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政务新媒体不仅仅是媒体,更是服务平台

法治潢川V 2019-04-14 12:38:30


导语

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新媒体快速发展,以及新媒体的传播力、影响力和覆盖面日趋增强的大背景下,2018年4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2018年政务公开工作要点》(国办发〔2018〕23号,以下简称“要点”),对涉及到“微博”相关的加强政务公开、政策解读、政务舆情回应和政务新媒体建设等工作的要点和要求,较以往也有了进一步明确的指导性和建设性。

从微博视角看,国办对于微博等新媒体的综合功能发挥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政务新媒体”不仅仅是“媒体”,更是服务平台。



综合功能发挥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自2014年开始,国办每年的《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政务公开工作要点》将“微博”明文写入了《要点》。不同的是,2018年,在运用微博微信客户端的政务功能发挥上,国办除了保留既往所提的“宣传”“宣讲”“传播”“扩大受众面”“提高影响力”等发布功能外,今年增益强调了“进一步增强公开实效,提升服务水平”。这意味着国办对于微博等新媒体的综合功能发挥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政务新媒体”不仅仅是“媒体”,更是服务平台。



政务类新媒体运营管理的“关停整合”机制



近年来,全国政府部门在政务微博等新媒体平台的建设方面,显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但是非理性的行政命令式的组织动员,也造成了政务新媒体发展过程中的形式主义。“一哄而上”“红头文件开路、限时开通上线”等,造就了大量的“有生无养”“僵尸化”“空心化”的政务微博,并屡屡出现账号被盗、乱发、滥发垃圾信息甚至于违法信息的揶揄现象。因此,加强政务微博等账号的关停并转,“整合”势在必行。此次写要《要点》,可谓切中时弊,及时准确,极具指导性。



政务新媒体应用主要平台的厘清与定力



自2013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信息公开回应社会关切提升政府公信力的意见》(国办发〔2013〕100号),将“政务微博微信”明文纳入继政府发言人制度、政府官方网站后的第三种法定政务公开形式和渠道后,2014、2015、2016连续三年在《要点》的行文中反复重申“微博”,而2017年《要点》中则使用了“新媒体”的泛称,未明确界定“微博”等媒介的具体名称,2018年恢复“微博”明文字眼。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公共事务研究院政务新媒体实验室认为,在近年来新媒体领域乱花迷眼的丛林格局下,《要点》恢复点名“微博”的行文,体现了国务院对新媒体与政务应用结合的相关媒介范畴的进一步重心厘清、重点界定和理性思考。在人力物力和精力有限的情况下,如何务实开展政务新媒体工作,这是一个重要且正确的信号。


“不得发布与政府职能没有直接关联的信息”



2017年,国办政务公开办在《关于进一步做好政务新媒体工作的通知》(国办公开办函〔2017〕13号)中,首次提出,“要紧密围绕政府部门职能定位,及时发布政务信息,尤其是与社会公众关系密切的政策信息、服务信息,不得发布与政府职能没有直接关联的信息”,第一次对政务公开列出“不得发布”的“信息黑名单”。今年的《要点》再次原文复述“不得发布与政府职能没有直接关联的信息”,从发文的层级上提升了一个高度,也更明确了此一不容含糊的“红线”原则。



全面加强对政务新媒体的监管、治理和规范



比对研究历年国办印发的政务公开工作的《要点》,在新媒体介入中国政府信息公开和政务公开的发展历程中,从平台界定、功能拓展、发布规范、信息统计、账号整合等诸多方面,我们不难看出,从严管理、规范管理、精益管理(在政务公开过程中加强政务舆情回应)、协同管理(即“建立完善与宣传、网信、公安、通信管理等部门的快速反应和协调联动机制”)、问责管理(2013年“100号”文件、2015年度“要点”写入)、注重实效(2018)的科学管理、系统管理思想一贯明确且越来越清晰。



———————————————————

阅读延伸



《2018年政务公开工作要点》(国办发〔2018〕23号):“充分发挥政务微博、微信、移动客户端灵活便捷的优势,做好信息发布、政策解读和办事服务工作,进一步增强公开实效,提升服务水平。按照“谁开设、谁管理”的原则,落实主体责任,严格内容审查把关,不得发布与政府职能没有直接关联的信息,信息发布失当、造成不良影响的要及时整改。加强“两微一端”日常监管和维护,对维护能力差、关注用户少的可关停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