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跃:网络自媒体的性别歧视现象

针线盒 2019-12-01 14:08:05


对国内的很多人而言,网络自媒体微博微信已经成了人们日常生活中获取信息和互动交流的主要渠道,而语言文字作为输出兴趣喜好,时事观点,价值理念的主要媒介,因为公开性和互动性,它们不仅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作用,同时也影响作用着人们对现实世界的认知,并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在实体现实中将产生的行为,以及现实结果。在中国大陆性别意识还处于初期阶段,极其薄弱的情况下,网络媒体的广告营销,门户网站,新闻客户端,自媒体当中普遍存在的性别歧视现象,这些都直接影响着社会大众对于女性的认知,还影响着女性对自我的认知,以及自我的价值取向。而这篇文章我主要着笔的是自媒体当中存在的性别歧视现象,由此划定了范畴后,才以便于更好的付诸笔墨。


自媒体相对于其他媒体更为便捷的互动性和随机性,带给了人们更为即时,快捷的交流,和信息传播,而其中涌现出的性别歧视现象却常常的被人们熟视无睹。传播当中的社会热点,时事政治在很大程度上调动起了人们的忧患意识和家国情怀,在这其中有相当数量的“热血斗士”“文人骚客”们喜好使用强化女人的性特征,将其情色化的图片,作为传播媒介以负载其言说的观点,为其观点添彩助力,增添情趣,用以调侃,戏谑,批判国家政治,社会黑暗面,负现象。这种畸形的网络传播现象,其中不乏一些女人也乐在其中的传播,她们浑然不觉这些拿女人来娱乐取乐的行为是对整个女性群体的歧视和冒犯。而在这样的传播观看中,享有道德特权的男性欲望通过观看来完成对客体的隐形定位,并以此定位扭曲和虚化掉女性群体本身的丰富性和复合性,把女人简化为阴户,乳房,臀部这些局部,以此女性形象误导社会大众对女性的价值认知,并对她们的自我认知方面造成困扰。而这样的舆论传播方式能够在这国大行其道,畅行无阻,也可以算是一道网络景观了吧。


在一些公共话题的讨论中,由于观点和立场的不同,产生口角之争时,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当对方是女人时,他们会赤裸裸的利用文化语言里给他们提供的方便,以性攻击的方式去污名对方(而明显的我们的语言造字缺乏相对应的平衡,性别偏袒和权力不均衡由此尽显);当对方是男人(或公权力)时,对方的家庭女眷于是成了最大的软肋,以“三字经”为主的性攻击,用生殖器替代大脑,来释放内心的压抑,焦虑和恐惧,证明自己的阳刚气质。这种由于语言匮乏而侧生出的急攻击方式,俨然不顾及语言逻辑背后隐藏的巨大漏洞,而普遍的被一些人作为自已的常规性武器来使用,这国的国民在文化传承发展方面没有多少创造力,但在粗鄙和粗俗方面倒是能够各显其能。而这种语言(性别)暴力分分钟的塑造着人们的性别观念,影响人们的现实行为。现代文明社会,语言能够体现一个人最基本的教养和水平,也是公共道德的一部分,当一个国家的女人们得到尊重的时候,这国的男人们才可能会得到尊重,得到信任。


在这国历次的反腐活动,每一个贪官的揭露或落马总是能够在网络上掀起一次次的全民大狂欢,性反腐成为政治角力中的必备手段,贪官背后的女人(小三,明星)激发起全民充分的性想象,并被广泛的“游街”示众,作为“物证”给呈现在公众面前,被公众审视,整个社会都无视了她们作为同等的人格和尊严的人的存在。一些人五味杂陈的一至将火力指向那些背后的女人,满满的性资源被霸占后的羡慕嫉妒恨,全然不顾在权力的铁蹄下(大多数的)她们都只能被动接受,而没有选择的权利;在权力的肆意扩张下她们是牺牲品,是受害者,直至最后成为政治斗争和打击高官的工具这一现实。这国长久以来,无论权贵们还是社会大众都把女人当作待分配的性资源(财富与能力的象征物),并在意识形态方面赋予她们负载国泰民安的道德意义。很少有人关心她们是否有被公平公正的对待,即便是在追求“民主人权自由”群体里,她们的权利也是被淡化,切割在外围,一个残缺的“人权”概念,即使未来民主成功了,我们又如何能期望着中国的未来能否成为一个现代文明的国家,这样的“民主人权自由”又能走多远? 


在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女性在觉醒在进步,作为占据人类人口一半数量的女性,在追求“民主人权自由”的路途中,她们的力量是不容忽视,不能低估的。男性们不能口口声声“民主人权自由”,暗地里却又抱着性别特权不放手,女权和人权需要提到同等的日程表议程上,要消除愚昧和蛮荒,要拆墙,有必要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开始。虽然一时当中,我们未必能完全做到,但至少我们有这种意识愿景,在这当中,有些女人也会有让人差强人意的地方,但我们没必要像“与鸽下棋”里的那只鸽子一样,扫翻所有的棋子,理性客观的思想交锋和辨论会有利于更多的彼此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