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图书馆版,新媒体联盟地平线报告

天津商业大学宝德学院图书馆 2019-05-18 16:59:56

7分钟视频,了解核心内容



S·亚当斯·贝克尔(Adams Becker, S.) M·卡明斯(Cummins, M.) A·戴维斯(Davis,A.) A·弗里曼(Freeman, A.) C·霍尔·盖辛格(Giesinger Hall, C.) V·安娜塔娜额亚娟(Ananthanarayanan, V.) K·兰利(Langley, K.) N·沃尔夫森(Wolfson, N.)

(新媒体联盟,美国 奥斯汀 78746)

高茜 曹红岩 徐路等 译


【摘 要】地平线报告系列展示了5年内创新实践和技术对全球学术与研究型图书馆的影响。报告涉及6大关键趋势,6种重要挑战和6项技术发展,它们影响着图书馆战略、运营和服务,包括学习、创意调查、研究和信息管理。其中专家们认为大数据、数字学术技术、图书馆服务平台、网络身份、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具有促进学术和研究型图书馆发生真正改变的潜力。本报告为图书馆领导者、图书馆工作人员、政策制定者和技术人员提供参考和技术规划指南。

【关键词】地平线报告;大数据;数字学术;人工智能;物联网


一、概述

10大亮点体现了组织变革主题全貌,支持本报告的18个主题内容。

亮点1 图书馆仍然是丰富信息和知识的守护者。

亮点2 将新媒体和技术纳入战略规划至关重要。

亮点3 开放获取是应对资金紧缩的潜在解决方案。

点亮4 图书馆必须有效平衡独立学习场所和协作学习场所。

亮点5 想要有效满足用户需求,图书馆需采用用户中心设计和关注可访问性。

亮点6 保持数字传播流畅性是图书馆的核心职责。

亮点7 图书馆必须积极捍卫自身基本价值观。

亮点8 图书馆推进服务和业务创新需要重塑组织结构。

亮点9 通过数字学术技术,图书馆不断发展研究领域。

亮点10 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有望扩大图书馆服务的实用性和范围。

想要展望未来,回顾过去很重要。表1显示了不同年份图书馆报告的调查结果。不同年份有重复的地方,每种趋势、挑战和技术发展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每年都会有新视角和新维度出现。例如,今天所说的学术记录并非之前的含义。

综合来看,每年图书馆报告中所提到的主题,都是与推动或阻碍学习、研究和信息管理有关的重要主题。特别是置身于整个高等教育的背景下,每个主题都可以归入6个元分类的一类或多类,元分类也反映了学术和研究型图书馆中的活动。

扩大可访问性与增强便利性。时时互联设备的出现让人们更加灵活地随时随地、采用任何方式学习和研究,许多图书馆相应地更新了他们的IT基础设施。此外,图书馆不断更新他们的政策和服务,以满足所有用户的需求,即便是有身体障碍的用户。

激励创新。为了传播先进实践、发展21世纪的服务,图书馆必须以灵活方式构建组织结构,同时还要激发创造力和创业思维。为了不断激发新思想,改进服务和运营,图书馆需要采用更为灵活的组织结构。

培养真正的学习和发现。作为校园活动的重要枢纽,图书馆有责任通过改造自身的物理空间、反思其所提供的各种活动和培训,改进方法使之更加有效。同样,研究正日益成为一种合作活动,为了更好地服务于这些活动,图书馆提供新的数字化工具,以便建立存储和传播日益扩大的数据和研究成果的流程。

平衡社会转变。图书馆要面对国家经济、政府、消费者行为和期望,以及教育范式的变化所带来的压力。若要图书馆及时应对每一项挑战或变化几乎无法实现。因此,图书馆正在制定长期战略,将灵活性、具有成本效益的实践放在首位,同时预测和规划即将到来的新技术。

追踪研究和用户数据。传统的方式,一般是通过在何处、如何发表来评估研究成果。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图书馆采用替代计量学来评估研究影响。图书馆越来越善于将分析和反馈循环整合到自身服务和运营中,以便更好地了解用户行为和需求,并据此做出相应的后续调整。

