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谁是报纸时代结束的推手

传媒评论 2019-07-03 18:10:40

媒体人的标配,喜欢就关注:cmpl8848


有先进的传播技术就会有新媒体


有人类存在,就会有媒体;有先进的传播技术就会有新媒体。新媒体是指在一定阶段,由最先进技术推动、支撑的媒体形式。


20世纪40年代计算机诞生,60年代互联网诞生,人类进入互联网时代。2012年全球网民24亿,2013年中国网民6.18亿。2000年摩托罗拉发布世界第一部智能手机;2002年9月,移动电话用户超过固定电话用户,结束固定电话125年主导历史。


2012年全球移动互联网用户达到15亿,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7亿部,而当年PC机只有3.48亿台,出现20年来首次下降。人类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新媒体都是伴随着新技术而出现,第三次工业革命即信息化工业革命与第五次大众传播革命即互联网处于同一个时间节点上。


近20多年,新技术给中国报业带来了巨大的改变。激光照排技术——印刷告别铅与火;计算机电脑技术——写稿丢掉纸和笔;移动互联网技术——阅读扔掉一张纸;现代卫星直播技术——媒体搭建“数”与“云”。从1987年激光照排机技术普及应用至1992年,全国省级以上报纸印刷全部告别铅与火,紧接着大约5年时间,计算机电脑又让记者丢掉纸和笔。这些新技术为报纸发展插上了翅膀。到20世纪后期,移动通信技术与互联网技术融为一体,给媒体业带来颠覆性变化。


中国报业发展的喜与忧


中国报业发展近20年,可以说是前10年蓬勃发展,后10年踟蹰不前。自1994年6月10-12日新闻出版署在杭州召开全国首次报业集团研讨会,到1996年1月15日广州日报报业集团挂牌,再到2002年底全国39家报业集团成立。2002年-2005年是报业改革发展的试点期,提出两分开和跨地区联合办报。2002年11月党的十六大提出“继续深化文化体制改革”,2003年6月北京召开试点会议,新华、大众、河南、深圳4家报业集团列入两分开试点单位,并提出至2005年报业集团控制在50家。至2004年底,39家报业集团报纸数量占全国报纸总量17%,占总印数41%,占总印张56%;营业总额212.37亿元,平均5.45亿元,报业处于蓬勃发展时期。


2005年-2013年报业发展踟蹰不前,业界叫转型期、拐点期。2005年报业发展的明显转折是全国报纸广告增长率下滑,上半年报业集团广告实际收入下跌10%-30%,平均跌幅15%。


这一年出现了“报纸衰亡论”“新媒体速胜论”“渠道为王论”等观点。2005年8月,全国第二届中国报业竞争力年会提出“数字报业”。随后,粤传媒、浙报传媒、新华传媒上市;部分集团没有新的业务增长点,传统经营业务收入加速下滑。2013年10月,上海报业集团成立,大众日报兼并省内多家地市报,报业由竞争转向竞合,共同应对新媒体的冲击,“抱团取暖”的区域整合成为新动向。


这10年喜忧参半。喜:发展快。仅2012年广东三家报业集团(南方、广州、深圳)经营收入总和达85.08亿元,超过1997年全国报纸广告总收入77.7亿元。全国几十家报业集团的产业规模和媒体规模快速发展。忧:互联网新媒体给传统媒体带来巨大冲击。2012年报纸广告刊例价下降7.5%,2013年下降8.1%。而腾讯一家公司2012年营业收入就达438.94亿元(日均1.2亿元),同比增长54%;净利润123.32亿元,同比增长24.8%。2012年报纸收入最高的广州日报报业集团为37.26亿元,不到腾讯的1/11,利润最高的大众报业集团为7.02亿元,不到腾讯的1/17。


广告增长乏力。2006年-2012年,中国广告保持较高增速。从1573亿元增长到4698.28亿元,增长1.99倍,年均增长33.1%。其中,广电广告收入1132.27亿元,增长1.15倍,年均增长19.12%;报纸广告555.63亿元,增长0.78倍,年均增长12.92%;互联网广告从2006年60.7亿元增长到2013年的1100亿元,增长17.12倍,年均增长244.6%。


