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媒体人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妻子:早晚见不到,家就像是旅店一样

长江 2019-06-21 20:41:29

1月26日,东北大地上一个极寒的日子。凌晨6时许,从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紫晶城小区到吉林市殡仪馆的路上,300多辆出租车和私家车自发组成车队,送别吉林市广播电视台交通音乐广播总监马中华。寒风中,人们在心里泣血呼喊着——老马,交通广播要你回来 !

▲马中华在交通音乐广播组织的“幸福书屋”活动中与采访对象交谈。吉林市广播电视台 供图


1月24日,农历腊月初八。15时30分许,吉林市广播电视台交通音乐广播总监马中华在与同事布置工作时,一边交谈一边用手不断地摩挲前胸,称自己的胸有点闷。16时左右,他到药店买了阿斯匹林,回到办公室后又开始继续写20周年台庆方案。16时24分许,同事发现他倒在了工作岗位上,被紧急送医不治离世。噩耗传来,抢救室外,焦急等候的马中华曾经和现在的领导、同事100多人,顿时哭成一团……

“马老狠”干活不顾家

洪水来袭,岳母和妻子面临着断水、断电、断炊的困境。但他面对正在直播的应急特别节目,笑笑说:“家里没有事的,我家在六楼呢,家中还有点方便面,她们可以再坚持一下。”


“现在啊,交通台所有人做好应急的准备,保持电话畅通,还有星宇、郑伟两个需要照顾孩子的妈妈,也要做好出发的准备,随时准备向抗洪前线出发。”这是交通音乐广播主持人彭飞在马中华去世后,找到的他唯一录制的声音。那一天是2017年7月13日20时许,一场特大洪水袭击了永吉县和吉林市,正在喊话的老马心很细,提醒同事们把充电宝全部充上电,遇到救援小分队要及时发回报道,以免群众恐慌。


可是大家哪里知道,这个不舍昼夜工作的“马老狠”家中,洪水已经漫过了一楼直抵二楼,岳母和妻子正面临着断水、断电、断炊的困境。大家都劝他先回家看一看,但他面对正在直播的应急特别节目,笑笑说:“家里没有事的,我家在六楼呢,家中还有点方便面,她们可以再坚持一下。”


“马中华去世当天,我下班时手机冻得没电了,开机后发现同事接连打来了电话,心里顿时一惊。”吉林市广播电视台电台副台长邱燕向《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介绍,怎么也没想到是马中华去世了,“他去世前一天还在我屋里研究工作,现在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邱燕与马中华的办公室相邻,马中华的办公室每天都是人来人往,大家有什么工作上的想法,都愿意与他进行探讨,常常争得面红耳赤。正是因为这样的工作热情与努力,交通音乐广播一年迈上一个新台阶。


在马中华家采访,他的妻子赵凤丽还没有从马中华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平时晚上见不到他,早晨也见不到他,家里就像是旅店一样。”赵凤丽说,家里家外的活,都是她一个人在支撑,有时也不太理解马中华,但是每当看到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为了工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满脸造得胡子拉碴的来不及刮,又很心疼他”。


“他也感觉到身体有些不适,和我说年底太忙了,等忙完再去检查,没想到就这样走了。”赵凤丽说,马中华常对她说,干工作,就要干出个样子来。


记者翻开马中华的简历,他1966出生于吉林省永吉县一拉溪镇,1985年11月参军入伍,1989年退伍,1991年开始到电台工作。他带领交通音乐广播一路创业、一路发展,使交通音乐广播成为北国江城最权威的广播品牌。


每次有荣誉时,他总会说,这东西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用。但涉及大家的荣誉,他却总是据理力争。这些年,尽管不断地推辞,还是有些荣誉“强加”在了他的身上,如吉林市十佳新闻编辑、吉林市十佳新闻工作者、吉林省艺德标兵、吉林市劳动模范等。

姓马属马,一马当先

“媳妇,你给我3年时间,就当这个家没有我,我一定要让交通台大变样。”3年又3年,一晃数年过去了,他的工作热情依然不减。

“我姓马,我属马,马是我的‘图腾’。”这是马中华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无论单位有什么事,他都是一马当先。


