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投影与实物布景的完美结合在这里

火蜥蜴视界观 2020-03-25 15:55:45


William Kentridge

威廉姆·肯特里奇,1955年出生于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是当代最有影响的多媒体艺术家之一。受家庭影响,他年轻时一直寻找着一种方式来表达自己身处种族隔离的特殊历史阶段中的感受。最后,他找到了绘画与戏剧。大学毕业后他开始学习美术,还在艺术基金会教过版画。在1970年代中期,肯特里奇积极投身于电影和戏剧,如今他还兼着画家、编剧、导演、表演、布景师等多种头衔。 

炭笔画


威廉姆·肯特里奇涉足的艺术形式从绘画到雕塑到动画电影,甚至是歌剧,但他一切创作的基础依旧是他那最具个人风格的炭笔画。他坦言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一个人叫做杜米里亚,当时是他老师的创作搭档。一天晚上他去上艺术课,发现这个人正在画大幅的精巧的炭笔画。“他向我揭示了这种创作形式的奥秘,让我看到了炭笔画能变得多么迷人,” 威廉姆·肯特里奇说。他的炭笔画通常都有独立的情节,以一个或数个人物为中心组成系列。为了达到既丰富微妙又不失简洁素朴的风格,他的画面上通常会用油画棒做一些象征性的修饰,例如用一点点红色来反衬灰色,用淡淡的蓝色来象征水。在1987年谈到自己绘画时,他说:“之所以绘画先于文字,是因为作品里的一些东西,在你还不明所以时就已经存在了,我的原则就是让原本不应同时出现的东西并存。”



肯特里奇炭笔画作品

多媒体


肯特里奇去过法国专门学习戏剧,并且在1990年开始了与约翰内斯堡的汉斯普林木偶剧团的合作,肯特里奇把自己的炭笔画投影在大屏幕上,同时演员操纵着一些真人大小的木偶们在屏幕前的舞台上表演。观众不再是画廊和美术馆里的参观者,而是剧场里的体验者,他们的多媒体剧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肯特里奇的作品只有在剧场或是展出的装置作品里,才能得到最完整的体现。银幕上巨大的炭笔画,静止镜头下线条的跳跃与流动,其视觉感受与单看一幅静止的画面完全不同。


肯特里奇多媒体舞台作品


在2009年美国《时代》杂志评选的“世界最具影响力的100人”榜单中,威廉姆·肯特里奇名列其中。只有3位艺术家进入此榜单,另外两位是建筑师夫妇Elizabeth Diller和Richardo Scofidio。他是迄今世界上少数几位能在视觉艺术、电影和舞台戏剧之间游刃有余的艺术家之一。拥有绘画和舞台剧双重专业背景的威廉·肯特里奇,尤其能将暧昧不明、互相矛盾、不确定的情感或情境予以舞台视觉化,用独创的视觉符号与隐喻手法传达复杂交错的讯息。


大师新作


虽然威廉姆·肯特里奇已经60多岁,但是在今年8月的萨尔茨堡艺术节上,我们还是看到了这位艺术生命长青的艺术家的新作品,就是他与女舞美设计师Sabine Theunissen合作呈现的歌剧《沃伊采克》


《沃伊采克》(Wozzeck)是由阿尔班·贝尔格作曲的歌剧,在1914年到1922年之间是基于布希纳的戏剧《Woyzeck》(1837)所作。布希纳于1837年去世,享年24岁,他的作品以片段形式未完成。1879年,小说家卡尔·埃米尔·弗兰佐斯在1879年首次出版了这本书,他误读了布希纳的笔迹,取名为《Wozzeck》,这出戏于1913年在慕尼黑的Residenz Theater举行首演。



25年前,威廉·肯特里奇第一次与布奇纳的戏剧《沃伊采克》相遇,他所定义的是“毫无疑问的,它在上个世纪是伟大的歌剧之一。”肯特里奇认为,Wozzeck是20世纪的象征。在这些作品中,整个歌剧都是用拼凑在一起的片段拼凑成的。从结构上看,与传统歌剧的长场景相比,这是一种非常不同的制作歌剧的方式,肯特里奇说。这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另一部讽刺性代表作有相似之处,那就是卡尔·克劳斯的《最后的人类时代》,其中拼贴、讽刺,以及军队文化对人们所做的特别暴力的形象都清晰可见。



在歌剧中,士兵沃伊采克的许多想象中的世界是在火中,火从天上降下来,大地是中空的,大地上到处都是被斩首的头颅。布希纳在19世纪30年代所写的景象会在80年后成为现实,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照片所看到的那样:巨大的爆炸,人们在战场上迷失了。肯特里奇将这些图景转化为一系列的木炭画,投射在舞台上。在他的画作中,木炭的丰富、颗粒状的纹理唤起了一些元素,如灰尘、浓烟、云雾、泥土、爆炸,都描绘了战争的背景。”


肯特里奇的创作


这部戏的布景是细节、色彩、节奏和对比的精细结果。布景由两个主要部分组成:一个是“全景”("Landscape“),一个是“岛”("Island"),也可以说是多媒体部分和实景部分。这两个部分具有不同的叙述和唤起功能。


Sabine Theunissen舞台模型


1
The Landscape


布景中的这个部分主要依靠投影来完成,用来表现人物的内在幻想、痴迷、恐惧、噩梦和回忆。同时也用来展示场景的叙事。所有传达都通过威廉·肯特里奇的木炭画背景通过互动视频投影投射出来,这些木炭画通过拼接技术所营造出纸张和书的页面拼凑的视觉效果。


“拼凑”的纸张模型


2
The Island


在士兵沃伊采克的脑海中,战争对他的影响是不可泯灭的,因此舞台的这一部分有不稳定的堆放平台、木板道、墙壁等。“在舞台中央的那个‘岛’,周围的大背景和曲折的木板道都是我们舞台词汇的基础”,舞美设计师Sabine Theunissen说。


“木板道和这个不稳定的平台所构成的‘岛’,实际上代表了战壕中的危险和神秘的地下世界。在这个岛上,Wozzeck被困在他的世界里,在他的偏执中。这个角色的精神状态是由他的次等、羞辱和痛苦引起的,但我们不能忽视导致他恐惧的战争背景。对周围事物的恐惧以及如何应对;“内部”和“外围”之间的界限,以及它与精神疾病的通透性,是我们用来构建空间的关键之一。”



形成这个“岛”的物体都是实物,诸如椅子、橱柜、楼梯、灯具、门等家居元素。这些物体都是真实的物体,在城市和生活的每个角落都有。他们有自己的历史、质地、色彩和损害,这些都是不可能复制或伪造的。在某种程度上,将它们迁移到舞台上这一过程赋予了场景一种真实的色彩。





点击最下方的“阅读原文”

有一条做设计和视觉的你最不能错过的消息!



上周精选

回复红色关键词或点击下方蓝色字体直接跳转至文章。


你是否见过如此景深的舞台空间?

舞美大师Stefano Poda新作 一个禁锢的舞台空间

谁说房子必须那么一本正经?

是星际驱逐舰还是折纸飞机?你看了才知道

当代戏剧的舞美是这么做的(第49期)

回复关键词【1】| 外国戏剧的舞美是这么做的

回复关键词【2】| 外国戏剧的舞美是这么做的(第2期)

.........

以此类推

进入“火蜥蜴视觉策划”官方账号,点击【艺术资讯】中的“外国舞美”获取全部资料

关注我吧!我们一起分享不同的视界


点击屏幕右上方,可将本文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