广告市场萎缩。2006年-2012年,互联网广告占比从3.86%上升至16.03%;广电广告占比从47.98%下滑到24.1%;报纸广告占比从19.9%下降至11.83%。


传统媒体发展日益艰难。现有业务收入支柱坍塌,新收入支柱没有形成,报纸杂志广告实收额连续两年下降15%-20%,报业集团出现亏损。


美国著名的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2011年,美国人获取新闻的习惯已经发生了变化。纸媒的读者,无论是地方小报还是全国性大报都减少了约50%。同时,留恋纸媒的读者多为中老年人,阅读纸质媒体的年轻人不到被访人数的20%。报纸发行量逐年下降,读者逐年流失,广告投放逐年减少,已经成为全球性趋势。2014年9月百度世界大会发布《“90后”调查报告》,“90后”平均网龄7.53年,日均上网11.45小时,关注24个贴吧。有专家认为,到2020年左右,如果没有作为,报纸死亡难免。此话不是危言耸听。


谁是报纸时代结束的推手


谁动了报纸的“奶酪”,是移动互联网技术。互联网经过了“网络化”“社会化”二次浪潮,现在进入了“即时化”第三次浪潮。“即时”成为最核心的关键词,即时博客、即时媒体、即时搜索、即时通信、即时商务、即时管理等。如“即时网络”背景下的微博新媒体诞生后,人人都是媒体,人人都有麦克风,实现了信息传播的同步性和全覆盖。类似微博这种新媒体,不仅具有无法比拟的竞争优势,还将传统的非即时的互联网应用逐渐边缘化。


谁是报纸时代结束的推手,最终是现代卫星直播数字传输技术,或者叫现代卫视技术。互联网技术下的新媒体特点,是用宽带和线构成的互联网,俗称“地网”;由卫星构成的卫星网,俗称“天网”。“天网”利用地球同步卫星传送电视信号,具有传播覆盖面广、发射宽带使用充分等优势,基本上覆盖了全国97%以上的居民用户。人们使用直径0.45米至0.6米的圆形天线,可以直接收听、收看广播电视节目。


这种新媒体集内容、渠道、平台于一身,既是为各种信息车辆铺就的高速公路,又是高速公路上跑的快车,还是货物提供商(信息)。从另一个角度讲,直播卫星数字媒体打造一个行业专网,就等于是一个分众媒体或专业媒体。如为全军战士开发的“军人书屋”专网,海岛、边防,哪怕一个人的哨卡,都能通过视频、文字、声音与外界沟通。


卫星数字技术的生命力还在于它将构建真正意义上的全媒体形态:24小时全天候在线;移动拓展平台;可听、可视、可播、可读,实现文字、音频、图像于一体,共星覆盖,共站接收,共缆传输,共网入户。它和传统的报纸、广播电视和移动互联网等形成的市场关系是:合作互补关系、竞争关系、技术上的替代关系。这种新媒体,已不是单纯的信息交流工具和载体,而是如影随形,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当卫星数字技术和移动互联网技术改变了媒体的基因、影响到社会和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以多媒体形式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时,就等于断了报纸生存的后路,报纸信息的生产和传递方式已没有用武之地。


传统电视媒体被颠覆


第一个颠覆:户户通。我国有4.08亿电视用户,近2亿用户主要依靠地面无线电视来收看电视节目。广电现在的网络75%是有线网络,具有强大的资源和行业垄断优势。但随着4K超高清视频技术的成熟,这种优势会变成劣势,因为容量有限,无论从内容、渠道、速度还是质量都无法满足人们对信息内容多方面的需求。同时,即便是电信宽带也不能铺设到所有的自然村,而卫星直播数字新媒体传播技术可以做到户户通。


第二个颠覆:改变格局。2013年带有联网功能的电视机销量占电视机总销量的70%,2015年将达到90%,电视机将完成互联网化。在2013年的3500万台互联网电视机中,智能电视超过2600万台,占75%,这是继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之后,另一个以家庭电视构成的智能化互联网。它意味着,作为家庭客厅娱乐中心地位的电视机,正在从普通化向网络化、从联网化向智能化转变。电视屏——这块由传统电视媒体占据绝对优势的领地,将受到颠覆。


