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媒体并非“民媒”,也不会代表人民利益 ——从另外一个角度谈媒体的党性和人民性的统一

察网时评 2020-05-31 15:58:59
摘 要

无论是国内的还是美国的所谓的“民媒”,并不代表人民的利益,只是代表这部分或者那部分“资本”的利益,即使是有时候偶尔为民众说话,也是出于“资本”之间或者“资本”集团之间争斗的需要。大量事实证明,对于这些“资本”媒体,根本靠着不住。在国内,某些“资本”的媒体在新闻报道的客观公正真实性方面是怎么样的,其表现有目共睹。正是由于这些媒体隔三差五的兴风作浪,才导致人民的利益受到损害。这一点从某些“资本”媒体煽动仇警情绪或者不理性的做法,以至于导致某些人屡屡无视法纪而触犯法律,其他民众的安全受到影响,警察的安全和治安状况受到影响可以看得很清楚。

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强调

党媒姓党,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必须坚持党性原则。强调要坚持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把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变成人民群众的自觉行动,及时把人民群众创造的经验和面临的实际情况反映出来,丰富人民精神世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

然而,以任志强为代表的少数人,置总书记关于“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的观点于不顾,通过混淆概念、颠倒是非,把党性和人民性对立起来,制造思想混乱。有媒体人撰写题为《决不允许党性和人民性“被对立”》的文章评论说:

【习近平总书记讲话当天,任志强就在其拥有3700多万粉丝的新浪实名微博上发问:“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姓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两年过去了,任志强后来受到了党纪处分,相信大多数经历过两年来舆论场那些惊心动魄的斗争的人们提高了认识,深刻认识了“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的观点的正确性,尤其是“十九大”以后,任志强之流再想像两年前那样通过混淆概念的诡辩术忽悠民众已经不容易,但是被一小撮人制造思想混乱的流毒还存在,尤其是一小撮人基于“社会二元结构”论基础上炮制出来的所谓“民媒”的说法还有一定的欺骗性,特别是对于那些辨别力不强的民众有欺骗性。因此,在纪念“2.19讲话”发表两周年之际,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认识“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的观点的正确性,有助于人们进一步提高认识。如果说在两年前的那场论争中很多反对任志强人侧重于从正面论证“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的观点的正确性的话,那么本文则是运用反证法,从反面论证“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的观点的正确性。

因为在两年前,任志强之流发表的歪理邪说除了把党媒的党性和人民性割裂开来对立起来以外,里面还暗示这么一个意思,即社会上有所谓的“民媒”存在,并且认为在“2.19讲话”以后,如果“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即“姓“党”以后,“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在这里任志强实质上提出了这么一个伪命题——在中国,有所谓的“民媒”,与“党媒”立场不一致甚至对立的媒体就是“代表人民的利益”的媒体。

按照“反证法”的论证规则,我们首先假设任志强的所谓的“‘民媒’代表人民”的说法是正确的。

那么,在“党媒”和行业媒体以外有所谓的独立的媒体;

而且这种媒体是并非政府办的,而是拥有资本的、“纯粹意义上”的民众自己办的,按照任志强的意思:

1.在外国尤其是美国就存在这种“民媒”;

2.这种“民媒”代表大多数美国人民的利益;

3.美国这种“民媒”能够遵循客观公正真实的新闻报道原则;

4.实践证明,国内的某些所谓的“民媒”,遵循客观公正真实的新闻报道原则,并且在与“党媒”对立的情况下,是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的。

只有满足上述条件,任志强的所谓的“民媒”代表人民的说法才成立。

事实是怎么样呢?下面进行分析——

第一、的确存在任志强心目中的所谓的“民媒”,比如大家非常熟悉的“新快报”、“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报”以及各大门户网。

第二、有些党员干部,表面上是党员干部,实际上已经站在了资本的立场上,这样的官员他们的经济利益已经与资本绑定,这样的官民矛盾,例如与资本勾结侵吞人民的土地矿产和国有资产,这实质上是资本与民众的矛盾。这样的官员控制下的官方媒体,其实是资本喉舌。“新快报”、“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报”虽然有地方政府投资成分,但是其很多骨干的立场早已经站到了资本的一方,有时甚至公开做出与党中央精神相违背的事,更别说是忽悠民众了;而各大门户网站,他们是私人资本投资的,他们是要为资本的利益着想,因此,他们都不能说是代表人民。

问题在对“民”的概念的逻辑外延的界定问题上,我们与任志强以及自由派公知的根本区别在于,我们认为中国的社会结构是“三元结构”,而自由派公知故意通过偷换概念忽悠民众说中国的社会结构是“二元结构”。

所谓的“二元结构”就是说,中国的公民由“官”和“非官”两部分人组成,即“官”和“非官”之和等于“中国公民”。自由派刻意掩盖当前中国的现实状况,把所有具有“非官”属性的公民都说成是“民”,以便于偷换概念忽悠民众。