数字传播的流畅性。保持数字传播流畅性的一个主要因素是图书馆认识到简单地了解如何使用设备或某些软件是不够的。人们必须能够在工具和预期结果之间建立联系,以创造性方式使用技术,适应不同环境。作为信息素养培养中心和发现中心,图书馆承担并努力完成这一使命义不容辞,图书馆应与大学领导者、教师和员工合作,将数字流畅性更深入地融入教学和学习。

本报告的每一个主题都会有相应的图标,代表其所属类别,以便更清晰地阐明每个主题之间的联系。

二、驱动学术与研究型图书馆技术采用的关键趋势


新媒体联盟地平线项目分别从政策、领导力和实践三个元维度来讨论每项趋势和挑战。政策涉及图书馆的正规法律、规章、条例和指导方针;领导力主要体现在基于研究和深度思考而形成的图书馆未来愿景的专家视角;实践则是指在图书馆和相关环境中新思想和新服务的实施。

(一)长远趋势

1跨机构合作


未来,开展跨机构合作对学术和研究型图书馆越来越重要。在预算萎缩、数字馆藏关注度提升的形势下,图书馆通过合作来提高学术资料的访问度,参与任务驱动型合作项目。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加入联盟,以共享资源或者在战略上与高等教育创新保持一致。

1)概述

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IFLA)发布了“馆际互借和文献传递最佳实践指南”。BorrowDirect是一项长期服务,自1999年推出以来不断发展,包括所有的常春藤盟校以及麻省理工学院、杜克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芝加哥大学都在使用。图书馆组织也在推进电子资源共享。由于预算限制,图书馆领域开展合作项目显得越来越重要了。

图书馆间也合作开发新技术,以建设合作馆藏,改善图书馆服务。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图书馆、纽约大学图书馆、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和斯坦福大学图书馆共同开发了名为GeoBlacklight的开放获取应用程序,用于搜索地理空间,包括“十大学术联盟地理空间数据项目”(Big Ten Academic Alliance Geospatial Data Project)在内的多个项目,都应用了该软件。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最近,欧盟委员会开会讨论了欧洲数字图书馆(Europeana)的未来发展方向,有建议提出,要改变项目融资结构,由主要依赖成员国赞助转向由欧盟基金承担大部分运营成本。在制度层面,与其他图书馆共同工作时,图书馆馆长必须从资金管理和资源共享角度考虑政策制定。

很多组织和项目以跨机构方式支持学术和研究型图书馆。图书馆电子信息联盟(EIFL)为图书馆提供专业发展机会、资源,提高知识共享与合作。图书管理员能够访问工具包,参与在线研讨会,查看各个主题的白皮书。生物多样性遗产图书馆(Biodiversity Heritage Library,BHL)是一家包含30多个研究型图书馆、自然历史图书馆、植物图书馆的全球联盟。它已获得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协会(IMLS)资助,在联盟中的五家机构内设置国家数字化管理实习(National Digital Stewardship Residency)职位,旨在改进数字工具和流程。在香港大学拨款委员会支持下,八所香港的大学为了合作提高学生信息素养,每所学校都会在共享平台的交互课件项目中创建一个模块。参与院校的图书馆员们同教员合作开发策略,将模块整合到课程中。


2学术记录的发展本质


传统学术系统是建立在纸质印刷和发行传播流程的基础之上,而互联网正在打破传统学术系统。现在,一旦经过同行评审,学术记录即可发布。这能让学术交流更频繁、更公开。学术成果不再局限于文本产品,还包括研究数据集、交互式程序、复杂可视化产品、其他阶段性成果,也包括基于社交媒体的网络交流。

1)概述

此趋势反映出日益趋同的几个重要优先技术:数字学术、替代计量学和开放资源获取。图书馆日益成为学术团体研究成果和学术著作的守门人。从历史上来看,人们通常根据作品发表期刊的级别来评估其学术质量和影响。然而,技术正逐步却显著地改变着信息收集、验证、传播的方式,催化产生了大量可替代的新的发布模式。学术记录的数字化、由文本材料转为动态化、丰富多彩的形式,是发展的关键步骤。图书馆另一个重点领域是替代计量学——从定性和定量的角度描述成果中活动和参与度的数字指标。