国家已将数字家庭产业列为“十二五”期间的发展重点。目标是在先进的通信技术、物联网、智能控制技术等基础上,采用系统集成方法,逐步建立一个沟通社区内部住户与社区服务中心、与外部社会的多媒体综合信息交互系统,实现以社区智慧化、家庭智能化为主,可持续发展的、具有21世纪风范的幸福社区和数字家庭。


数字家庭内容包括:


智慧社区:充分借助互联网、物联网、局域网,通过集成不同业务系统,为社区家庭提供包括智慧物业管理、电子商务、智慧养老、智慧家居等服务的综合平台系统,使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更加便捷、舒适、高效。


数字家庭:声音、文字、图像信息可以在不同家用设备上共享,并随时随地实现控制与信息分享。交互式网络电视(IPTV)、有线数字电视、机顶盒、电脑娱乐中心、网络电话、网络家电、信息家电以及智能家居等,都是数字家庭的体现。


智能电视:智能电视像智能手机一样,具有全开放式平台,搭载了操作系统,可以由用户自行安装和卸载软件、游戏等第三方服务商提供的程序,并可通过网线、无线网络实现上网冲浪。


智能家居:智能家居通过物联网技术将家中的各种设备连接到一起,提供家电控制、照明控制、窗帘控制、电话远程控制、室内外遥控、防盗报警、环境监测、暖通控制、红外转发以及可编程定时控制等多种功能和手段。


卫星影院:将高清影视内容通过卫星直接投送到家中,4K、8K品质,每天更新,卫星传送,无需搜索片源,各取所需,个性化享受。


第三个颠覆:打破垄断。电视数字化是一项国家战略。电视数字化所衍生的视频点播、时移、录制、电视支付、信息服务等功能,是大众电视消费的趋势。观众趋向个性化,不再满足于你播我看的线性收看方式;以互联网以及智能终端为代表的新媒体将扮演重要角色;优质内容也由此迅速向新媒体渠道扩展;内容和渠道的结合越来越紧密。传统电视将成为家庭互联网中的一个“服务功能子项”融入到信息服务产业。


工信部在未来《数字家庭技术方案》中要求,家庭电视机显示终端全开放,让更多内容提供商为大众提供不同的内容享受和多元化消费选择。工信部和住建部还共同发文,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项目管理者不得就接入和使用住宅小区和商住楼内的通信管线等通信设施与电信运营企业签订垄断性协议,不得以任何方式限制其他电信运营企业的接入和使用,不得限制用户自由选择电信业务的权利。必须满足多家电信业务经营者平等接入、用户可自由选择电信业务经营者的要求”。从资源和行政上打破了长期以来以广电为主导的电视网管格局。


第四个颠覆:4K电视技术。电视经历了模拟电视、标清电视、高清电视、超高清电视四个阶段。超高清电视将是网络电视发展的方向。4K电视就是指像素为4096×2160分辨率的电视机,它是2K投影机和高清电视分辨率密度的4倍,属于“超高清分辨率”。


在2014年足球世界杯期间,日本已实现了三次4K超高清电视转播,欧洲也即将完成研发阶段进入市场。我国预计2015年推出4K数字卫星传输解决方案,将在五项技术上实现突破,即终端、版权保护、超大文件传输、4K文件编审和相关运营支撑。卫星数字传媒内容运营平台的上行端口,是通过卫星地面站进行传输的,上传内容的安全性和可控性很高。这个突破将带来电视、网络等多媒体产业的又一次升级,实现4K市场化、产业化大突破。


所有媒体都面临抉择


卫星数字直播传输技术代表着数字传输的方向和未来。卫星数字传输技术支撑的新媒体,颠覆了现今传统媒体和互联网新媒体的架构,不仅让报纸时代结束,传统的广播电视、传统的PC互联网技术也将被淘汰出局。由于它的服务功能是全能型的,传统媒体功能被多样化复制,传统媒体社会结构被彻底颠覆,媒体形态、发行网络、生产流程、盈利模式、行政体制模式等都将再造重生。媒体即渠道,渠道即媒体,媒体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信息平台。过去是人随网走,现在是网随人走,“一机在手,行遍天下”。媒体已不再是文化的消费,而成了消费的文化,犹如人们沐浴在阳光下一样,享受着一个信息化平台。媒体、通信、生活行为融合一体,将构建天、地、星、云(大数据)为一体的卫星运营网络平台。其核心技术的关键还在于,在移动多媒体时代,不仅是信息爆炸,而且是媒体终端形式爆炸,地球上人再多,信息再海量,地域环境再复杂,卫星数字传输技术都能为新媒体提供保障。


