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媒体是为谁服务的.

小配角的电影放映室 2019-05-06 20:31:35

观看一部电影的动力,有很多。

 

影评好,票价低,明星多,或者导演正对你的胃口。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就是让人食欲大开的导演,无论是奇幻冒险,还是神秘恐怖,老爷子的每次出手都能出人意料。

 

2017年,技痒难耐的老爷子联合梅姨、汉克斯拍摄了《华盛顿邮报》。

 


媒体是为谁服务的?

 

闲来无事我们会有动力看一部电影,听一首歌,却少有人翻开一分报纸,去买一份报纸。

 

纸质媒体落伍,浪费,时效性差,甚至连最基本的环保都保证不了。

 

不合时宜。

 

微博、今日头条快速便捷,环保,低碳。

 

正合你意。

 

网络里有了最时尚的新闻,有了最花边的八卦,有了更前卫的标题党。

 

内容变了,载体也变了,媒体为谁存在,为谁服务也变了。

 


1971年,美国国防部机密文件泄露,涉密文件涉及了长达三十年,历经四届美国总统的庞大掩盖事件。

 

泄密事件引起了政府的恐慌,也吸引了报业巨擘《纽约时报》的注意。

 

1965年,国防部长派兵参与越南战争究竟为何?

 

是国家尊严,还是政治斗争,或者仅是为避免战败的耻辱。

 

众人期待之时,纽约时报很合事宜的选择了“闭嘴”。

 

面对政治正确,《华盛顿邮报》站在了被统治者一边。

 


汤姆·汉克斯饰演的总编辑本,他不在乎时尚版面的浏览量,却对真相有着狂热的追求。

 

国家的安全,人民的安慰,国家领导人的名誉。

 

重要吗?很重要,可却充斥着虚伪。

 

面对四千页文件,他深情犹豫,体态恐慌,内心却炽热如火。

 

编辑人,展示真实的社会,哪怕他是尼克松。

 

“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由政府决定我们该发表什么的世界,我们的《华盛顿邮报》已经不存在了。”

 


格雷厄姆妇人,掌舵《华盛顿邮报》的强势资本家。

 

为了企业的利润,她游走与政府和观众之间,游走在各类聚会之上,掌握着政商之间的超强人脉。

 

《华盛顿邮报》上市在即,却面临了生死抉择。

 

她深知机密文件获得的巨额浏览量,也难以抵消政府对《华盛顿邮报》的打击。

 

《纽约时报》望而却步的内容,一个地方小报却要尝试,简直是天方夜谭。

 

Let’s go.

 

出版人,出版的是价值,不是恭维。

 


可贵,可敬。

 

《华盛顿时报》逆势出版的报纸,引起了美国人民的广泛抗议。

 

一篇报道搞垮了尼克松,搞垮了美国政治,搞垮了越南战争。

 

真相的出版,却让人民触到了真相,让世界重回了和平。

 

本和格雷厄姆为获取独家消息无所不用其极,剽窃《纽约时报》,依靠政府线人,开办高端酒会。

 

他们追逐利益,却未丧失基本信仰——一个媒体人对职业的信仰。

 

为了真相,他们可放弃自由。

 


韩国电影《1987》中有一片段。

 

荷枪实弹的军警,盘查来往行人,阻碍新闻的传导。

 

为逃避检查,“反抗分子”将新闻线索夹在色情杂志中。

 

军警打开杂志,面容微笑,你是良民。

 

1987》和《华盛顿邮报》异曲同工,善用舆论,尊重人民的知情权,会推动社会的进步。

 

虚假新闻,标题党,却只能沉浸于流量的自嗨。

 


“开国元勋给与媒体自由所必要的保护制度,是为了让媒体在我们的民众政体中发挥重要作用。媒体应该为被统治者服务,而不是统治者。”

                                                ——【美】布莱克法官


最后,送上本片插曲Bob Dylan《A Hard Rain's A-Gonna F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