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食堂被关停:自媒体不是法外之地,警示意义令人深思!

作警观天 2019-06-01 18:27:37

(参考来源:澎湃新闻,新京报,互联网新鲜事,长江日报,新榜,信海微天下

“空姐深夜搭顺风车遇害”一案随着嫌疑人尸体的确认告破,但这一刑事案件引发的公众话题还在持续。

 

5月13日晚上,二更创始人丁丰就“二更食堂”发布的关于“滴滴司机杀害空姐”一案的不当推文进行回应。丁丰承认,运营团队在价值观导向上出现了偏差,内容审核机制存在漏洞,将永久关停二更食堂公众号及其他所有平台的二更食堂账号,同时,二更食堂创始人李明被免去二更网络公司担任的一切职务。

 

“二更食堂”永久关停事件在媒体业讨论得沸沸扬扬,我首先想起的一个词就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二更食堂”今日结局,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说来说去都是一个“10万+”惹的祸。

 


现在回头看,“二更食堂”在“顺风车司机杀害空姐”一案引起万众悲愤的时候发文用词猥琐,显然是极为荒谬的,但这种失去理智的操作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二更创始人丁丰在致歉文章中称是二更食堂运营团队“在内容审核机制存在漏洞,运营负责人缺乏应有的管理意识,把关不严,才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从直接逻辑上理解,丁丰的说法当然是对的,管理严格的话肯定就很难出问题。但这却不是“二更食堂”事件的本质,“二更食堂”之所以出事儿,根子其实是在价值观上出了偏差,如果整个内容都是围绕阅读量“十万+”的结果,而不是围绕真心为读者服务,即便有再严格的审核机制,也难免会出纰漏。


我们先来简单回溯一下整个事件。


5月11日20时3分,“二更食堂”发布名为《托你们的福,那个杀害空姐的司机,正躺在家数钱》的文章,对该事件进行了不当描述,引发大量用户强烈反感。随后文章被删除。


当天22点40分,“二更食堂”创始人李明发文向用户道歉称:“对不起,这次我们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到了第二天凌晨2点,“二更食堂”发布微博,提到:二更食堂主编及编辑停职并做出深刻检讨,全体内容运营成员就文章存在的严重问题深刻反省。


随后,浙江省网信办和杭州市网信办就 “二更食堂”发布低俗文章一事,约谈该公众号主要负责人,要求全面清理违规有害信息,严肃处理有关责任人,并限时提交整改报告。 “二更食堂”公众号被微信平台封号7天。


直到13日,二更创始人丁丰在朋友圈对 “二更食堂”发布的关于“滴滴司机杀害空姐”一案的不当推文进行回应。



丁丰承认运营团队在价值观导向上出现了偏差,内容审核机制存在漏洞。丁丰表示,将永久关停二更食堂公众号及其他所有平台的二更食堂账号,同时,二更食堂创始人李明被免去二更网络公司担任的一切职务。


此前,李明曾作为运营课导师,以《坐拥800万粉丝的二更,做好新媒体运营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诀窍?》为题,以二更食堂等为例,讲了如何做好800万粉丝的运营。在讲到“10万+的爆款文章该如何打造”时,李明曾提到,“美女和八卦总会成为爆款”。



而如今,已搜不到公众号“二更食堂”。



相对于传统媒体而言,自媒体的优势就是更快速、更接地气、更接近读者,是轻运营。如果运营人员在价值观上不端正,纯靠内容审核来纠偏的话,单是运营团队成本就够投资方吃一壶了。

 

可以从最近刚发生的一起公众号并购新闻去观察:5月13日晚间,瀚叶股份发布公告称收到上交所问询函。公司此前推出了拟38亿元收购量子云的重组预案。量子云为一家依托于“微信生态圈”的移动互联网广告公司,目前运营981个微信公众号,目前粉丝数量合计超过2.4亿。

 

重点来了,量子云公司员工有多少人呢?截至去年末,量子云公司员工总人数仅115人,其中作为微信号不可或缺的编辑只有50人。

 

50人维护981个公众号,创造了38亿的整体商业价值,这在传统媒体时代是绝对不可思议的,而之所以有这样的奇迹,是因为这些小编都很精通如何获取“十万+”,知道如何抓住读者的兴趣和情绪以实现四两拨千斤般的奇迹效果。可以想象,如果按照传统媒体运作方式,这981个公众号需要配置多少内容监管人员?

