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案,再说一些自媒体人的无知和不负责任

远见时评1 2019-04-14 13:56:36

点击上面“远见时评1”署名,加关注。为防读者失联,建有姐妹号“远见时评(shsp_888”,敬请关注。



 

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界面新闻记者 摄)


  昨天,我发了一篇文章《张扣扣案,再说一些自媒体人的无知和不负责任》,同时发在本人微信公众号、凯迪社区和新浪博客上,结果招致无数人的粗俗谩骂与攻击。


  今天,我专门在凯迪社区与网友进行了长达3、4个小时的交流,发现骂我的人要么说不出任何道理,只是把我当成了政府的代罪羔羊,要么就是拿一些显而易见的不实谣言来说事。与一些较知名的自媒体作者交流,同样发现他们为张扣扣呐喊的理由,居然也全部来自不实的谣言。


  在所有不实谣言中,最理直气壮,传播最为广泛,影响极其恶劣的是下面两个:


  一个是说张扣扣母亲遇害后,打人凶手没有受到任何法律追究;也有说判了8年徒刑,坐了1年就花钱减刑出来了;还有的说是判了7年,花钱减刑4年,只坐了3年就出来了,后来到西安完成了大学学业。当我进一步追问这些传闻的出处时,开始有人嘴硬,说是千真万确,但当我让他们提供原始出处的链接时,最终全都承认只是道听途说的传闻,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支撑。传播这个谎言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证明张扣扣行凶杀人具有正当性,同时还能证明存在司法不公和腐败。


  另一个谣言出自“大白新闻”,流传非常广,影响了许多自媒体人的判断。这个新闻提到被张扣扣杀死的大哥王校军的二弟王富军当时是“两合乡的乡长”,他指使家里几个男人把张扣扣母亲往死里打,还说打死了他负责摆平。可是根据公安机关的通报和媒体报道,死者王校军被杀时是47岁,他三弟王富军就算今年是46岁吧,22年前是24岁,当年做到了乡长职务,县里的乡长跟各局局长平级,都是正科级(除公安局局长是副处长),可就是这个24岁职务做到正科级乡长的人,22年前即可让公检法为他家人徇私枉法,能量大到吓人的地步,22年后的今天还是一个正科级干部。这样稍微动动脑子,一看就是网络不入流的水军编造的谣言,信者无数。


  这两个广为传播的谣言,极大地误导了许多对假新闻缺乏基本的分辨能力,但心地善良的网民——他们又被称为是“巨婴”。


  除了上面这两个影响恶劣的传闻,再就是说张扣扣一家是弱者,被张扣扣杀掉三个男人的王姓一家是村霸。今天界面新闻出了一个独家报道,采访了村里的目击证人和村民,还原了许多真实情况。说白了张扣扣母亲就是一个悍妇、泼妇。邻居是怎么说的呢,“他妈太爱骂人了,她与周边的邻居几乎都吵过架。她死的头一天,还跟他们家对过的一个小伙子吵过架。”“扣扣他妈这个人,就是喜欢跟人耍个赖什么的。举个例子,扣扣他家的房子在外边,他叔叔们的房子在里边,扣扣他妈就可以在中间修道围墙,把人家关在里边,里边的人家只能把厨房或者猪圈那里的墙挖通,再买前边另一户人家的一点地,绕着走。”“扣扣家与王自新家是邻居,扣扣他妈还跟王自新隔壁那一家打过架,之后她就赖到人家家里去,弄个被子往地上一铺,铺上点草,就睡在人家家门口。她说是被人家给打了,弄得这一家没办法在家里住。”


  界面新闻也还原了张扣扣母亲被害时的详细经过,跟法院判决书认定的情节完全一致。


  界面新闻的这个独家报道大家可以百度下找来看看,标题是《【独家】知情人讲述:我所知道的张扣扣杀人案》,链接如下:

https://m.jiemian.com/article/1948579.html


  遗憾的是,在我对所有网友提供可以帮助张扣扣脱罪的谣言一一加以分析、澄清,包括提供了界面新闻的上述报道之后。许多人还是坚持相信上面错误的谣言。


  我理解一般网友的分辨力不足,难免分辨新闻的真假,可是对于一些显而易见的谣言,一些相当有影响力的自媒体人无法分辨真伪,甚至在本人做出澄清之后仍然坚持自己错误的主张,坚持张扣扣的行凶杀人行为具有正当性,这就不是无知来做辩解,只能用极端不负责任和下作来形容了。


  我非常希望昨天在我公众号上留言谩骂的读者朋友们,认真看看界面新闻的这个独家采访报道,然后再做评论。

 



  著作权声明:除非得到本人书面授权,或署名作者:感悟生活”且注明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shsp_888”,禁止将本文全部或部分内容转载至任何其他网络媒体或平面媒体;否则,任何侵权行为可能面对法律的追究。




在变革时代,为真相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