每当遇到突发事件、重大新闻,如火灾现场、矿难现场、洪灾现场等,总会有马中华的身影。


2003年,非典发生时,马中华冒着生命危险走进吉林市传染病医院,把白衣天使舍生忘死抢救病人的感人情景通过广播传播出去。


2007年,吉林市微型车厂喷漆车间发生火灾,在众多到达现场的记者中,只有马中华想方设法进入火灾厂房,目睹消防人员舍生忘死的灭火场景,并冒着中毒的危险发回了最翔实的现场报道。


2007年元宵节,吉林市突降暴雪,马中华意识到城市交通将会面临重大考验。半夜,他一方面与吉林市清雪指挥部取得联系,一方面派出多路记者到各个路段采访。第二天他又带着多路记者蹚着没膝深的积雪,跋涉在吉林市的各个路段,发回最具权威性和稳定作用的现场报道。即使是做了副总监、总监,遇有重大报道、突发事件,马中华也仍然是一马当先,出现在新闻现场。


2007年,马中华被任命为副总监,从那时起,他的作息时间表上就没有了上下班的概念。新闻稿件需要他去签审,记者的稿件需要他编辑,值班到很晚的记者他要送回家。晚上出现的新闻,他要一直等到记者采访归来,写完稿子、剪辑好录音,一切弄好之后常常是下半夜了。


交通音乐广播没有总监值班宿舍,总监办公室的沙发和一件军大衣是老马的“两件宝”,靠着它,一年365天,马中华几乎有100多天在办公室的旧沙发上和衣而睡。2010年、2017年,永吉等地发生重大洪水灾害,在两次抗洪期间,马中华一直吃住在单位,每天睡眠只有3至4个小时,他既要调度节目,指挥和随记者深入一线采访,又要组织为灾区捐款捐物的大型活动。在募捐现场,他既是总指挥,又是装卸工,还是押运员,一车车凝聚着爱心的救灾物资,亲自送到最需要的灾区群众手中。单位领导担心他的身体累垮,多次命令他回家休息,可他一转身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


“孩子高考期间,他一天也没耽误工作。”彭飞向记者介绍,2010年,马中华的儿子生病住院3个月,他把护理的担子几乎全部给了妻子,只是偶尔抽空去看一下,没有向单位请过一天假。


对家庭,马中华满怀歉意,好在家里的事,有妻子在默默地承担着。只要一提到工作,他总是想到和做到最前面,同事们都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主心骨。


“媳妇,你给我3年的时间,就当这个家没有我,我一定要让交通台大变样。”3年又3年,一晃数年过去了,他的工作热情依然不减。让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那个一年年玩命工作的老马却猝然走了,未能完成对家人的“承诺”。

只拉车,不坐车

“直到他去世后,我才知道他的家住在哪。他对待同事,就像对自己的家人一样亲。”主持人新月说,所以他离去后,大家就像是自己的亲人离去一样难过。


马中华生前常常说:“一个单位就是一辆车,只有犒赏拉车的,平衡坐车的,才不会翻车。”马中华刚到交通音乐广播时,单位效益不好,主持人的工资常常1个月1000多元钱,大家常常看到马中华乐呵呵地喊大家,“走,咱们出去吃饭去。”整整有半年多的困难时间,马中华以这样的方式,团结和带领大家工作。同事们哪里知道,马中华的手里也没有多少钱,后来他买了房子,还办了15年的按揭贷款,每个月要交1300多元的房贷,现在还有10年的按揭贷款未付完。


“我和他家住一个小区,在装修房子时,马总监看到我家地砖有缝隙,就说他家装修后还剩了点填缝剂,可以给我家用。”主持人小强向记者介绍,工人师傅在给小强家干活时说,你们领导对你可真好,这些填缝剂是他从市场上买回来的,各种费用加在一起3000多元钱。马中华看到小强家没有电脑桌,就对小强说:“我家的电脑桌不想用了,想换个好一点的,这个你搬走吧!”4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马中华家电脑桌的位置一直是空的,他就是想把这个电脑桌送给认真工作的小强。