而本人认为,所谓的“三元结构”就是说,“中国公民”包含“官员”(为了方便叙述,下面简称为“权力”)、“拥有大量财富的人”(下面简称为“资本”)和既不拥有权力也不拥有大量财富的一般的纯粹民众(下面简称为“民众”)。“民众”与“资本”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群体,即使他们都具有“非官”的属性,但是“资本” 拥有大量财富以及以此带来的社会关系和能力,一般的民众并不拥有。

“资本”虽然不像“权力”那样对“民众”具有“显性强制力”,能够迫使“民众”必须这样干那样干,但是却具有“隐性强制力”,能够迫使“民众”不得不这样干那样干。

所以,公知故意把只是具有“非官”属性的“资本”说成是“民”,完全是为了掩盖“资本”具有“隐性强制力”的实质,欺骗一般民众,以打着“民”的旗号推进改旗易帜。

“资本”不是“民”,而不拥有“权力”也不拥有“资本”的“民众”是办不了媒体的。“资本”办的媒体只会迎合“资本”的诉求,根本不会代表“民众”的利益,他们只会打着为民请愿的旗号夹带私活,实际是替“资本”办事,以求达到某些不为人知的目的。

第三、在美国和公知们吹嘘的具有“新闻自由”的“灯塔国”美国,有所谓的“民媒”吗?

按照国内的自由派公知的标准,美国没有“官媒”,只有“民媒”,但是实际上美国的媒体既不是“民众”能够办,也不代表“民众”,只是代表“资本”的利益,差别只在于是代表这部分资本家还是代表那部分资本家的利益。

根据有关资料介绍,美国的电视和广播是在联邦通讯委员会的管理下运行的。全美的地方电视台有几千家,其中绝大多数分别从属于七大全国电视网。传统的三大电视网包括全国广播公司(NBC)、美国广播公司(ABC)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近些年崛起且发展迅猛的有四大电视网,分别是福克斯广播公司(Fox)、联合派拉蒙电视网(UPN)、华纳兄弟电视网(WB)和帕克斯电视网(PAX)。除上述七个私营电视网外,美国还有一个非营利性、靠政府津贴、在美国民间进行筹款活动,与接受私人基金捐赠方式生存的公共广播公司(PBS) 除上述的这些无线电视网之外,美国还存在很多有线电视频道。这些频道不靠广告盈利,其主要收入来源是收视费。实力雄厚的有两家,分别是家庭影院频道(HBO)和有线新闻网(CNN)。

尽管美国声称自己拥有全世界范围内最充分的新闻自由,但是美国的电视媒体在言论上仍然要遵守最高法院的规定,并且这种自由只是这些媒体所代表的资本的自由,而并非民众的自由。

美国这些媒体的立场完全取决于他们所属的或者所挂靠的“资本”或者“资本集团”的利益。如果有时候反映了平民的立场,那也是出于“资本”之间争斗的需要而讨好一些民众的副产品。

第四、美国这些受到“资本”控制的所谓的“民媒”能够保证客观公正真实的新闻报道原则吗?

我们让美国人自己回答这个问题。

首先,从美国媒体的客观公正真实性方面考察:

2018年1月17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亲自颁发2017美国“假新闻奖”。文章开头称2017年的媒体是一个充满偏见,报道不公平的媒体,甚至报道一个彻头彻尾的假新闻。

特朗普公布了自己提议的“假新闻”奖,“最大赢家”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纽约时报》。根据盖洛普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美国人对媒体不信任度近年来大幅上升,66% 的美国人认为多数媒体报道是在模糊事实和观点之间的界限,且“大部分受访者认为‘假新闻’才是对民主的威胁”。

这就是被公知吹捧为“说真话”的美国主流媒体的形象,那么美国的社交网站呢?

特朗普胜选以后,美国的主流媒体一边倒声讨美国的社交网站,认为谣言满天飞,建议政府加强管理。

“社交媒体须肩负分辨真伪信息之责”;

“网络上的虚假信息对真实世界造成了不良政治影响”;

“社交媒体应该聘请更多人对广泛传播的文章进行审查”……

假如你认为它们来自某份中国的官方报纸,那你想错了。这三句话分别出现在英国《金融时报》、美国《纽约时报》和美国《华尔街日报》上。

无论是美国的国家领导人对美国传统的主流媒体的评价,还是美国主流媒体对社交网站的评价,都是一个字——假。原来这些所谓的“民媒”就是这样维护“新闻自由”和代表“代表人民的利益”的?如果上述评价是出于中国人的口中,可能早被公知各种咒骂唾弃了。

还有,从美国这些所谓的“民媒”在事关大多数美国人的利益的“占领华尔街”事件和“美国之春”事件中的表现就可以看清楚他们是如何“代表人民利益”的。

其次、从这“民媒”和政府的关系考察:

美国的电视媒体在言论上对内仍然要遵守最高法院的规定,受到政府机构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的管理,同时还要受到国会和政府的约束和干预。

去年11月初,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场美国政府针对美国三大社交网络巨头的调查正在紧张地进行着……因为美国政府认为,以Facebook、Twitter和Google为首的美国硅谷网络公司,已经沦为了境外势力渗透美国——乃至干涉美国内政的工具!