学术出版行业的改革也引 发人们对同行评审未来的讨论。开放同行评审意味着暴露作者和审稿人身份,但能被更多机构采用,缓解了一些诸如效率和评论者问责等存在已久的问题。PeerJ杂志旨在加快同行评审过程,实现成本最小化;作者注册成为终身会员,无条件免费出版,所有作品都依据知识共享许可协议(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发布。虽然各研究领域内并没有持续推广开放同行评议,但支持者们认为,开放同行评议能够准确地反映出所有研究的状态。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随着各种可替代学术记录形式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利用替代计量学测定成果影响力。但到目前为止,尚没有标准化指南。美国国家信息标准协会(National Information Standards Organization,NISO)启动了可替代评估计量项目。项目报告明确提出以下建议:广泛使用研究数据应用度量标准;替代计量学引用必须包括任何系统都可识别的永久标识符;公式需要体现非人工下载的增长趋势。

开展大规模开放获取出版运动需要一流的组织和联盟领导的发起与组织。来自欧盟国家的50个合作伙伴实施OpenAire2020项目,旨在通过提高研究数据的可发现性和重用性,以达到促进学术开放的目的。该领域另一个开拓者是国家科学传播研究所(National Science Communication Institute),它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致力于开展“开放学术项目”。

为了支持未来出版模式,整个学术记录领域正在修改传统流程。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没有围墙的出版”(Publishing Without Walls)项目旨在整合公开可获取的、可扩展的、可持续的出版服务,以便更好地满足学者需求。


(二)中期趋势

1让用户成为创造者


在过去几年里,用户生成视频、创客社区和众筹项目快速发展,这都说明了“创造”正日益成为主动学习和实践学习的方式。校园创造中心理想环境就是图书馆。为了促进用户参与创造,许多图书馆的创客空间采用新兴技术,开展制造活动。随着这一趋势加速发展,图书馆越来越多地担负起管理大量各类创造作品的职责。

1)概述

依传统观点来说,图书馆是人们安静地开展研究并自主学习的场所,但现今强调合作和实验。参与式文化是社会发展的大趋势,这就促使图书馆站在新视角,将用户看作创新者,为其提供空间和资源,支持其创造性行为。图书馆已定位成校园创客空间,目标是让用户参与实践,开展跨学科学习,促使其挖掘新知识和兴趣,开启新的研究或创业活动。例如,肯特州立大学塔斯卡罗瓦斯 分校的图书馆的创客空间帮助用户将想法转化成企业产品和适销产品,它也是俄亥俄州小企业发展中心所在地,用于培养数字和创业素养。

研究型图书馆协会(ARL)最近一项调查显示,参与调查的64%的北美图书馆提供、规划或试行创客空间服务。很多图书馆正在整合核心服务(包括查阅、培训、硬件、扫描)与知识库形成新的模式,强调3D设计、印刷和扫描。几乎所有参与调查的图书馆都提供或计划提供针对个人的技术培训和技能培训课程。随着这一趋势的发展,图书馆也在调整预算,从发展传统馆藏转向用户驱动式馆藏。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图书馆启动相关项目,与大学教师和其他组织合作促进主动学习和创新。对于图书馆来说,这一趋势最重要的实践意义就是增加用户创造和创新。卡内基梅隆大学亨特图书馆创办了几个创客空间,其中之一就是想象实验制造实验室(IDeATe Experimental Fabrication Lab),在那里学生整合电子学、力学和游戏设计,合作开发了一款虚拟现实坦克游戏,其特色是一个实体椅子系统。


2反思图书馆空间


EBSCO的一项《大学生如何开展研究》的调查显示,68%的人利用谷歌和维基百科开始他们的研究过程。因此,院校领导者们开始反思如何设计图书馆空间才能更好地改善图书馆面对面交流这种最常见的方式。许多图书馆都腾出空间,设计主动学习教室、媒体制作工作室、创客空间和其他有利于合作和实践工作的区域。