“他要求我们的电话必须24小时畅通,我们出去采访,他常常当司机,有什么体力活,他第一个冲上去干。”主持人江浩向记者介绍,有一次组织一个大型活动,马中华发现舞台的架子有点倾斜,怕对主持人造成危险,他一下就冲到了侧面的台上,死死地抱住了架子。“他啥事都是第一个上,并且把我们当作了孩子。”江浩说,他离世后,大家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不能接受,把眼泪都哭干了。


“他派我到洪灾现场采访,回来后问我累不?我说挺累的。他说我挺大个小伙子,干这点活就说累,还能干个啥事?”主持人小潼说,这么多年,同事们已经听惯了马中华批评,有时他不批评,还觉得心里缺少点什么。后来,马中华和其他同事说,小潼去前线采访,非常危险,能够平安回来,尽管吃了好多的苦,他的心里很高兴。“他生活中瞪眼睛没有人怕他,但是他工作中瞪眼睛大家都怕他。”小潼说。


“无论你和他关系多么好,只要是工作出错了,他处罚一点也不会留情面。”主持人阿宝向记者讲述,有一次一个同事的工作出现了问题,工资被扣了很多,只发了1000多元的生活费。但是那个月里,马中华却从自己微薄的工资里拿出钱来,不时给这个同事发红包,不收他就会急眼。阿宝说,马中华是一个不可复制的领导,他发现以实习记者身份招聘来的阿宝声音好听,就专门为他设置了一档节目,如今有3个城市电台购买了这档节目的播出权,也获得了一些奖项。这些成绩的取得,和马中华能够发现人才、推荐人才密不可分。


“直到他去世后,我才知道他的家住在哪。他对待同事,就像对自己的家人一样亲。”主持人新月说,她的公公住院了,马中华知道消息后,立即放下繁忙的工作,及时到医院去探望,他把同事的家人也当作了自己的家人,所以他离去后,大家就像是自己的亲人离去一样难过。


“我是他生前训得最厉害的一个主持人,他说我如果再努努力,会比现在做得更好。没想到,再也听不到他的训斥声了。”记者去采访时,是马中华去世第七天,但主持人媛媛的眼睛还红肿着,她一遍遍地说,怎么也不相信他走了。


2009年,媛媛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了交通音乐广播,她和父亲倒了两次客车赶到了吉林市,临别时,她父亲对马中华说:“孩子交给你了,你就当自己的孩子,该打打,该骂骂。”后来,马中华时常和大家调侃说:“这个是我姑娘。”媛媛有啥难处,马中华总是想尽办法帮助她。媛媛说:“我的儿子还不到5周岁,等他长大了,每年我会领着他到马总监的墓前祭奠,告诉孩子,这个马姥爷是我们的亲人。”


1月30日,当记者在吉林市采访时,所有的被采访对象都是一边流着泪,一边缅怀那个“早晨来单位最早的人,晚上走得最晚的人”。他们都不愿相信,那个舍小家、顾大家的马中华,同事眼中那个爱开玩笑、对工作一丝不苟、爱训人的老马,与他们朝夕相处、情同手足的老马,永远离开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天堂,天堂没有病痛,天堂不需要总监……”彭飞说,马中华去世后,电台做了一期“追思马中华特别节目——老马,让我们笑着道别”。那期节目,她和主持人黎菲是强忍着泪水做完的,尽管他们知道,那个热爱广播深到骨髓的马中华再也听不到了,但仍然希望他能够感知到,大家深深的怀念。 (本文原载2018年2月6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头版头条,作者为记者张席贵,原题为《老马,交通广播要你回来》)

老马,一路走好!


相关阅读

夜班编辑突发口鼻出血栽倒在屋里,两天后永远离开了挚爱的新闻事业

微信公号长江

(ID:whcj027)

致力于打造互联网时代一线媒体人交流平台

感谢关注 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