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川,自媒体人得先学会做人

诗宜章吟 2019-06-28 18:51:31

今日一大早,微信群里就被一篇来自《上海房地产观察》公众号的文章激起千层浪。


文章里对上海禹洲地产近期的开盘情况大肆抨击,将所有责任归诸于营销团队及负责人的能力缺失。评论区也是众说纷纭,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老章心里是相当愤慨的,一是因为该自媒体博主(后文中将直名“项川”)采用大段强烈导向性的文字将楼盘的呈现成果,归结于营销团队的无能,作为一个资深从业者,我为地产营销人抱不平二是文中大肆采用地域性歧视,用近乎污蔑的语言、蔑视的眼光在抨击苏州地产从业者以及去外地操盘的上海地产从业者。


地产营销人的不易,业内人士心知肚明。

开发商作为地产行业的商户单位,在商言商,亦是以盈利为结果导向。营销作为大多数房地产开发企业的流程闭环之处,的承载着企业盈利及现金回流的重大职责,往往也就被顶在风口浪尖,常常听见某某地产营销总因楼盘销售情况不佳,离职而去。

但销售不佳,真的全是营销的责任吗?老章之前的文章里也说过,地产项目的成败,取决的六个字“取势、明道、优术”。开发企业用什么价格、在什么区域、拿的什么性质的土地、做什么样的产品,做什么推广、卖什么样的价格、卖给什么样的客户。其中营销团队充其量对客群推广及价格有一定程度的决定权而已,请注意,是一定程度!何况,还有政策的大环境,对销售成果更是起到根本性的决定作用。

营销总之殇,十有八九,非战之罪!!!


好,回归正题,禹洲营销总黄万松先生,在操盘能力上究竟如何?苏州的市场和上海的市场差异性,是否是人力非能弥补之鸿沟。老章和黄总不熟,素未谋面,都在一个地产营销群中,几乎没聊过天。但我又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故而去查阅了一下往年的营销数据及行业新闻。

所幸老章之前写过的报告里面有在黄总任职期间对龙湖所在板块产品的研究分析。截图上来一观。

结合市场数据,不难看出,在2014-2015年期间,黄总操盘的龙湖项目,在区域内已经能做到让对手去规避性设计产品的程度了。

那么,上海与苏州的城市壁垒,有项川所说的那么有若鸿沟吗?老章在此先不评论项川对于上海市场的那种莫名的优越感。事实上,整个房地产从业市场,人员的城市间流动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有个人对于开发商品牌的选择,有公司内部的战略安排。这个现象在沪宁线上是再普遍不过了。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营销方式差异性确实存在,但也万变不离其宗,还是基于对客群需求的判断,对产品推广及价格的定位。一个资深的营销总,充其量花个一个月的时间,即能适应相应的升降维攻击模式。老章根据自己从业十余年的职业能力,我个人认为,凭借在苏州拿过销冠、同时也被龙湖所认可的黄总,又曾经在上海市场经历过风雨,项川此言,是针对人而非事了。何况看看文章下面的评论,大多也是针对房屋质量以及对开发商品牌的不满,还有部分评论,有托的嫌疑。



如果事仅至此,本文就应以《为营销总的阶段性失利鸣不平》为题而言尽于此了。

然而5分钟后,同样来自微信的一张截图,彻底的让老章愤怒的几乎失去理智。

嗯,老章前面写的几乎都可以说是废话了,黄总何须正名?项川应被提审才是!!!

在媒体面前,开发商本身就是弱势群体,老章此前在开发商做营销总的时候,亦因为在推广预算里一些没有什么推广效果的费用报批,大费唇舌向公司解释。地产营销人们私下将其曰之为“保护费”,买个平安而已,肯定是不会多投,营销费用毕竟有限,但若是完全不投。。。须知广告传播弱,但负面新闻,市井之间还是一直热衷于津津乐道的呀。

行文至此,微信上还一直收到地产人们对项川过往履历的扒底。那些我不想多言,只是感慨一句,也许没节操没底线也会成为一种行为惯性。老章只想问项川几句话。

1、你是把自媒体当成绑架勒索的刀刃了吗?作为公众媒体,你的职业道德何存?

2、你是把看你自媒体的粉丝们,当成可以被你愚弄,被你煽动起来的群体武器了吗?这与邪教何异?

3、保护费是潜规则的一部分,点到即止,相安无事即可,禹洲之前已经和你有过合作,你是贪心不足、就妄顾法律了吗?这于强盗何异?

4、全国上下团结一致缔造和谐社会,高唱地区、民族大一统之际。你公然挑起苏州、上海两地的地域歧视,居心何在?岂不闻足球解说员周亮之先例乎?


项川者,牢狱不远矣。


the end

            弘扬行业正气,净化自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