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络服侍:从博客到新媒体

福音时报 2019-04-14 15:49:10

想写一点东西,但没有想好主题,思想之时,无意间打开了早已丢掷一边的博客,那曾经是自己在互联网上,传福音的第一个家。在那里我结实了一些爱好文学的朋友,还有一些是主内的弟兄姊妹。虽然连真实的姓名都不知道,但因共同的信仰,一句“主内平安”的问候,或一句弟兄的称呼,便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

那是在改革开放初期,那时我们都很单纯,或许也不懂得什么神学,所以也没有人会问你是哪门哪派的,大家讲的就是耶稣的大爱,也写了一些有关信仰的文章,或投给一些网站,或留在博客给凡来到博客的人看。那时巴不得有留言的人,好给他们介绍福音,然而常常遭到拒绝,有时反而会遇到一些持有不同信仰的人,反过来劝我们放弃这些。

有一位老者,曾经给我连发六封私信,语重心长地说道,“像你这么大年龄正是干事业的时候,不要把经历都用在这些事情上,当你事业有成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只有人民才是上帝。”

这是温柔的人,也有很粗鲁的人,说一些难听的话,骂你是忘记祖宗的逆子。总而言之,在互联网上传福音的确不容易。

后来有了很多新的媒体,我便不再写博客了。时间一长,也就想不起来再登录了。今天无意中点击了一下博客,输入了一下模糊的密码,居然登录了。打开消息栏,发现有几个好友的留言,心中不免有些感到亏欠。于是便分别到好友的博客去看一看。没有想到那些好友的博客,最短的时间也已经有快一年没有更新了,有的甚至三四年就断更了。其中有一位老弟兄在最后的一篇留言里写道:

“我有病住院已经半年多了,今天上了博客,先到几个好友的博客看一看,发现他们的博客也已经不再更新了,我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他们停下的原因也和我一样,是生病了。”

不知为何,短短的几句话,居然触及到我心里最柔弱之处。鼻子一酸,眼泪几乎要落下来。

他是一位老者,也是主内的一位老弟兄,在某文学社作编辑。他在我的文章下点过赞,博客自动提示,可以关注对方或加他为好友,就这样我们结识了。

他曾鼓励过我,也曾安慰我。记得有一次我要停下传福音,原因是一位牧者居然嘲笑我的所做,让我很是受伤害。他得知了情况后特别生气,他对我说:“兄弟!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是牧师还是长老或是传道人都不用听他的,我们做得没错,你要好好地读圣经,我建议你买一个圣经播放器,没有事的时候要一遍一遍地反复地听,要记住神的话,不用理会人的话。”

虽然他因我的遭遇动了情感,话有些激进,但确实给了我极大的安慰。如今看到他希望我们都是因为有病而不再传福音,可见他是不愿意面对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因为有病可以有痊愈的时候,如果一个人的希望破灭了,那就真的没有救了。

虽然现在是自媒体时代,有很多牧者或团体开办了很多网站或微信公众号,但几乎都是针对信主的群体,那种完全面向社会的基督教平台几乎是没有。这是我们基督教里的一个缺欠。

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缺欠?我想有以下几种原因。

1、无论是做网站还是开微信公众号,如果关注度上不去,你在经营上就会很难。特别是做主内媒体,如果不做到有影响力会更难。办福音微信公众号费用少些,若办网站就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是一笔高昂的费用,这些费用来源主要是靠基督徒们的赞赏和极少的广告费,如果要是办一个面向社会的基督徒网站或微信号,这些收入基本会没有。因为面向社会的人群,文章要求故事性强,不能是完全说教似的文章。这类文章偏向文学作品,但又要有别于大众所喜爱的作品,终归我们的信仰是圣洁的,不能有污秽不堪的情节。这类作品被基督徒视为没有什么价值,所以也不会得到基督教团体或个人的支持,没有经营资金无法生存下去,是造成基督教没有针对社会的媒体的主要原因。

2、有些基督教领袖的思想观念,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小民思想仍然存在。我不知道现今基督教领袖常用APP的到底有多少,相信五十岁以上的人很少用,不经常用的就不会知道,这些应用软件已经带来了一个新的时代。而基督教中有影响力的人,大多是一些年过半百以上的人,因不懂或不用APP带来的方便快捷,所以对互联网的宣教事工根本不重视,甚至有些教会领袖贬低、讽刺参与互联网圣工的信徒。还有一些教会领袖不想大局只顾小家。说什么“互联网传福音信了,也不一定都到哪里去了。”这些观念、认识如果我们还不改变,我们不仅真的out了,而且还严重地制约了基督教的整个发展。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3、热心于互联网福音事业的人,因得不到支持与理解便打消了积极性。这就是文章开头老弟兄担心的事情。有一位基督徒说道:“我们几位身体缺陷的基督徒,自掏腰包办有福音网站和公众号,投放广告有人指责,设置赞赏也有人指责,前段时间还被某“主内打假”人士攻击,通过对话没看出它有多属灵多正义,倒是充满了嫉妒的气焰,它给你扣帽,你不辩解,它说你默认了,你辩解,它说你终于露出本相了。”

这种现象在基督教里已经是见惯不怪了。笔者亲自见过某牧师嘲笑在互联网上传福音的信徒,让人回忆起来,现在仍感到心酸。有一位作者在文章中写道:“我们举步维艰地在网络世界,在文化界发出微弱的声音,如同一叶孤舟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飘荡,如同受伤的孩子在旷野蹒跚,我们需要的是理解,支持……

如今那些在互联网上以文字事工,面向社会传福音的基督徒,有极少部分人(包括本人)成为主内媒体的自由撰稿人,有很大一部分人已经放弃了昔日自己的追求。

思想起这些,心痛!实在是愧对主,愧对祂的爱。今天无意间写了此文,再次提醒大家:如果失去了针对社会的网络福音,我们将会失去那些依赖网络生存的90后的灵魂。这不是危言耸听!

注:作者系辽宁一名基督徒,观点供读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