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听话要么出局,谁将新导演扶持计划变成裹挟计划?

麻辣鱼 2019-06-09 00:05:15

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蓬勃发展,耀眼的票房成绩背后,一些巨变也在悄然发生。


比如,较之前好莱坞大片一家独大后,印度、泰国、西班牙等小语种影片开始抢戏;比如,经过动作片、喜剧片多年制霸市场后,院线电影类型开始逐渐丰富;比如,一批批热爱电影的新生代电影人开始涌现,他们的成长也为国产电影注入了新鲜血液……


“现在中国电影的当务之急是要把年轻导演扶植好。”冯小刚曾在两会上这样呼吁。而李安却说,“成长是很自然的事情”,“晚熟没有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对于新人导演而言,前路漫漫,有机遇更有挑战,尤其在面对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新导演扶持计划”时,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青年导演有人欢喜有人愁


 

回望中国电影的发展,每一次转折跃进几乎都离不开具有崭新观念的电影人的出现和成长。近年来,青年导演的崛起,以及他们所取得的成绩,又一次次让人们看到了国产影片发展的潜力。

 

出生于1984年的忻钰坤,在继处女作《心迷宫》惊艳众人后,今年清明节档期又为观众带来了一部高水准之作《暴裂无声》;


凭借处女作《路边野餐》在国内外斩获多个奖项与殊荣以及在影评界引发现象级口碑的毕赣,第二部作品《地球最后的夜晚》入围法国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


路阳的《绣春刀2》,打破“续集必死”魔咒,在口碑和票房上双双超越前作;


《滚蛋吧,肿瘤君!》口碑票房齐飞,还曾代表中国角逐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其导演韩延的全新类型新作《动物世界》也将上映……


▲从左到右依次是忻钰坤、毕赣、韩延、路阳

 

除了他们,还有一些青年导演则属于“墙外开花,墙内不香”,虽被业内认可,却并未被大众熟知


比如2016年金马奖最佳影片《八月》的导演张大磊,他的第二部电影作品《蓝色列车》目前已经在俄罗斯低调开机;凭借处女作《黑处有什么》入围第66届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的导演王一淳,第二部作品目前也正在筹备中;被业内评价“未来可期”的《清水里的刀子》的导演王学博,2016年曾获釜山国际电影节斩获最高奖“新浪潮”大奖……


▲从左到右依次是张大磊、王一淳、王学博


越来越多的青年导演,“走”了出来,甚至“”了起来。面对稍纵即逝的机遇,有人不负众望,有人按部就班筹备着自己的新作,而有人处女作却成了绝唱。


比如去年10月自杀的青年导演胡波(笔名胡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