 

在“二更食堂”事件之前,一切为“十万+”服务就是很多公司的基本价值观,正是这种“十万+价值观”的潜移默化,才使小编在描述空姐遇害事件中用了猥琐的语句。小编肯定不会因为加了这么一句话就拿奖金,但在“十万+价值观”刻骨铭心的情况下,这一切就都理所当然了,这几乎是相当一部分内容制作者的共同现状,从选题到叙事到标题,整个内容都是为“十万+”服务,“十万+”驱动流量,“十万+”驱动读者转发,“十万+”驱动轻运营,“十万+”驱动资本,最后就形成一个“十万+”驱动的自媒体名利场。


对于整个自媒体生态圈来说,“二更食堂”事件最大的意义应该在于警示作用,关于“情绪流量”这门生意,其形势从来没有今天这么严峻过,如果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能力创造商业价值的业者,应该好好想想后路了。



应该承认,这是内容生产的黄金时代。公众号出现的最大意义在于,给写作者赋权。它打破了传统媒体时代的内容垄断和渠道垄断,将内容生产和发布的权力,彻彻底底下放到了写作者手中;这其实也就意味着,每个内容生产者都是某种新形式的“媒体”,他们拥有了获取流量的全部权力,只要你拥有足够的才华,你就有机会闪耀。微信公众号迅速崛起了许多大号,它们甚至获得了超过平台方的流量分配权力。


我们欢迎百花齐放的内容生产格局,它让更多形式的优秀写作得以可能,让更多内容生产者获得尊严。只是,如今出现的危险局面是,微信公众号再次出现两极分化的格局,几个超级大号攫取了大多数流量,越是粗浅、越是低俗、越是情绪化,越有可能成功;大多数优秀的内容生产依旧寂寂无闻,微信公众号生态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


如今咪蒙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在新年初的一个演讲中,咪蒙给出了她公众号的数据:拥有1400万粉丝,每天有两三百万人打开她的公众号,单篇最高阅读量1470万,广告是行业第一。在一份2018年第一季度的报价中,咪蒙的头条报价为75万元/条,二条的报价为38万元/条,最低的底部banner报价也达到了10万元/条。不夸张地说,咪蒙的广告收入已经完全匹敌一些传媒集团了,相反,她的内容生产成本却要低得多。


只是从来就没有一劳永逸的黄金时代。公众号经过发展的顶峰期,如今处于下滑的趋势,公众号的打开率越来越低;当劣币驱逐良币成为常态,公众号的整体质量每况愈下,离开公众号的写作者和读者只会越来越多。最危险的结局不外乎,别有用心的人在台上鼓动,乌合之众在台下躁动;最寂寥的结局不外乎,你在台上声嘶力竭,可台下早就没有了观众。


公众号写作亟需找回底线——事实的底线,道德的底线,伦理的底线。我们致敬那些坚守者,我们希望作为平台方的微信能够给予优秀的内容生产者更多的流量分发权,不要让这个珍贵的公共空间乌烟瘴气。我们希望运营者和写作者,追求漂亮的阅读量的同时,也仍旧珍惜文字、珍惜底线。我们也想提醒读者擦亮眼睛,从有价值的内容中获取精华,而不是成为他人的生意,被源源不断地喂养廉价的情绪。


正如人民日报所评:遇到热点,病态追逐,像秃鹫一样俯冲过去。为了流量,极有胆量;只想估值不要价值,只讲生意不顾道义。带给社会的不是美好而是丑陋,有何理由让其大行其道?”


动物在同伴去世的时候,尚且会哀鸣流泪,作为人又怎能毫无温情可言?


不管从事哪个行业,相信大多数人在最初都是心怀梦想的,所以,在已经走了太远的时候,不妨回头看一看,当初是为了什么而出发。


在这一路上,不求改变世界,只求不让世界改变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却绝不可扭曲如蛆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