为Daniel Rob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