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传真】整合+借力:曲靖破局执行难

曲靖法院 2019-03-14 14:33:40

整合+借力

曲靖破局执行难

本文载于《人民法院报》

2017年04月17日第05版

“‘健康体检’、内部‘整合’、 外部‘借力’,云南曲靖法院2016年执结案件11148件,执结标的额55.97亿元,同比增长160%,执行工作堪称‘曲靖范本’”。说起家乡法院在“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中做出的显著成绩,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宣威市人大常委会教工委主任高燕给予了高度评价。

从“健康体检”到“迅雷行动”

“梳理积案、清理案款,做到家底清、底子明。”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布置清“家底”活动中,严格区分案件反映出的执行难和“执行不能”,有财产可供执行而没有及时全部执行的列为执行难,定为A类;被执行人丧失履行能力、无可供执行财产的列为“执行不能”,定为B类。


“检查了好几个中院,曲靖的案件清理做得十分规范。”2016年,曲靖中院对执行局成立以来的执行案件进行了清理,摸清了家底。对清理出的1075件旧存案件重新纳入新的执行流程中运行。借清理之机,规范了执行局的财务管理,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检查后给予了充分肯定。


媒体见证执行


根据分类情况,施行“周汇报、月分析、季研判、年总结”机制,在精准查控被执行人财产,加大信用惩戒力度基础上,以“执行日志”为手段,强化执行过程跟踪,确保有财产案件全部或绝大部分得到执行。


执行局作为法院的高危区,执行法官手中权力大、受到的诱惑多、职业风险高,曲靖法院坚持廉洁“婆婆嘴”不放松,邀请业务专家以视频方式开展集中培训,还专门编印执行工作手册等提升队伍执法能力。


去年9月27日,曲靖市委、市政府召开执行工作推进会。市直部门负责人、县(市、区)政法委书记参会,会议拟定了“用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路线图和时间表。


为推动基本解决执行难向纵深推进,去年曲靖市委出台《关于推进和加强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意见》。一个“党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法院主抓、社会各界协作配合”的执行联动机制初步形成。


今年4月初,为将有财产可供执行却长期未得到执行的案件基本执结,曲靖中院决定开展声势浩大的“迅雷行动”专项执行活动,明确规定“对2016年12月31日前受理的未执结案件发起总攻,除因法定事由外,全面依法执行完毕。”“新收执行案件中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立案后一个月未采取任何强制措施案件和一年未执结案件,必须保证六个月法定期限内基本执行到位。”


从“一人包案”到“分段集约”

2015年12月,曲靖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某家居文化有限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经审理,法院判决双方继续履行租赁合同,家居公司支付房产公司2015年下半年租金50万元及自2015年7月1日起至该项租金实际清偿之日止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的违约金。2016年7月,因家居公司拒绝履行生效判决,房产公司申请强制执行。


经查询,家居公司的5个存款账户,未发现余额超过300元的存款和房产登记信息;法院及时冻结了家居公司在曲靖某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股金余额12万余元;责令家居公司如实申报财产中,该公司却虚假申报了财产。2016年8月,承办法官给双方当事人做工作,达成家居公司于2016年10月26日前履行租金50万元及承担诉讼费1.02万元的协议。履行期限将至,经过多次电话催促,家居公司仅交纳了案款5万元后,其法定代表人采取不接听法院电话等方式躲避执行。


今年3月,罗平县人民法院组成执行工作组赶赴上百公里外的曲靖市麒麟区,但家居公司法定代表人仍然采取躲避方式规避执行,一直正常营业的商场也紧紧关闭了大门。23日下午3时,以为法官离开的商场开门营业,全天盯守的执行法官采取零散顾客方式“混”进商场。24日上午,罗平法院抽调20余名干警,在麒麟区人民法院10余名干警的配合下,对涉案商铺内的部分红木家具清点并登记造册,由专业人员进行包装和搬运。

罗平法院对家居公司强制执行现场


“我多次参与法院案件执行,执行中发生冲突、围堵的情况并不少见。但像今天这样平稳、和谐的执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曲靖市人大代表周玲在现场监督案件执行后说。


周玲说:“这个案件处置的背后,从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司法的人文关怀和执行法官的温情一面。”


曲靖中院以机制创新为契机,加强对执行各节点、各环节的管理,让执行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同时,运用科技手段,充分发挥执法记录仪的功效,对整个执行活动全程录音、录像并适时上传到指挥中心,规范执法行为。


从2016年7月中旬开始,曲靖中院实施分段集约管理执行工作机制,将执行工作分为立案、执行准备、财产查控、财产处置、结案审批和异议审查6个相互衔接部分,分段合作完成,探索具有曲靖特色的“分段集约”执行改革。