1)概述

《规划和设计学术型图书馆空间》报告中提出设计新型学术型图书馆学习空间的方法、挑战和最佳实践。通过一系列访谈,作者发现77%的建筑师和50%的图书馆员优先考虑灵活性,倾向于可移动和可定制的空间。另一个共同目标是支持全方位的学习需求。大多数受访者指出,新的图书馆空间设计要支持多种学术学习活动,其中希望得到支持协作活动的占83%,个人研究活动的占73%,而支持随时随地提供服务的占63%。

随着时间推移、读者需求的变化,学术型图书馆需要重新考虑空间问题。越来越多的教师在家中或办公室获取在线资源,如期刊文章。因此,高等教育机构鼓励教育工作者更多地参与建设活力学习社区。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各层面政策制定者运用此趋势的新研究成果,为制定预测学术型图书馆发展政策提供信息。院校层面上,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正在制定新的战略目标,创建满足不同用户需求的21世纪图书馆。图书馆将技术、物理空间和家具结合起来支持自带设备(BYOD)运动,也提供足够的电源插座、充电站以及高速WiFi。

一些主要机构已经开发了相关资源用于帮助世界各地图书馆规划和评估他们的空间。2012年以来,美国高等教育信息化协会学习行动、纽约州立大学系统、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学习和在线教学多媒体教育资源项目(MERLOT)、美国高校规划协会等组成核心团队,帮助创建了FLEXspace,它是以现代教学法为起点,知识库描述了最适合促进主动学习的空间类型。

学术和研究型图书馆正在积极更新与创造新空间,效仿“领导倡议”所设的创新愿景。纽卡斯尔大学新开设了24小时开放的奥克缪蒂图书馆学吧,内设人体工学小组学习空间,支持自带设备,并包含一个配有热水和微波炉的“生存站”。


(三)短期趋势

1研究数据管理


电子出版业中的增强格式和工作流程可用于实验、测试和模拟数据,通过音频、视频、其他媒体和可视化方式来呈现。这些格式的出现促使图书馆重新思考研究周期内数据管理过程,从收藏到分析、可视化和保存。数字数据管理的进步促使主题搜索结果和引用更精确化,同时让图书馆能够更有效地为用户管理和显示相关资源。

1)概述

数据生成方法和存储海量数据的能力在不断扩展与提升。学术和研究型图书馆中,人们的关注焦点已经从探索数字出版(2014年地平线报告图书馆版)、元数据标准的影响(2 015年地平线报告图书馆版),转向研究周期内图书馆员的角色以及目前使用新媒体数据的方式。虽然这并非是一个新趋势,但却发展快速,是因为随着开放出版和数据收集的增加,进一步巩固了图书馆在研究数据管理(RDM)中的作用。

通过与大学其他部门合作,图书馆转换了自己的角色,包括访问、支持和数据管理。访问是图书馆最为传统的角色,包括识别相关数据知识库以便学习者应用现有研究,同时提供最新的引用和参考标准,使其可辨识以供将来使用。为了确保研究的长期可发现性,图书馆工作人员也扩大了自己的工作范围,包括用于数据研究的支持系统。最重要的支持形式之一是图书馆识别元数据标准的能力,而标准记录了数据的来源、目的和方法。数据管理包含访问和支持,同时强调存储规划和数据管理,即“从研究项目周期扩展到再重用,不断保存和增加数据的价值”。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随着新格式和新技术的出现,大学必须制定指导方针,确保采用成熟方式生成数据。随着数据共享增加,隐私问题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很多大学参与了英国联合信息系统委员会(Jisc)在法尔学院开展的安全分享试点(Safeshare Pilot)项目,图书馆员可以通过该项目了解正在进行的工作,确保能够安全地共享敏感数据。

已成功应用研究数据管理策略的学术和研究型图书馆正在探索实施这些策略对研究领域的影响。在南非,图书馆制定了描述有效政策、基础设施和人员培训的框架。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例子是密歇根大学图书馆,该图书馆计划推出一套数据管理服务,包括一个可以在研究周期各阶段为研究人员提供帮助的资源库。为扩展现有资源库,他们启动“深蓝数据”项目(Deep Blue Data)以开发数据管理计划、方案和保存策略。


2重视用户体验


用户体验(User Experience,UX)是指个人与服务、产品的交互质量。该术语通常用于评估人们与网站、移动设备和操作系统的交互,图书馆也用同样的可用性原则来评价实体空间。