中国计划在2015年发射KA波段卫星,这个技术涉及到移动互联网市场,将是又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休斯敦公司已经提出,从2015年开始,部分地区将免收上网费和手机使用费。


卫星通信数字传输技术和移动互联网技术带来一个又一个颠覆与被颠覆,所以,无论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都面临如何发展的抉择。


面对新技术,我们的认识很不够;面对新媒体,报纸至今没有找到新的市场模式,没有找准目标方向,没有找到转型的落脚点。发展欲望强烈,不知如何发力;看到了生存危机近在眼前,但没有跳出报纸的勇气;尽管也在积极拥抱新媒体,但都是囿于报纸主导的框架下去着力;不甘报纸落魄,甚至坚信报纸永远“东方不败”。比如2012年至今,都市类报纸下滑,部分党报发行和广告不降还升,这犹如一针强心剂,又激起报人雀跃,好像报业迎来了第二春。


对党报发行量上涨、都市类报纸下滑这个现象如何看?中国报业20多年的发展,离不开行政和市场两个推手。改革开放,市场大潮涌动,都市类报纸蓬勃发展。靠行政推手的党报,无法适应市场,发行量锐减,拱手让出市场地盘。都市类报纸开发了报纸市场处女地,开创了报纸市场化、产业化新路。大部分报社的事业和产业发展,靠都市类报纸带来勃勃生机。20年后的今天,都市类报纸市场饱和,竞争加剧,进入微利时代,更可怕的是移动互联网技术催生新媒体迅速崛起,直接冲击市场类报纸,导致其普遍下滑。这其实是市场、行政两个推手对不同媒体发挥不同作用的结果。同时又加了一个新技术推手,而新技术推手既是推市场的,又是被市场推的。因而,受冲击的肯定是市场化程度较高的都市类报纸。党报之所以“不管市场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是因为党报一直“躺在党的温暖的怀抱里”,发行是各级党委的任务,与市场无关。


时政类报纸占中国报纸75%以上的份额,特别是各级党报,有执政党在政治上支持、经济上扶持的优势,构成了中国特色的报业体系。但是,这种现象从媒体的一般发展规律看,只能说是中国特色,既不反映媒体发展规律的本质,也不代表媒体市场的主流。尽管现阶段报纸仍是引导舆论的主流媒体,是十分权威有效的传播途径,但是,当一个极具生命力的新技术出现时,与此相关的传统技术都要让路。移动互联网技术、现代卫视技术,对于所有媒体都具有革命性意义。从纯技术的本质上讲,传统媒体现在所拥有的传播功能,新媒体都能替代。因此,传统媒体地位的动摇是必然。而现代卫星直播技术多媒体时代到来,更是对传统媒体致命性的打击。


前三种新技术媒体出现,报纸时代没有结束,是因为这些新媒体虽各有自己的优势,但又有各自的短处,更有共同的短处,而移动互联网新媒体这些短处基本上没有了。现代卫星直播技术不同于其他新媒体有继承的基因关系,它不仅没有走传统媒体的老路,而且根本没有给传统媒体留下后路。传统媒体多年来探索转型融合,一直没有突破,就是因为没有新媒体的基因。这些变化不是体制机制问题,而是它的基因所在。未来五年后,报纸将失去与新媒体抗衡的底气。


诚然,“报纸时代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报纸的消亡。“结束”应该是指报纸作为引领、主导社会舆论传播的主渠道时代结束,或者说报纸媒体作为社会“主流媒体”角色地位的变换,而不是说报纸作为一种媒体的物质形式不存在了。报纸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以及其功能定位,需要重新审视。报纸发展走在十字路口,你不抉择,有人会替你抉择。


作者:杨步国(湖北省报业协会会长)

来源:2015年1月上《中国报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