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女青年林黛玉,一个不长进的自媒体人

iMorning 2019-06-11 16:42:29

文| 梁陈超


垄断资本主义笼罩的红楼梦帝国中,每个人都是庞大机器上的微末零件,每个人都被时间的惯性推移向前,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深刻而独特。

 

这个社会的丛林法则下,主角是路人甲的高级形态,王者是凡人的高级形态。

 

如果以自媒体运营为参考维度,薛宝钗是林黛玉的高级形态。

 

薛宝钗修炼成了自媒体女王,林黛玉焚稿断痴情撒手西去。原本,黛玉有天然的优势,也具有成功的潜质,还遇到了无数机会,她为什么没有打好这手牌呢?

 

没有冲动,再早开车上路也混不成老司机

 

想当大V的冲动,是对大V的起码尊重。

 

为了混大观园文化圈,林黛玉和薛宝钗先后开了公众号。

 

林黛玉的公众号要更早一些,公众号名字从最开始的“碧纱橱”改成了“潇湘馆”,简介是“四书,略懂”,黛玉想想又觉得有高调装逼嫌疑,不妥,遂改为“些须识得几个字”。又想秀优越,又不好意思秀,真让人为她着急。

 

黛玉公众号初开,圈里大V贾宝玉即相见恨晚,马上评论转发,在朋友圈大大地推荐了一番。从先天条件来看,黛玉抢先登陆圈粉,又有大V加持,占了起手。

 

薛宝钗低调地开了第一个公众号“梨香院”,一直没有介绍。后来进了大观园又开了一个号,“蘅芜苑”,简介“别问我,不知道”,直到几年后又改成了“作诗写字,既不是女人分内之事,也不是男人分内之事”,被当时圈内的实用主义者奉为思想先锋大拿。

 

贾元春封妃归省,是一个重要节点。

 

黛玉在自己的公众号发文时,很有几分爱惜羽毛的意味。元妃省亲,她不屑于写应制文章,所以胡乱凑了一篇(文学底子好,随便写也是好文章)。写《世外仙源》“借得山川秀,添来景物新”,大意是,这位太太,尽管你老人家坐着宫车回来省亲,也是借了这仙境的山水灵气鲜花美酒。守着不愿降尊纡贵的端庄文化人形象。然而她在别人的公众号又可以不端不装了,比如说,匿名帮宝玉写的“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不就是在撒欢地颂赞“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么?

 

相比,小姐姐宝钗简单直接地站了队,她写下“高柳喜迁莺出谷,修篁时待凤来仪”,树呀鸟呀都到哪里去,修好了庭院,只为最可爱的人。拍马怕什么,不仅要拍,还要拍得响亮,所以攥着手帕翘着兰花指的元妃多乜斜了一眼,悠悠跟身边人说,这个妹妹很有觉悟嘛。

 

元妃代表官方,为宝黛二人文章点赞,后起的宝钗成为与黛玉同等量级的自媒体人。

 

一时间,宝黛迎来了自媒体生涯的小高潮,不同的是,黛玉琢磨“文”,单纯得近乎天真。宝钗研究“人”,从新手上路飙到老司机。

 

 

对待读者,要么拍马屁爽死,要么铲耳屎痛死

 

黛玉两个都不屑,她唱着“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

 

但才华还是摆在那儿的,黛玉以菊花系列文章问鼎文化圈,赢得了“大观园文学奖”。她写“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香”,写“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写“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她用“我这样的仙界女神气质,跟你们这些凡人到底不同”的优越感,跟读者划出了一道隐隐的楚汉河界。

 

获奖后的黛玉笔耕不辍地写着离尘脱俗的文章,在自己的文字世界里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春天了,花开了,好惆怅。“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夏天了,花落了,好感伤。“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秋天了,下雨了,好凄凉。“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

 

一打开这个公众号,扑面而来的就是一个大写的“愁”字,粉丝增长慢是慢了点,总还是有很多在角落里独自寂寞伤风的文艺青年奉她为女神。再说,大V贾宝玉一直在她背后振臂呐喊,不仅置顶了她的号,还在第一时间留言,第一时间转发。

 

而菊花主题文学创作大赛中没能夺魁的宝钗,就着黄酒慢悠悠吃完螃蟹,随手写下一篇《致装X者》,迎来了自己的10+热搜文——“……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

 

宝钗酣畅淋漓地表达了一个中心思想:X是装X者的通行证,撕X是撕X人的墓志铭。宝姐姐谈笑风生,一耳屎铲在一大批虚伪知识分子的脸上,引来了大把的人围观叫好,奠定了她的江湖地位——一个“有态度”的公知,真正文化精英的“良心”。

 

一切不以结果为导向的运营,都是放屁

 

爽了自己,臭了别人。

 