1)概述

用户体验包括了民族志研究和设计,用以了解和改善图书馆服务的用户体验。学生研究行为的民族志研究是图书馆在服务设计上满足学生需求的关键所在。民族志研究包括观察和参与研究,用以识别用户的工作 方式及其遇到的独特挑战,但图书馆工作人员仍需采用同一方法。除了确保网页文本清晰、简洁、友好之外,服务客户的主动性也会影响访问者决定是否使用图书馆的服务。

从整体上看,图书馆用户体验需从不同方面考虑,包括标识、文本的查询和检索以及各种设备的整体网络体验。图书馆用户体验设计师通过分析多种资源、合并调查结果、民族志研究与数字化采集指标(追踪数字资源的搜索和获取),来全面了解读者。为了达到最佳用户体验,一些图书馆采用设计思维,即采用设计原则来满足人们的技术可行性策略需求。最近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利用设计思维程序,通过连续几个月记录用户行为、与他们进行非正式对话,进而审核标识的有效性。他们发现,图书馆工作人员错误地认为各种迹象都显示来问讯处咨询的学生的问题已经获得解决。在这次审核中,一些问题浮出了水面,包括标识太多和语言令人费解的问题。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目前虽然没有明确的政府政策可以解决院校服务中用户体验质量的问题,但想要开发或执行标准的学术型图书馆,可从使用艾迪欧公司(IDEO)利用设计思维设计的图书馆工具包开始。艾迪欧与芝加哥公共图书馆、丹麦奥尔胡斯公共图书馆合作,研究观察十个国家的图书馆员,经过启发灵感、构思和迭代几个过程开发了指导图书馆的工具包。

图书馆想要优先考虑用户体验,就需要有领导驱动的承诺,以便定期整合满足用户需求的最佳实践。用户体验工作组(User Experience Working Group)利用数字协作工具并召开月例会,为数字图书馆用户和可用性研究开发指南并建立最佳实 践范例;他们共享资源和专业知识,帮助图书馆领导了解用户行为、易学性和图书馆服务的可访问性。图书馆认识到,用户需求会随着新界面和新技术的出现而改变,持续关注用户体验对于提供数字化图书馆服务至关重要。



三、影响学术与研究型图书馆技术采用的重要挑战




(一)可解决的挑战

1图书馆服务和资源的可访问性


虽然在服务残障用户方面,图书馆一直是引领者,但随着技术改变用户获取信息方式的转变,新的阻碍浮现出来。越来越多的人致力于提高数字资源的可访问性,这将影响图书馆专业人员掌握技能的类型。

1)概述

长期以来,图书馆界一直致力于为残障人员提供服务,提升包容性。随着技术的发展,迎合残障用户需求的技能和数字能力也在改变。安大略图书馆协会(Ontario Library ssociation)已经注意到,加拿大图书馆的工作职位列表中,越来越多的招聘岗位需具备创建可访问性网站和实施可用性测试的经验。

随着图书馆租赁数字产品代替购买实体资料进行资源馆配,图书馆必须找到方法,提高跨数据库订阅合集的可访问性。此外,商业出版社和教育技术公司没有义务创造可访问性产品,他们只是从个人角度看待可访问性政策。商业出版社和教育技术公司必须确保额外的辅助技术(如文本转音频技术)与所选产品兼容。图书馆专业人员面临挑战是,将这些责任整合到他们的工作流程中,同时,他们还要优先提高数字素养、支持课程设计。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最近,随着相关政策的发展,这将大大提升残障人群获取印刷资料的便利性。《马拉喀什条约》(The Marrakesh Treaty)相继在22个国家获批生效,将为盲人、视力障碍者或其他印刷品阅读障碍者获取出版作品提供便利。建立最佳实践范例和馆员专业发展将有助于图书馆应对此挑战。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按照《美国残疾人法案》规定,帮助数字图书馆更好地为盲人和视障者提供服务。

