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中央媒体聚焦陇南,为咱们这项工作叫好!

陇南发布 2018-12-06 07:06:48

  近日,陇南又在《经济日报》、人民网、中新网上“刷脸”啦!这些中央主流媒体对陇南打造乡村大数据平台的做法作出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

  下面,就让我们一同看看~


经济日报

甘肃陇南建设“乡村大数据”系统

——“高大上”科技变身农民“掌中宝”

针对农村青壮年“不在村里在群里”的特点以及传统的管理方式“够不着、管不好”等问题,甘肃陇南2017年7月正式开发上线“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该系统把宣传、基层党建、综治维稳、民族宗教、群团、扶贫、民生等职能下延到每一个村和70%以上的家庭,使广大农民的生产生活都从中获益

“以前办个事情,费时费力,有时还要看‘脸色’。现在好了,通过‘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好多事自己就能搞定。”自“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上线运行以来,甘肃陇南市康县城关镇冯家峡村村民冯宝贤亲眼见证了村民们从认证进平台、到活跃在平台、再到有事找平台的全过程,也切身感受到了系统带来的便利。

“村上自来水出现问题,村民们通过平台‘领导信箱’写信反映,及时得到回复解决;村里的好人好事通过平台发布,形成了村民们相互学习的良好氛围;村里的土特产、用工信息等在平台发布,为村民们提供了了解信息、增加收入的新渠道……”

通过“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受益的不仅是冯家峡村的村民。这个系统设置1个陇南市市级门户、9个县级门户、199个镇(街道)级门户、3288个村(社区)级门户,相当于一次性为全市的县区、乡镇、村(社区)都建立了移动互联网门户,把宣传、基层党建、综治维稳、民族宗教、群团、扶贫、民生等职能下延到每一个村和70%以上的家庭,使广大农民的生产生活都能受益。

据了解,从2017年7月底试点开始至今,陇南全市已有70多万人认证运用“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大数据”不再遥远神秘,“高大上”的科技已成为服务陇南乡村发展的“掌中宝”。


挖掘“互联网+”运用新领域

提升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能力,推进乡村社会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

陇南市武都区鱼龙镇瓦房村村民在进行“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认证。 肖 红 摄

2013年,陇南市委、市政府把发展电子商务作为发展战略突破之首,在全市强力推动。之后,电商在陇南迅速崛起,并以令人想象不到的速度创造各种奇迹:荣获“2015中国消除贫困创新奖”、被命名为全国唯一的“电商扶贫示范市”,被确定为第三批创建“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城市”。

陇南分享了互联网“红利”,成为时代的受益者。

市委书记孙雪涛告诉记者,“大数据是大战略、大机遇、大红利,是推进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手段。新形势下,如何应对大数据的异军突起,让大数据为我所用,为大家所用,必须深入研究,必须全面部署,必须各级联动。”调研、分析、探讨,陇南市委、市政府立足当地实际,积极寻找突破口。

陇南的城市化率只有30.2%,将近70%的人口是农民,当前大量农民外出务工,青壮年呈现出“不在村里在群里”的特点;农村生产生活方式急剧变迁,人口快速流动,传统的管理方式出现了“够不着、管不好”等问题;陇南贫困面大,农村信息闭塞也是造成贫困的重要因素等等,如何结合实际,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基于种种考量,借助发展电子商务的经验,陇南形成了开发“乡村大数据”建设的基本思路。

“开发‘陇南乡村大数据’,是提升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能力,推进乡村社会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探索实践。”陇南市委宣传部长李兴华说。


让大数据“接地气”

推动大数据与群众衣食住行、日常生活等相融合

打开“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精准扶贫、基层党建、办事指南、乡村微店、本地服务、地方特产、领导信箱、法律服务、农技交流以及各县区板块等清晰明了。

“系统上线以来,我们已接收并回复了10多条法律援助信息。”陇南市成县司法局“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管理员王京告诉记者,目前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通过“法律服务”栏目咨询办事。

“系统整合了成县法律援助中心和甘肃同谷律师事务所等众多部门资源,村民有法律难题不用出家门,通过系统就可以得到回复。”王京说。

“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从自上而下提供政策信息和服务、自下而上收集掌握社情民意、横向贯通提升村民自治能力三个维度,打造网上政策传播、宣传引导、便民服务、民意收集、舆情分析、村民自治、群众监督、留住乡愁、产品推介9个平台。

“‘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使‘高大上’的大数据技术‘接地气’,推动大数据与群众衣食住行、日常生活等相融合,在润物无声中实现开发初衷。”陇南市信息化办公室主任陈俊说,通过系统,陇南各级政府部门打破信息壁垒、提升服务效率,让百姓少跑腿、信息多跑路,解决办事难、办事慢、办事繁的问题。同时“破”掉部门间各自为政的条条框框,建立数据互联互通、充分共享的新体系。


