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自媒体人

三表龙门阵 2018-11-15 14:02:04

写在前面:今天本来想 COS 《花千骨》里的长留上仙白子画来着,无奈穿上淘宝买的衣服,效果如题图,长留二流子的既视感。此计划无奈作罢。



吴明是一个自媒体人,专注于科技互联网领域,稿件多见于百度千家、狼嗅、36吨、雷钝网。间或写点软文,赚点碎银子。

中国像吴明这样的自媒体人大概有五万个,不过吴明有一点和他们不同:专注。

怎么个「专注」法呢?他每周都写一篇「京西网」的批评稿件,人们往往称之为「黑稿」。其实在我看来离「黑」还差个十万八千里,毕竟不是赤裸裸的人身攻击,毕竟没有太胡编乱造的内容。可能只是眼界不高、素养不够,导致认知偏差而已。

吴明瘦瘦高高的,绝逼是经常熬夜写稿的原因,看上去总不精神。不过我和他并不是很熟。没和我喝过三次啤酒的都不算熟。有时候会在一些行业会议上碰到他,抽根烟随便聊聊。

我这人直,说话也直,我就问他:「你总写京西的稿子,是有人花钱让你这么干吗?」

他瞪大了眼睛,涨红了脸,我从未见过他如此精神。「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要是那么干,早就该进去了吧!」

气氛有点尴尬,我找个别的话题就岔开了。

过了大概一个月,我突然意识到吴明已经半个月没有「每周一黑」了。我正想找个机会问问他,他却先给我在微信上发了一条消息,约我周末吃饭。我那段时间连轴录节目特别忙,而且和不熟的人吃饭,酒都是苦的,所以就婉拒了他。

过了两天,他又托池建强约我。我也不好再拒绝了。

吃饭的地在望京小腰,一个烧烤店,他先到的,也没别人。他知我爱喝酒,自己先胡乱灌了一瓶勇闯天涯,今天的对谈看来是要触及灵魂喽。

「表哥,我最近出了点事,你别跟任何人说。」

「那你为什么单单要告诉我?」

「因为你靠谱!」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京西网,最近在找我麻烦。关于他们的稿子,发出来就被删,微信客服也不给解释。」

「哦,不一定是删的,也可能是系统抖动。」

「去他妈的抖动吧。不过,这个不是最重要的。京西网的人要告官抓我。」

「你不是说没人花钱让你写吗?你慌什么啊!」

「但他们说我捏造事实,有些数据都是错的,给他们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不至于吧?自媒体嘛,有错的数据和错字很正常啊!错了再改,改了再错,千锤百炼嘛。再说了,你的一些数据什么的都来自于公开报道吧?」

「可是上周,我得罪了京西的老板娘咖啡妹。」

我心里一惊,那篇文章我记得,标题好像叫《京西网日薄西山,靠老板娘刷存在感》,在朋友圈引起的震动还不小呢。

「那你完犊子了!大哥的女人你也敢动。」

「唉。现在他们给了两条路让我选:认罪伏法,或是在亦庄,他们公司附近的一个小黑屋里每天写一篇京西的软文,并通发各大平台。」

「卧槽,也太狠了,这相当于拐卖啊!没名没分的?你准备选哪条路?」

「说是给个京西战略研究部研究专员的名头。表哥,我还有的选吗?」

我已经呆了,仰头一杯啤酒,脑子飞快旋转。

「吴明,写吧。人都是出来卖的。」

「表哥,你也支持我选第二条路?」

我不知道说什么,借口上个厕所,买了单,尿遁而去。

后来,吴明无数次在微信上给我发来诸如:「表哥,在吗?」「清理一下联系人……」「中秋节送你一个祝福……」我都没回应。在行业会议上也再也见不到他了,只是还会在各大网站看到署名为「肖申克」写的《京西强力染指跨境电商》这样的稿子。一看就知道是吴明写的。

听一个朋友说,吴明的稿子得到了老大的认可,指定由他牵头搭了一个写作班子。还听一个朋友说,吴明一个月才四千块钱工资。又听一个朋友说:吴明曾经回家探亲,跟父母说起这个事,一家人抱头痛哭。他爸妈最后劝他:「写违心的稿子确实不快乐,工资又那么少,可京西毕竟是海外上市的大公司,认命吧。」

再后来,吴明的男友来接他,他的写作班子成员依依相送,拿来了各色礼物,一口一个「老师」,充满了对他的尊敬和留恋。一双双充满希望的眼睛盯着他,一声「老师」喊出,同事们嚎啕大哭。吴明再也控制不住,扔下包裹,扑向同事们,迎着初升的太阳,吴明领着同事们又走向简陋的小黑屋。

最近,有个人物专访写的特别好的自媒体叫「逐豹」,听说了吴明的遭遇,深入了解后,写了一篇题为《最美自媒体:差点入狱的他妙笔生花撑起了百亿市值》。

还听说,有部主旋律微电影叫《嫁给小黑屋的男人》,已经开拍了。


你还可以看:

我为什么从中国好声音退赛

知道真相的斯巴达眼泪掉下来


迅猛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