相比不想上进的黛玉,宝钗清楚地知道,拍马屁、铲耳屎是增粉的手段,不是目的。而10+阅读量、粉丝狂欢的目的是未来流量变现。从结果出发,就是要思考如何达成“让粉丝选择自己”、“让粉丝离不开自己”目标,从而制定运营策略。

 

宝钗想通了这一点,注定她在自媒体人进阶之路走得更远,也走得更快。

 

还记得宝钗最初开的“梨香院”公众号吗?粉丝群定位在周瑞太太为代表的外来京城务工人群,打拼数年的他们,虽说没有实现财务自由时间自由,但也算站下了脚跟,近距离接触到贵胄阶层的生活,这富贵气象就是他们的梦想。

 

“梨香院有离乡怨,但更多是理想之源,是我们的精神一隅。宝姑娘就活成了理想生活的样子,”周瑞太太酝酿了一大段,款款深情地说,“她是精神领袖,启发我们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方式。比如她推荐的手作,冷香丸,从花叶的迁徙,到调制手法的改变,到人生命运的流转,生活美学的精神内核就在四季更替中,从来不曾停歇。”

 

“梨香院”交给助理莺儿打理后,依然是走的“享受精致生活美好”的路子,线下开设课堂,现身教学,教大家手工制作装饰品、插花编篮、服饰配色、健康有机饮食,累积了大批靠“买买买”满足心理需求的死忠粉,是后话了。

 

而公众号“蘅芜苑”定位也很明晰,针对中产以上的群体。宝钗亲自操刀公众号的精品文章,针对信仰崩塌的贾宝玉们,她写“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对于有才华有抱负的贾探春们,她写“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对于疲于官场的贵胄贾政们,她写“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对于忧虑子女教育的王夫人们,她兰言解疑癖,充当解语花;对于风景都看透的史太君们,她选热闹戏曲博长者一笑,陪他们看细水长流。

 

光会写文章,是建构不了核心圈层的,还要组织各种各样的公关活动,增加社群凝聚力。宝钗能聊,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理,从柴米油盐聊到宏观经济,务实务虚都能来;宝钗能玩,对子射覆飞花令,麻将牌九占花签,样样精通;在别人的聚会上,她能作画能品茶。在自己的主场,她策划得了沙龙,开办得了螃蟹全席,组织得了诗词大会。

 

虚伪是件战袍,有本事脱也要学会怎么穿

 

身份就是虚伪。

 

管理自媒体人形象,就是学会如何穿搭虚伪这件战袍。

 

同样作为白富美,林黛玉的爸爸是探花郎、巡盐御史林如海,妈妈是“白玉为堂金作马”贾家的掌上明珠贾敏,相比户部皇商薛家二小姐薛宝钗,黛玉比她多了官二代、文二代的身份。身份这个东西,配好了是华美装饰,走偏了,就可能是偶像包袱。

 

喜散不喜聚的黛玉宝贝,随时保持着贵族遗老的“目无下尘”,看谁都觉得“总有刁民不解朕”。安静地以45度角仰望天空,留着清汤寡水的发型,住着清汤寡水的房间,在自己的世界中郁郁寡欢,不愿被世人搅扰。

 

热衷于走家串户的宝姐姐,到处给人点赞,一言不合就送礼。她能把成功学用更优雅的方式传递给别人,也可以把心灵鸡汤提升到更高深的层次,还可以用更温暖的语言进行心理咨询。


所以广大无产阶级粉丝选择了宝钗作为自己的爱豆(idol)。

 

宝钗不仅穿好了这件战袍,还用“自黑”这顶王冠,为自己加冕。

 

宝姐姐把“微胖界美人的祖师奶奶”这个梗玩到了极致,是永远不缺话题的Queen。她背后的公关团队坚定不移地走着小自黑大捧角的路线——《宝姐姐,你这不是微胖是超重了啊》、《宝姐姐挥别微胖界,再见宝小胖,你好瘦美仙》、《又双叒叕胖了的宝姐姐女神气质在线,限量版红麝手串加分》、《薛宝钗瘦成闪电不再微胖,白到发光加冕霸道总攻》,在大家对她忽胖忽瘦的想象中,一个有血有肉形象丰满个性鲜明的宝姐姐被越来越多的人喜欢。

 

宏观上看,平凡众生需要什么样的偶像,人民群众需要什么样的榜样,决定着,什么样的自媒体形象更有观众缘。在这个人人微如草芥、为自己而活的时代,红楼梦这个形神俱散的帝国,需要“生”的力量、“聚”的力量。

 

黛玉葬花,对逝去缅怀,宝钗扑蝶,对生命追逐。

 

黛玉是山间的风,而宝钗是和煦的光。

 

在这一点上,是时代选择了宝钗。

 

作为一个自媒体人,黛玉的不求上进,或许“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大胆说“我要”,才是一个自媒体人的基本素养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

 

