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鲁一男杀人逃亡23年,竟求助媒体寻亲露出马脚

奈曼旗在线 2019-06-24 10:01:28


                               点击标题上「奈曼旗在线」可快速关注

农历丁酉年

2017

06

本报记者6月23日从开鲁县公安局获悉:该县警方侦破一起23年前命案,犯罪嫌疑人王强落入法网。




因“耕地边界”,他刨向同村男子



    1994426日,家住哲里木盟(现通辽市)开鲁县开鲁镇村民王强38岁,正值壮年。

42615时许,王强与同村杨某(男)因耕地边界问题发生矛盾。案发前,杨某来到王强家,后二人又到了王强家附近,在争吵撕打过程中,王强用“二齿子”(东北一种农具,铁制双尖头,用于刨粪,刨土)刨向杨某的头部。杨某当即头部流血倒地。

90年代初的开鲁县农村,三四轮农用车都很罕见,情急之下乡亲们用马车将杨某送往医院救治,但杨某在途中身亡。混乱中王强不知去向。

案发后,开鲁警方多方侦查,但受当时技术条件落后、信息化水平不高等多种因素影响,王强一直未能归案。



 逃亡期间为寻表哥,竟然求助媒体


    今年年初,开鲁县公安局高度重视全市久侦未破的部分重特大疑难案件,组织警力侦破“1994.4.26王某伤害致死案件。经过三个多月的不懈努力,初步确定嫌疑人王强在呼伦贝尔、黑龙江省一带活动轨迹。

专案组民警最终认定王强落脚于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黑宝山一带。正当对王强进行抓捕时,王强闻讯逃匿,并关闭所有外界联系方式。

侦办此案的张警官通过询问王强以及王强的亲属工友了解到:当年案发后,王强仓皇潜逃,他先是通过打听,步行前往科左中旗一个从未见过面的远亲家。据落网后的王强自述,他是想在亲戚家借些钱,但发现当时亲戚家条件非常困难,便打消了念头,遂辗转前往呼伦贝尔盟(现呼伦贝尔市),投奔在那里煤矿打工的表哥。

这位表哥年长王强10岁,两人多年未联系,王强只知道表哥名字,但不知住址和任何联系方式。王强想到了求助媒体。他来到当地电视台,诉说自己投亲不遇的经过,期间十分巧妙地回避了自己的名字。结果表哥看到后真就找到他,王强只字未提自己负案在逃,只称前来投奔打工。于是他辗转扎莱诺尔煤矿、大雁煤矿等处下矿挖煤。不久又和几名工友去往大兴安岭地区打工。

第二年,王强的表哥一次回家乡探亲后,才得知王强负案在逃,但王强早不知去向无法联系。



伪装能力强,起假名“王思家”



经调查发现,犯罪嫌疑人王强具备极强的反侦查能力。他为人和气、善于伪装,还起了一个颇具乡愁情怀的假名“王思家”。年轻力壮时,他下矿挖煤,年老后就在矿山老林里挖山货、挖药材。很多时候居住城乡结合部住宿于民房农舍,涉及身份证的买票购物等都由他人代购,也从不和家人亲戚联系。在逃期间,王强还曾临时组合过两次家庭,但对此王强予以否认。

现家住哈尔滨市南岗区家园小区的老朱曾是王强的房东兼朋友。当年老朱在王强打工的矿区卖豆腐,并租房给王强。在他的印象里,王强勤快能干,用东北话讲“非常会来事儿”。当年打工闲暇时,王强经常帮老朱干这干那,由此俩人交上朋友,多年后还保持着联系,但老朱一家始终不知王强的真实身份。

多年来,警方从未放弃过对王强的追捕。最大的难点就是时隔多年王强的体貌特征变化太大。当年王强出逃时,既没有身份证其家中又没有他的照片。23年来,只要有新的技术,警方都不断重新梳理整合线索,希望有所突破。

专案组民警通过分析,发现王强前段时间使用其工友银行卡办理一次取款业务,由此获取了模糊的影像。



漂泊多年容貌大变,乡邻竟“认不出”



611日晚,王强突然出现在朋友老朱面前。此前老朱做了心脏方面的手术。住在老朱家的王强说自己的手机卡费用太高,想换一张当地电话卡,但没有身份证无法办理。老朱的爱人用自己的身份证帮他办了张手机卡,王强用手机通了一次电话。殊不知,这一切都在警方视线当中。

专案组民警经过多方工作,发现王强是乘坐不需要身份证购票的客车前往哈尔滨市。通过视频显示,他有可能是请车站附近旅店人员购买的车票,在检票快结束时才来到客运站上车。

61519时许,在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六大队、网安支队民警的大力配合下,正在和朋友老朱坐着纳凉闲聊的王强被专案组民警抓获。

据张警官回忆:抓捕时王强并未反抗,听到熟悉的乡音,他下意识地说:“是老家来的人。”

23年的逃亡生涯和艰苦劳作让王强变得驼背黒瘦,容貌大变。警方抓获王强后,用手机拍下其照片传给千里之外的开鲁县杨某亲属辨认时,从小一起长大的乡邻竟称“不是这个人。”(犯罪嫌疑人王强为化名)

                                        

源于  《科尔沁都市报》

编辑   奈曼旗在线(微信号nmqzaixian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