为了解图书馆所面临的在线资源不足障碍,西华盛顿大学在其最常用系统中运行自动可访问性检测程序,利用所得结果确定解决方案优先级。图书馆计划未来与本校学生运营的残障人士外展中心(Disability Outreach Center)合作,开展可用性测试与提升响应能力。


2提升数字素养


数字素养已不仅仅是指人们获得单一技术技能,更多是指人们深度理解数字环境,凭直觉适应新情境,与他人共同创造内容,以及提升数字交互自由和风险意识。图书馆定位于引领学生数字公民发展,确保学生负责地、适当地应用技术,包括网络身份、沟通礼仪、权利和义务。此类能力影响课程设计、职业发展和面向学生的服务和资源。

1)概述

当今数字化信息环境中,我们期望图书馆职员、教师和学生从可信性视角评估信息,考虑信息使用情境。通常他们熟悉各类数字工具和平台,但可能不习惯于批判性地思考,不知道如何更好地使用这些资源、解读信息以及准备网络共享内容。随着社交网络平台激增、更多数字化交流发生,人们就有更多机会传播失真信息、侵犯版权和隐私。图书馆无法独自解决这个挑战。

小心媒体消费是数字素养的一个方面,也已被证实是打击“虚假新闻”的关键。斯坦福历史教育集团(The Stanford History Education Group)发布了一个报告,显示很多学生在区分可信来源与不可信来源方面存在困难。图书馆面临着的一个挑战,就是需要利用当前公众对普遍问题的密切关注,进一步将数字素养融入大学课程。大学需将这些能力真正融入所有课程,帮助学生跨学科管理知识,创造传播,同时培养同理心。

专家组认为这一挑战是可以解决的,但随着技术不断进步、工作场核心技能不断发展,仍需持续提升数字素养。英国联合信息系统委员会(Jisc)提出广义的“数字素养”概念,即数字社会里个体适应生活、学习和工作的能力。此外,密歇根大学信息学院明确指出数据和统计素养是跨学科的核心能力。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政府优先考虑数字素养项目以促进经济发展,让全民充分参与到数字社会。爱尔兰实施由“促进教与学国家论坛”资助的项目,希望确定数字世界中学习和工作时高等教育的教师和毕业生需要具备哪些技能,他们才能感到自信和有创造力。项目提出一个框架、数字徽章倡议和系列活动,旨在建立国家数字能力。

一些主要组织正在开发资源引导图书馆努力将数字素养融入日常工作。图书馆智能(Library Intelligence)是一个免费诊断工具,评估图书馆职员的数字素养能力以及自定步调的在线课程。

图书馆作为独一无二的信息素养权威机构,帮助开展校园数字素养项目。英国开放大学图书馆服务启动了全校项目,建立提高开放大学员工、教师、研究人员和学生数字能力的资源和方法。他们开发一套最基本的数字素养技能,并提供计划和培训,让教职工和学生能够获得基本技能。



(二)有难度的挑战

1调整组织设计以适应未来的工作


技术、信息需求变化以及图书管理员角色发展迫使图书馆重新思考其传统功能结构。图书馆必须采用更灵活的、以团队为基础的矩阵式结构来保持创新,及时响应校园和用户需求。

1)概述

从历史上看,大多组织结构包括图书馆创立的组织结构都是分层的。决策权主要由上层掌握,而很少下放到组织层面。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图书馆需要大量信息,而这种简单的结构并不能适应需求。如果图书馆不能构建灵活方式,他们会面临着挑战,无法适应预期变化。为了满足当前用户需求,图书馆必须采取灵活的、矩阵式组织结构。矩阵设计具有一定优势,因为这种设计能将不同职能的专家编入团队,暂时或永久性地承担项目。

采用这种灵活结构优势众多,例如无缝交流信息、提升技术能力、更高效利用资源,但仍有障碍制约着人们无缝采用此结构,例如,与角色变化有关的陡峭学习曲线让人们抗拒改变,向多位领导汇报让人们更加困惑不解。在图书馆创客空间工作的技术人员可能会感到左右为难,他既要对创客空间项目经理尽职,又要对职能团队经理尽责,在多重汇报关系中努力安排好时间表,满足各种要求。图书馆可以考虑实施矩阵管理,多个管理者间的关系、信息管理和优先级变得清晰明了。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矩阵设计不仅允许图书馆从不同专业领域提取知识,而且还增加了促进创新和学习两大因素,即交互性和开放性。任何系统变革都需要得到高层领导的明确支持和承诺。为了解决这一挑战,各层图书馆领导都在倡导跨结构采用更灵活的业务方式。例如,弗吉尼亚大学新任图书馆馆长兼管理员迫切要求在研究活动中开展更多合作。馆长设想图书管理员与教师们合作,开展由外部资助的研究项目。主要资助机构也意识到,有效的项目具有跨学科属性。