有事找系统渐成新风尚

陇南农村群众切实感受到了“大数据”带来的便利,有事找大数据系统逐渐成为新风尚

陇南市徽县干部进村入户帮助村民使用大数据系统。 (资料图片)

对康县王坝镇左家庄村驻村干部段清来说,当前除了自身负责的各项工作外,时刻关注村民们学习使用“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也成了一项日常工作。

“相当于建设了一个‘网上村庄’,村民们在上面交流、学习,村干部也会把村上最新开展的各项工作发在里面。”段清说,目前,左家庄村128户已有178人注册认证。

从2017年7月“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正式开发上线,陇南市按照每户至少一人确定认证的目标,组织乡村干部进村入户,手把手指导群众认证使用。

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全市认证用户达到70.9万多人,占总人口的25%,覆盖70%以上家庭,有智能手机的家庭基本实现了全覆盖。访客数达到454万多人次,每天产生的信息量在10G以上,运行非常活跃。

“我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在乡村大数据平台上传了自家鸡蛋、松花蛋等产品的信息,没想到很快就有人打电话来咨询。”

王小芸是成县小川镇小川村养殖大户,几天前,她通过“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卖出鸡蛋2000余斤。“以前都是我跑里跑外联系买家,现在好了,通过这个平台的宣传展示,变成了买家主动找我。”王小芸说。

能用、好用、实用是村民们运用“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的一致反映。系统在提升乡村社会治理能力、促进乡村振兴等方面的作用也逐步发挥出来。

陇南农村群众切身感受到了“大数据”带来的便利,认证在系统、活跃在系统、有事找系统逐渐成为一种新风尚。

(记者/李琛奇  通讯员/韩县银


人民网

“陇南乡村大数据”

让群众既省时间又省钱

“没托熟人,也没到处打电话,进城半天就把手续办完了。”陇南市两当县金洞乡的村民杨耀武兴奋地说。原来,他要给孩子办正式休学手续,却不知如何办理。有人建议他在“陇南乡村大数据”的“办事指南”栏目中查一下,他一查还真找到了。指南中既有简要的说明和流程图,又有受理单位的地址和电话,简明扼要、一看就懂。

除了就学信息,还有医疗报销、就业、民政救灾、宅基地审批、低保申报等办事流程都可以在“陇南乡村大数据”上找到。自去年7月上线以来,该系统为当地群众省了不少事儿。村民们兴奋地议论说,以前办事不来回跑个两三趟基本是解决不了的,现在只要动动手指就行了,既省时间又省钱。


大数据触手可及

“陇南乡村大数据”是陇南市针对农村生产生活方式急剧变迁、人口快速流动的现状,自主创新开发的一个网上“资讯+政务”大数据平台,旨在为当地群众的生活提供更便捷的服务。

享受到这种便利的当然不止金洞乡。系统设置了1个陇南市市级门户、9个县(区)级门户、199个镇(街道)级门户、3288个村(社区)级门户,确保让陇南的绝大多数人口都能享受到“互联网+政务服务”带来的便利。

该系统以康县等县区为试点,层层推进,现已覆盖陇南70%以上家庭。截至2017年12月31日,系统认证用户达到70.9万人,占总人口的25%,访客数达到454万人,“陇南发布”政务微信订阅用户现已超过59.6万人。“陇南乡村大数据”运行到今天,已经形成包括政策传播、便民服务、舆情分析、群众监督等在内的9个平台,当地群众大事小事找平台,“大数据时代”不再遥不可及。


干群沟通不费事

徽县栗川镇龙洞村地处南部山区,交通不便,人口分散。尤其是三社和四社村民因地理位置偏僻、政策掌握不全面等各种原因,致使全村养老保险和合作医疗“两费”收缴推进缓慢。自“陇南乡村大数据”投入使用以来,“村务公开”栏目陆续发布有关“两费收缴”的消息以及政策解读内容,真正让村民认识到了缴“两费”对于解决看病难、看病贵以及养老等问题的重要性,打消了村民的顾虑,顺利完成了缴费工作任务。

康县冯家峡村气候干旱,加上管道老化的原因,村里的自来水时有时无,给村民生活带来极大不便。村民冯胜贤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在“领导信箱”栏目给县领导留言,反映了该村自来水的问题,很快就收到了回复。不久,有关单位对水源地和供水管道进行了检查和修复,自来水又通了。


