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出版这十年,水大鱼大

小梦的AR家 2019-03-31 10:00:22


2017年即将收官,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年末出版了他的新书《激荡十年,水大鱼大》,回顾总结2007年—2017年的中国经济。


关于这十年,书中是这样描述的:

在这十年里,中国的经济总量增长了2.5倍,一跃超过日本,居于世界第二,人民币的规模总量增长了3倍,外汇储备增加了1.5倍,汽车销量增长了3倍,电子商务在社会零售总额中的占比增长了13倍,网民数量增长了2.5倍,高铁里程数增长了183倍,城市化率提高了12个百分点,中国的摩天大楼数量占到了全球总数的七成,中产阶层人口数量达到2.2亿,每年出境旅游人口增加了2.7倍,中国的消费者每年买走全球70%的奢侈品,而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39岁。


的确,错过了工业革命的中国在21世纪之初搭上了互联网革命的快车,无论从经济总量还是经济结构都实现了质的飞跃,各类经济形态在急速膨胀的互联网浪潮中激荡碰撞,迸现出许许多多全新的产业模式,在肆意泛滥的大水中辗转腾挪、各自成长,其中也包括数字出版。


2007年,中国网民的数量是1.6亿,数字出版产业(包括网络游戏、在线音乐和互联网广告)的整体收入为362.42亿元;而到2016年末,这两个数字分别是7.3亿和5720.9亿元。


数字出版的市场规模在十年内急速膨胀了15倍,互联网广告、移动出版、网络游戏、在线教育四大板块,成为拉动数字出版产业收入快速增长的四架马车,比重占到了94%。


纵观十年间的数字出版,在互联网浪潮的冲击下,行业整体发展呈现出四大趋势:


增长迅猛,对纸质图书形成颠覆性冲击


就图书而言,纸质图书报刊收入增长缓慢,从2007年的990.08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1604.51亿元,十年增长率为62%。


而数字图书出版则呈现爆发式增长,从2007年的19.6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123.8亿元(包括博客类应用收入,2016年度数字阅读白皮书公布的数据是120亿元),十年增长率为532%。


即使将移动出版、网络游戏、网络动漫这些贡献大头剔除出去,数字图书的十年增长率也远超纸质图书。虽然从整体市场规模上看,数字图书仍与纸质图书相差甚远,但伴随其年均30%的增长速度,势必形成对纸质图书的颠覆性冲击。


跨界融合,产业结构向生态化迈进


十年前的数字出版产业,无论是自身定位,还是盈利模式都不够清晰,仅仅是在学术期刊、网络游戏、个别文学原创网站等单项上有较好的表现,大部分数字图书都是对纸质图书进行简单的翻版复制,品牌意识不强,产品结构单一,产业规模尚未形成。


近年来,伴随移动互联网和文娱产业的迅猛发展,IP市场热潮涌动,文学、影视、动漫游戏等内容业态围绕IP品牌进行跨界融合,合力打造泛文娱生态,助推数字出版变革升级,向生态化产业模式迈进。


以腾讯和阿里为例:腾讯拿下盛大文学,整合成立阅文集团,完成了对影视、文学、动漫游戏三大内容行业的布局;阿里文娱集团融合阿里文学、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游戏等产业模块,构建自己的文娱产业壁垒。


一部文学作品,通过跨界融合,在影视、动漫、游戏之间华丽变身,早已不是啥新鲜事了。而未来的趋势将是数字阅读与泛娱乐相向而行,互为IP,继续探索生态大疆的边界。


多元消费,“内容为王”仍不可撼动


《2007-2008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指出:2007年,手机出版、网络游戏是成长最快的两类数字出版物,而互联网广告也是成长最快的业务模式。但也应该看到,移动公司过于强大的垄断地位,及其直接涉足内容生产的做法很可能会对新兴的数字出版产业形成伤害。


彼时,手机出版仅限于手机彩铃、手机铃声和JAVA手游的下载,从消费内容到消费模式都乏善可陈。即使如此,出版行业和电信运营商已然窥到手机出版未来的曙光,以及难以估量的巨大市场容量。


移动互联网发展至今,中国网民数量即将破八,致力于做彩铃、做天气预报、躺在手机短信上数钱的电信运营商,已经逐渐淡出内容产业主战场。而手握大量优质内容的传统出版,大多数时间也只能站在场地边缘观战,眼睁睁看着微信微博、网络直播、短视频、有声听书蚕食用户时间,瓜分内容市场。


伴随“逻辑思维”停播,估值5亿的光圈直播轰然倒下,“内容为王、知识付费已经过时,媒介为王才是正道”的说法甚嚣尘上。显然,这样的观点值得商榷,因为它偷换了内容与优质内容的概念,模糊了知识与信息的界线 —— 你把各类信息搜刮过来给我念一遍,我干脆去看新闻联播好了,凭什么付给你钱?


信息整合永远代替不了优质内容,这也是为什么哈利波特可以风靡20年长盛不衰,而光圈直播拿到融资只烧了一年半,创始人就跑路了。消费者的人民币不是大风刮来的,无论什么样的媒介传播方式,他们只为优质内容买单。


技术驱动,助推数字出版跨越式发展


造纸术和活字印刷术的发明,推动了纸质出版物的衍生发展;电报的发明,使出版物的传播速度大大加快;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加速了数字出版产业的变革。


2007年1月,第一代iPhone手机正式发布,掀起了新一轮的智能革命,人们通过小小的智能手机勾连大千世界,因此有人说乔布斯创造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无论IOS还是Android,智能操作系统的普及为人们的数字阅读开拓了无尽的想象空间。


十年之后,库克在2017全球开发者大会发布了ARkit,苹果成为世界上最大的AR开发平台;而阿里巴巴也在2017乌镇互联网大会之后宣布与星巴克达成合作,将阿里AR布局在星巴克的每个门店,实现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线下商业应用。


到2017年,梦想人科技已与国内外100余家一线出版机构达成合作,并联合国内外知名内容IP方、多媒体资源供应方,将AR技术与数字出版相融合,与内容产业相融合,共同打造AR出版生态系统,开创深度结合、多方盈利、共融发展的商业生态模式。



在技术创新的驱动之下,数字出版的内容形态、商业模式都将不断更新转换,不拥抱新技术,不拥抱变化,怎么赢得未来?


数字出版这十年,真是跌宕起伏,水大鱼大。


文中数据来源:

《2007-2008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2016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2016年度数字阅读白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