假设宝钗准备把自媒体做大做强,最终目的是要融资上市。先看宝钗是怎么表达“我要”的。

 

1. 抛砖引玉,炒作概念,培育市场。

 

贾宝玉胎中带来的美玉,是这片广袤市场天然的特征,当这块玉需要跟金器或者草木结合时,特征就演化为需求了。薛宝钗用“金玉良缘”的概念,挖掘并匹配市场需求。插一句,黛玉同样有“木石前盟”的故事,她没有利用的自觉。

 

金玉良缘的故事,宝钗不是选择自己讲,而是很聪明地让别人说出来。

 

让仙风道骨的癞头和尚对宏观市场讲——这是命运的安排,神佛都保佑着这个市场需求的前景;

 

让助理莺儿对消费者讲——金玉凑成一对,你的未来更美好。你的需求就是要找到匹配的金器,而宝姐姐这里正好有你要找的东西;

 

让消费者自己对自己讲——宝姐姐这么美好,“恨没福得摸,又想起金玉一说”,没错,金玉良缘就是我想要的。

 

解决了“市场有需求”,接下来是“我要的谁能给”。

 

2. 擒贼擒王,找到话事人,引入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

 

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风险投资要靠领投人话事。

 

A轮,找到王熙凤注资。凤姐深谙市场动向,先前是站史太君队而支持黛玉的,但黛玉先天不足,后天没做出成绩,也不看好双方结盟前景,投资风险大、回报率低,放弃。反观宝钗,王家嫡系的身份自不必说,关键时刻出手帮忙协管家务,市场走势又好。虽然凤姐是低调注资,但选择的天平已经偏向了宝钗。

 

B轮,王夫人战略合伙。虽说王夫人是薛宝钗的亲姨妈,但黛玉是贾政的亲侄女,所以王夫人还是观望了很一阵。真正促使她入伙的动因是,宝钗与王夫人业务的互补性——自己的地位需要巩固,宝玉需要管制、也需要扶持。金钏跳井后,宝钗第一时间为王夫人排忧解难;日常生活中,宝钗经常跟宝玉谈理想谈人情练达;团队管理中,培养引导袭人,“袭为钗副”;资本运营中,宝钗背后有强大财团,不仅自给自足,还能带来大额收益。战略合伙,宝钗可以带来收益最大化。

 

C轮,史太君领投。就个人情感而言,史太君最爱黛玉;而作为贾家掌舵人,贾母要理智地分析利弊,看资本的可延续性。A轮、B轮融资过程中,宝钗已经让贾母看到了她的能力,“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此外,宝钗在元妃省亲时,给元春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一开始就拿下了史家阵营的史湘云;用薛蝌与邢岫烟结合、并收买了大房邢夫人阵营的邢岫烟;用已与梅翰林订婚的薛宝琴试探贾母心意。全方位多连击攻势下,贾母接招。

 

3. 远交近攻,引导舆论,为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首次公开募股)造势。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否则,地主牌发到你手上,也只能说一声“要不起”。

 

之所以能成为杰出的自媒体人,是因为宝钗懂得传播的原理。在这场IPO造势舆论战中,她兵分四路,分别让薛姨妈、史湘云、袭人、莺儿挂帅。

 

薛姨妈作为意见领袖,主攻权力核心,“往日薛姨妈对王夫人提及,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

 

史湘云主导主力消费市场好评,“湘云听了,心中自是感服,极赞他想的周到”。

 

袭人负责搜索引擎优化,“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提起这个话来,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

 

莺儿精准投放广告,“你(宝玉)还不知道我们姑娘有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模样儿倒还在次”。

 

当年,薛宝钗前来是进京待选的,带着女王梦想而战。而抛父离乡的林黛玉,是投奔而来,不敢行差踏错半步,带着这份小心翼翼,就注定了她的不求上进,或许“非不能也,实不敢也”。

 

薛宝钗的自媒体王国迎来全盛时代,薛宝钗坐上自媒体第一女王交椅。

 

而林黛玉,删文封号,带着自己和时代的遗憾离世。

 

 

番外·绛珠仙子专访

 

——“有传言说你是被薛宝钗挤下台的,是真的吗?”

 

——“你们呐,总想搞大新闻,不要听风就是雨,照搬宅斗文的那一套。”

 

——“对于薛宝钗被封为自媒体第一女王,你支不支持?”

 

——“支持。”绛珠仙子扬起手中丝帕,罥烟眉轻蹙,含露目微张,笑意更深了,轻轻吐出这两个字,步履翩跹而去,渺渺茫茫留下一句,我本仙界女神,入世作这女王何苦来?


作者简介:梁陈超,混不成公知却梦想当伪网红,爱好风花雪月故事的前媒体人,写过各类软文的前地产广告人,现任国际高中迷之微笑教师。虽然擅长放学生一马,但总的来说,主营不是放马,是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