文明建设成常态

文明建设一直是乡村治理的重要一环。为加强文明建设,陇南各地干部群众想了不少办法,但是长期以来收效有限。为此,“乡村大数据”专门设置了“好人好事”栏目,一个村子的好人好事一经平台传播,就会成为全县甚至全市的美谈。通过榜样带动和相互对照,人们发现精神文明建设就在身边,从而互相带动鼓励争做好事,形成了良好民风,“人人事事时时崇尚文明”不再可望而不可及。

通过“乡村大数据”,陇南政务工作真正实现了“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顺利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加快了实现乡村治理现代化的步伐。下一步,陇南市将根据用户体验反馈和群众实际需求,持续调整优化系统设置,提升乡村大数据平台的服务功能,让每一位群众分享大数据时代的便利生活。

(记者/刘海天)


人民网

大数据照亮陇南扶贫路

陇南地处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和秦巴山区交汇处,地形复杂,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因此,陇南特色农产品一度是“种得好、养得好,就是卖不好”。

去年,陇南下寨村顺合果仁加工有限责任公司依托“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的“地方特产”和“微店”栏目,终于让自己的松子、核桃顺利地“走出去”变成了收入。公司预计今年的年产值将突破6000万元、净收入达到1000万元,可以帮助下寨村107名贫困村民人均稳定增收1000余元。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促进了陇南的大数据建设工作。陇南市创新利用“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以信息流带动当地农村的人流、物流、技术流、资金流,建成了“网上村庄”,为群众打开了互联网的产业窗口,照亮了陇南的扶贫路。


解读扶贫政策 监督扶贫效果

陇南市是一个劳务输出大市,外出打工者对精准扶贫政策,特别是贫困户的纳入和退出政策不是特别了解。一些村民误以为贫困户名单是村、社干部拍脑袋想出来的,意见很大。虽然镇、村干部通过多种方式进行宣传讲解,但是收效并不理想。“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运用推广后,市县和相关部门通过在“精准扶贫”栏目发布各类扶贫政策并进行详细解读,有效化解了群众疑虑。

按照陇南精准扶贫工作的安排,各级党员干部和贫困户一对一结对子,帮扶贫困户脱贫致富。但是由于人员变动频繁,一直存在帮扶人不了解帮扶对象等现象,严重影响结对帮扶政策的落实。现在,“陇南乡村大数据”的“精准扶贫”栏目实现了社会帮扶查询功能,干部群众只要输入自己的姓名就能查到“我在帮助谁”、“谁在帮助我”等内容,还能查询到甘肃省帮扶单位在陇南市各地对应的帮扶人。这不仅加强了帮扶人和帮扶对象的联系,而且将帮扶责任人置于社会监督下,有力地提高了政策透明度。


传播先进技术 交流致富经验

常言道:要想富,先修路。怎么让村民搭上互联网这条高速路呢?“陇南乡村大数据”通过链接中国农业网的农技百科、致富经,为群众搭建了一个学习和交流农业实用技术、致富经验的平台。

康县长坝镇刘沟村认证村民“翠花”在系统上寻求夏季花椒防虫的经验,一经发出,广大用户纷纷留言回复。农技专家“天道酬勤”第一时间进行了回复,提出了2条具体的防虫措施,还对夏季其他常见病防治进行了详细讲解;其他“认证村民”和“游客”也都积极出谋划策,共回复了20多条有参考价值的留言。“翠花”按照大家提出的建议和办法,及时解决了自家花椒树的虫害问题,保证了花椒的产量。

机械化生产的便捷性是众所周知的,如何将机械生产和传统的中药材采挖结合起来?宕昌县拉沙村村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2017年11月,当地利用“乡村大数据”平台直播了机械采挖中药材的现场演示会,使当地中药材种植户颇受启发,纷纷转变传统人工采挖方式为机器采挖,极大地提高了生产率。


搜集市场信息 实现产销对接

“我的销售渠道又多了。‘陇南乡村大数据’真是一个为民服务、非常有用的平台。”益禾源商贸有限公司的张新云说。

张新云在武都区汉王镇罗寨村开了一家主营“枣夹核桃仁”的公司,但苦于没销路,迟迟不能打开市场。自“陇南乡村大数据”推广使用以来,他第一时间进行了村民认证,把自己的产品“枣夹核桃仁”上传到“地方特产”栏目,很快引起了关注,生意越做越红火。

 徽县虞关乡仁山村盛产猪苓等中药材,但是因为信息闭塞,村民对市场价格波动很难把握,好东西却卖不了好价格,严重影响了村民的生产积极性。“陇南乡村大数据”上线以来,当地药农终于找到了与市场的接轨点。村民“清风徐来张”在“农技交流”栏目“中药材频道”发布了一条咨询猪苓行情的信息,不仅收到了回复,还有一些买主主动找上门来。比起往年,2017年他的中药材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0%左右,增加收入1万余元。