为了解决这一挑战,越来越多的图书馆趋向于采用更灵活的模式。例如,曼彻斯特大学图书馆放弃了由五个领域构成、基于主题的传统团队模式,转向以研究服务、教与学和学术参与三个功能为基础的团队。这种改变让他们能够挑选不同专长的人参与和学校战略直接相关的项目。


2保持持续整合、互操作和合作项目


为了从各行政机构获得资助,研究机构更看重与其他机构建立合作关系,以提高其知名度和巩固地位。越来越多的学术和研究型图书馆力图改善研究生态,满足基金资助机构要求,减轻研究者行政负担,互操作成为他们首要考虑的关键问题。在此情境下,互操作是指研究系统协调工作的能力,以便科学知识和数据能够跨机构、部门和学科间无缝交换。最终目标是支持院校便捷地与资助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分享其发现。

1)概述

随着开放获取倡议和开放资源存储平台增多,图书馆面临着与知识库发展保持同步的挑战。开放文献——元数据采集协议(The Open Archive Protocol for Metadata Harvesting,OAI-PMH)是具有开创性的互操作协议,用于知识库之间标准化信息交换。尽管已经向前迈进了,但图书馆在整合开放获取知识库,使其与研究信息管理系统、期刊发布平台、索引和专题文摘服务、搜索引擎等平台系统互操作方面仍旧阻碍重重。知识库和存储网络间互操作的挑战来自多个方面,例如网络开发的可用资源、网络开发速度、损害共同目标的知识库和网络指令。此外,语言障碍,文化、组织和法律差异也阻碍发展。在多样化背景下,创建统一的研究资源取决于知识库和其他系统是否遵循一致的互操作标准,允许系统间传递元数据和数字对象。

不同平台中研究者网络身份较为分散,缺乏永久性唯一标识,这都加剧了这一挑战。对于想要成为合作者的人来说尤为困难,他想了解另一学者的全部工作,来决定合作是否对其有益。幸运的是,开放研究者和贡献者身份(ORCID)识别码已经成为所有学科的标准研究识别结构。ORCID帮助研究者区分和他们相似或相同的名字;尽管他们的工作或者单位发生了改变,仍能与他们的研究、资助者和出版社相连;自动链接出版物、基金和专利。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全球图书馆都面临着挑战,选择标准和策略来制定技术政策。目前,资金政策和机构政策存在分歧,资金政策强调分享、传播和开放,机构政策关注法律问题和所有权。随着院校对资金参数和政府政策演变做出反应,图书馆将有一个绝好的机会形成机构数据政策,与总体趋势保持一致,增加开放性和可访问性。

全球范围内研究机构想要跨越不同接口成功提升集成、互操作和协作,必须建立牢固的合作关系。为了更好地解决开放获取运动中的互操作问题,国家和地区知识库网络开始新兴。全球一些学术型图书馆包括维也纳大学图书馆和档案服务、北京大学图书馆、赫尔辛基大学图书馆、隆德大学图书馆都加入了开放获取知识库联盟(COAR)。COAR创建论坛以便更好地整合技术互操作政策、服务与知识库,进而整合内容。



(三)严峻的挑战

1经济和政治压力


大学入学人数持平或下滑、订阅费增多和出版量增大、政府支持降低,使得学术和研究型图书馆困难重重。因此,图书馆优先发展技术和数字资源以降低相关服务费用。

1)概述

自2008年经济衰退以来,学术和研究型图书馆面临着日益激烈的资金竞争,促使他们重新思考怎样有效分配资源、应对全球化对预算的影响。根据Wiley组织的一项调查,全世界范围内预算问题是学术型图书管理员面临的首要挑战。汇率波动所带来的全球性影响也给学术型图书馆带来了财务负担。越来越多的学术型图书馆采用新型学术出版物,提供更好的可访问性,降低费用。很多学者和资助者将开放获取运动视为学术出版物的未来。