以往,执行案件实行“一人一案一包到底”的办案模式,办案法官“大权独揽”,导致关系案、人情案和办案法官消极工作的现象时有发生。解决执行难,首先要理顺内部流程和机制,提高执行案件办理效率。曲靖中院院长王泽祥说,“分段集约”的好处之一是明确了各个执行阶段的办理事项、执行任务、工作目标。机制规定了执行准备5个工作日、财产查控30个工作日、财产处置90个工作日内完成,时间节点的管控有效确保了办案时限和效率。


统计证实,曲靖中院实行“分段集约”管理执行工作机制仅两个月,办理执行案件112件,同比多办理72件。


从“强制措施”到“刑事惩戒”

“谢谢法官。”接过法官送达的21万元赔偿,务工受伤致残的徐某喜极而泣。


原来,梁某2010年在麒麟区注册开办了一家塑编包装有限公司。2011年,务工人员徐某工作期间右手手掌不幸被机器割除。一审判决上诉后的2011年6月,曲靖中院组织双方调解达成协议,包装公司于两个月内一次性赔偿徐某21万余元。谁也想不到,收到协议后,梁某将其生产线以35万余元的价格出卖,连同保险公司赔付的7万余元工伤赔偿金一起卷走逃离,还变更了联系方式和常驻地。


失去右手手掌的徐某拿着调解协议却没得到一分钱,生活异常艰难。2016年4月,曲靖中院执行法官通过信息查控中心查不到梁某财产信息,迅速与当地公安机关联系,对涉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的梁某立案侦查,及时抓捕归案。接案后,曲靖市公安局麒麟分局当即将梁某列为网上追逃对象。历经几个月的侦查布控,外逃5年多的梁某被民警押回曲靖。虽然梁某归案后主动联系家属,将21万余元赔偿款交至法院,但是等待他的还有刑事惩罚。


统计证实,仅过去的2016年,曲靖以拒执罪追究被执行人刑事责任 22件26人,司法拘留351人,搜查87次;期间强制腾房167套,查封房产895套,强制扣划银行存款1819笔2.03亿元;强制拍卖房屋车辆及相关物品61件,成交资金7520万元。

会泽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进行司法拘留


为走出过去“清了又积,积了又清”的执行怪圈,罗平法院、检察院、公安局联合出台《关于办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相关问题的意见》,主动与周边的法院签订《区域执行协作协议》;麒麟区委政法委牵头出台《关于建立严厉打击拒执行为司法协作机制的有关规定》,明确法、检、公办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件过程中,既分工负责,又通力协作,避免推诿扯皮。


“下最大的决心解决执行难问题,是市委、市政府的决心,相关部门都不可躲闪、退缩。”曲靖市委政法委书记吴朝武介绍,曲靖市委明确把执行工作作为市委对各地、各部门法治建设和平安建设考核的重要内容,采取通报、约谈、挂牌督办、实施一票否决等措施,帮助法院解决执行工作中遇到的困难,破解执行难中的各种阻力。


从曝光老百姓到公职人员上黑名单

“你好,执行局吗?我们已经全部履行了200多万元的给付义务,希望把我们从黑名单上撤下来。”近日,一家企业老板在朋友圈中看到自己上了黑名单,马上与申请人联系履行了给付义务。他说:“我们是做生意的,上了黑名单,会被别人认为是不诚信,因小失大,划不来。”


“公职人员都上了黑名单,法院这回动真格了。”辖区宣威市委对该市某单位党委副书记王某、某镇党委委员陈某的恶意规避执行行为启动组织调查程序,该市组织部还在干部晋职晋级时,主动核实拟提拔对象是否为失信被执行人。


“就是该曝光这些不讲诚信的‘老赖’,营造诚实守信发展环境。希望法院不仅大张旗鼓曝光‘老赖’,还要像公告中说的一样,加大惩罚措施,如限制消费,悬赏举报,搜查,该拘留就拘留,该判刑就判刑。”外来务工青年小李说,他要在微信上发个曝光图,他们务工最担心的就是打工后老板“跑路”或“赖债”,有了黑名单,以后找工作可多个心眼。


统计证实,2016年,曲靖对9994人录入黑名单,公开曝光3211人,其中公职人员101人,812人迫于压力履行了义务。


以前,实践中存在一些不良现象:如,有的单位不顾法院协助执行通知和法律威严,向被执行人通风报信,泄露国家秘密;一些单位抱着“法院的执行与我无关”的心态,不愿意协助执行。目前这一现象有了明显改观。


“点对点查控和执行联动机制建立后,法院执行不再是一家‘单打独斗’,而是多个部门相互协作,不仅实现了信息共享,而且在第一时间查控被执行人和财产。只有建立全社会协同的大执行工作格局,‘老赖’才会无处藏身。”曲靖中院执行局局长骆建才说。


(图文编辑:江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