除了这些“地方特产”栏目,系统还专门开设了“微店”栏目,鼓励群众开办微店,推销本地特产。从去年7月系统创建至去年年底,“陇南乡村大数据”认证用户达到70.9万人,占总人口的25%,覆盖70%以上家庭,共开通了567家“乡村微店”。

关于未来陇南大数据扶贫的发展方向,陇南市委书记孙雪涛指出,不仅要将电子商务和推销农特产品挂钩,更要着力培育一批有特色的“网红产品”,增强当地农特产品的市场竞争力,更有效地增加农民收入。

(记者/刘海天 实习生/刘娜)


中新网

甘肃陇南建“网上村庄“

在外村民可随时回“村”看看

“以前办事解决问题,需要跑这跑那,既费时又费力,现在好了,通过‘大数据’系统,很快就能搞定。”冯宝贤是甘肃陇南市康县城关镇冯家峡村村民,自“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上线运行以来,他亲眼见证了村民们从认证进平台、到活跃在平台、再到有事找平台的全过程,也切身感受到了系统带来的便利。

陇南市地处甘肃、陕西、四川三省的结合部,既是一个生态良好、资源丰富、特色农产品较多的地方,也是一个条件艰苦、发展滞后、民众生产生活艰苦困难的地方。

对于农村地区“村民不在村里在群里”等新特点,陇南市开发了“乡村大数据”系统,并与2017年7月上线。任晨辉 摄

对于农村地区“村民不在村里在群里”等新特点,陇南市开发了“乡村大数据”系统,并与2017年7月上线。该系统为陇南所有的村建立了移动互联网门户,建成“网上村庄”,把宣传、基层党建、扶贫、民生等职能下延到每一个村和70%以上的家庭,有智能手机的家庭基本实现了全覆盖。截至2017年12月31日,认证用户达70.9万多人,访客数达到454万多人。

据了解,陇南“乡村大数据”围绕从自上而下、提供政策信息和服务,自下而上、收集掌握社情民意,横向贯通、提升村民自治能力三个维度,致力打造网上政策传播、宣传引导、便民服务、民意收集、舆情分析、村民自治、群众监督、留住乡愁、产品推介等九个体平台。

通过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认证的村民们只要动动手指,就能享受系统各个平台提供的各种服务。

针对大量青壮年农民外出务工的实际情况,“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设置了“村聊”等栏目,使得外出务工、在外工作的村民都可以随时回“村”看看,随时掌握村里事务,了解和参与村里公共事务,保持与家乡与同村村民之间的密切联系,构筑了留得住乡愁的网上家园。

“相当于建设了一个‘网上村庄’,村民们交流在上面,村干部将村上最新开展的各项工作发在里面,想要了解村上的日常,登录系统看看就知道了。”康县王坝镇左家庄村驻村干部段清说。

图为陇南市“乡村大数据”系统的地方特产版块。任晨辉 摄

信息闭塞是造成贫困的一个重要原因。陇南建成的“网上村庄”,给农民打开互联网窗口,让他们在潜移默化中接受更多信息,开阔视野和眼界。同时可以持续推进移风易俗,促进乡风文明;可以通过电商营销、宣传乡村旅游,推动农产品销售,帮助农民增收,促进乡村振兴。

“我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在乡村大数据平台上传了自家鸡蛋、松花蛋等产品的信息,没想到很快就有人打电话来咨询。”王小芸是成县小川镇小川村养殖大户。几天前,通过“陇南乡村大数据”系统“地方特产”栏目,她卖出了鸡蛋2000余斤价值近万元。

“以前都是我跑里跑外联系卖家,现在好了,通过这个平台的宣传展示,变成了买家主动找我。”王小芸笑道。

由点到面,惠及全民。陇南市农村民众切身感受到了“大数据”带来的便利。村民认证在平台、活跃在平台、有事找平台逐渐成为一种新风尚。

下一步,陇南市将按照使用更简便、内容更丰富、功能更实用的要求,根据用户体验反馈和民众实际需求,不断调整优化系统设置,提升系统的服务功能,健全完善长效运行机制,确保该系统充分发挥作用。

(记者/杜萍)

(来源于经济日报 人民网 中新网)


监制:苗树超    责编:刘   琼

编辑:袁媛远    校审:杨建芳


我们致力于让更多的朋友喜欢和了解陇南,如果您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更好的素材,请联系我们……

E-Mail:lnfbwx@163.com

新浪、腾讯、搜狐、网易微博:@陇南发布

我们的微信号:lnfb_2202398981

感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