无论是政策变化还是政府管理变化,政治行动也是图书馆压力的来源。欧盟公投也就是英国脱欧,给英国图书馆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例如,除了英镑贬值外,学术合作的减少将会影响学术型图书馆,因为减少欧洲合作关系意味着英国开放获取馆藏中合著文章将减少。近期,美国总统选举引起了图书馆界的关注,有关总统特朗普可能大幅削减政府机构的猜测越来越多。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随着更多学术型图书馆指望通过开放获取来降低费用、扩大研究可用性,这便需要制定政策来确保质量。成百上千的学术机构都有开放获取政策,管理教职员撰写的出版物。国际资助机构常常要求其支持的研究项目提供开放获取期刊论文。

世界各地的图书馆都在与其他图书馆和外部组织合作,以应对日益增加的财务压力。国际开放获取2020行动(international Open Access 2020 initiative)中超过560个签约机构正帮助推进学术期刊从订阅转向开放获取出版。他们创建了五个核心领域的变革路径图:主题(包括架构)、分析、改组、协商和分享。

为了应对日益上涨的出版费用,一些主要出版商像Elsevier、Wiley-Blackwell采取捆绑服务,要求图书馆购买他们可能不需要的期刊。其他学术型图书馆正通过创建自己的学术出版社来避开大型出版商的施压。


2直面彻底变革的需求


学术和研究型图书馆一直面临着领导力问题,这影响着其设施和产品服务的方方面面,包括更新员工配置模式、解决财政资源短缺问题。移动技术的出现影响着信息的可访问性:现在潜在客户无需踏足图书馆就可通过个人设备搜索资源。越来越多采用云存储方式而不是实体设备存储,图书馆也在重新思考采购策略以及如何充分利用图书馆实体空间。

1)概述

技术日益改变着图书馆的关注点,从采购管理转向为教师和学生提供服务和支持。在此转变过程中,图书馆专业人员见证着机构所重视的技能类型的彻底转变,但却又不知如何保持他们自身技能与时俱进。这些矛盾与本报告中另外一个挑战“调整组织设计以适应未来工作”紧密相关。想要帮助现有职员获得新技能、适应新预想角色,都需要支持和培训。但是在预算紧缩的条件下,这些都是图书馆所面临的困难。

图书馆也要重新思考他们在学校内提供的服务。Ithaka S+R调查发现,教师开展学术活动时,绝大多数人不求助图书馆工作人员或利用图书馆提供的服务。另外,当教师通过院校馆藏无法访问文献时,他们更倾向于网上搜索免费可用版本,而不是使用馆际互借服务。但是教师们重视图书管理员在提升大学生信息素养能力方面所扮演的角色。因此,图书馆必须提高服务意识,主动出击而不是坐等用户来寻求帮助。

2)对政策、领导力及实践的影响

图书馆正在制定政策来阐明他们的愿景,推动变革。阿德莱德大学的图书馆提出“大胆而灵活的大学图书馆建议”,概述了面向客户服务模式的规划、在教学设计上与教师紧密合作、进一步建构制度强调学生是创造者。他们还将转向“封闭式”访问模式,大幅减少实体馆藏的占地空间,为研究和学习者合作腾出场地,促进数字资源利用。

应对这些挑战需要富有远见的领导力,职业发展帮助图书馆职员设想新的解决方案,帮助他们在变化的环境中茁壮成长。哈佛教育研究院“数字时代的图书馆领导力”系列活动每年举办一次,帮助参与者批判性地思考未来学习和技术影响,并为图书馆寻找机会,为他们院校的知识进步做出贡献。在西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职员组成团队为学生服务,促进学习者成功。在嵌入式智能写作(WRITE Smart Drop-in)部分,学习技能顾问(Learning Skills Advisors)帮助学生增强写作能力,而图书管理员则提高学生的研究技能,提供引文格式方面的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