根据多家美国媒体的报道,来自美国国会上下两院的议员,这几天对Facebook、Twitter和Google三家美国社交网络巨头在华盛顿进行了一番充满“火药味”的质询。

这些美国政客们还拿出了大量的“证据”,指控这三家公司的网络平台已经被俄罗斯这个“敌对势力”入侵,让俄罗斯人得以通过花钱打广告的方式数次向美国网民传达误导性的信息,干涉美国的内政话题,还挑拨美国人的内斗……

有趣的是,面对美国国会议员们“咄咄逼人”的攻势,三家美国硅谷巨头却没敢拿什么“言论自由”为自己辩护,而是乖乖地承认俄罗斯这个境外势力确实在通过他们的平台颠覆美国,并承诺将认真整改——甚至还主动邀请官方协助他们打击境外势力的渗透……

(图为三家公司的代表)

从上面的事实可以看到,在所谓的“新闻自由”的“灯塔国”美国,所谓的“民媒”实际上都是被不同利益关系和立场的资本家控制的媒体,但是这并没有保证媒体的客观公正和真实性。并且这些媒体的所谓的“言论自由”并不是不受限制的,不但受到法律的制约,还受到政府的约束。虽然美国的政治体制与中国不同,不存在“党媒”,但是由于在中国党和政府的一致性,那么,在美国不允许存在损害他人的权利和国家利益的“新闻自由”存在,这同中国的媒体的党性和人民性的一致性没有什么两样。

第五、我们不妨看看国内某些所谓的“民媒”(即有着资本立场的地方媒体以及“资本”控制的私人媒体)这些年来都做了些什么?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这些年来发生的的事情,看看某些所谓的“民媒”的所作所为。

这些年来,国内某些所谓的“民媒”的“丰功伟绩”基本上是尽人皆知了——

2009年11月15日至1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首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奥巴马访问中国期间,未接受官方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的采访,而指定所谓“具有民间立场”的南方周末独家专访他。11月17日,该媒体的三名记者在北京面对面采访了奥巴马!

中国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2014年5月6日在北京发布。蓝皮书再次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性质,强调国家的意识形态安全,警惕西方国家对中国输出民主、和平演变,并举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一事为例,称西方国家以民主为名,干涉中国内政,2013年1月美国借南方周末“元旦献词”风波指责中国的民主政治体制。

2003年底,有关“金寨老兵在东北乞讨”的文章开始在网络上流传。经认真细致调查,“乞讨老兵”根本不存在。2004年2月26日,民政部发布公告指出,此文所反映的事件和人物都不可信。……“金寨老兵乞讨”事件已经被证明是完全虚构的,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均表示此事是不成立的。

然而2008年1月24日,南方周末又一次以 《一个老乞丐说的一句话,感动全中国人!》为题,刊发了“老兵乞讨”文章。该媒体作为在全国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在没有经过调查情况下,发表“老兵乞讨”文章。至于其他假消息就不在这里一一罗列了。

还有在“汶川大地震”发生以后发表“天谴论”的南方都市报,2008年5月12日,危汶川大地震后,朱学勤在南方都市报发表短论,原文如下:

【“这就是天谴吗?死难者并非作孽者。这不是天谴,为什么又要在佛诞日将大地震裂?爱中华者,当为中华哀。华南雪灾,山东车祸,四川地震,赤县喧嚣该清醒了。圣火应该停一停,国旗也该降一降,就为黎民百姓降一次吧,他们不是伟人,只是遗骸,遗骸千万,只是无言”。

该报和该作者蘸着汶川地震死难者的鲜血吃馒头的不当行为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强烈谴责。

还有那个新快报,湖南长沙岳麓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一审认定被告陈永洲犯损害商业信誉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处罚金二万元,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追缴犯罪所得三万元。

新快报的记者陈永洲利用记者的身份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被判刑,而在2013年8月,该报记者刘虎因涉嫌制造传播谣言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该媒体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嚣张态度令人咋舌。

无论是国内的还是美国的所谓的“民媒”,并不代表人民的利益,只是代表这部分或者那部分“资本”的利益,即使是有时候偶尔为民众说话,也是出于“资本”之间或者“资本”集团之间争斗的需要。大量事实证明,对于这些“资本”媒体,根本靠着不住在国内,某些“资本”的媒体在新闻报道的客观公正真实性方面是怎么样的,其表现有目共睹。正是由于这些媒体隔三差五的兴风作浪,才导致人民的利益受到损害。这一点从某些“资本”媒体煽动仇警情绪或者不理性的做法,以至于导致某些人屡屡无视法纪而触犯法律,其他民众的安全受到影响,警察的安全和治安状况受到影响可以看得很清楚。

上述这些,从反面证明了“媒体的人民性和党性是一致的”的观点的正确性。

两年过去了,任志强之流已经成为笑话,舆论界包括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已经一步步拨乱反正,一小撮人利用媒体煽风点火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空间受到压缩。而此时此刻,结合到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重温总书记的“2.19讲话”,不但很有现实意义,而且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