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媒体,有什么资格让警方保护的强奸案受害者站出来?

龅牙赵 2018-12-05 12:41:33

01


这是一起十年前的恶性案件,黑龙江一个14岁的初一女生汤兰兰给警方写举报信,称她从7岁开始被父亲、爷爷、叔叔、姑父、老师、村主任、乡邻等十多人强奸和轮奸,时间长达7年。经过长达4年的审理,包括她父母在内的11人获刑。


获刑的人里,有很多都不服判决。


去年,陆陆续续有获刑者出狱,其中包括汤兰兰的母亲。汤兰兰的母亲发现,汤兰兰已经从自己的户口簿上消失,不知道了去了哪里。


于是,她和其他出狱者一起,开始了寻找汤兰兰的过程。至于找到了汤兰兰之后要干什么,他们说是这起案子当年有很多冤屈的地方,要找她回来对质,洗清这些冤屈。


不过,凭我这些年的人生经验,我猜测,纯粹是瞎猜啊,目的恐怕不是这么简单。


因为汤兰兰的母亲说了一句话,让我觉得不寒而栗:“孩子造下这么大祸,我永远欠他们的。”


这个“他们”,指的是获刑的人。


02


汤兰兰哪里去了?


有警察早就解释清楚了,为了保护本案的受害者,也就是汤兰兰,警方为她改了名字,迁了户口,帮助她隐姓埋名换个身份继续生活。


至于为什么保护?稍微有点分析能力的人都知道,一是让她走出案件的阴影,二是防止被人报复。


这种操作,很多年前的电视剧《玉观音》里就出现过,孙俪扮演的缉毒警察安心就是化名为何燕红,去了


另一个地方工作。


汤兰兰的母亲找不到她,于是灵机一动找到了记者帮忙。记者如获至宝,开始动用各种方法查找汤兰兰的下落,终于把她现在使用的名字、户籍所在地、就读的大学等等都挖了出来。


幸运的是,这个记者还没能找到汤兰兰本人。


于是,记者所在的媒体就发了一篇长长的稿子,面向全社会寻找汤兰兰的下落。


作为一个曾经的媒体人,我觉得这样的操作,简直是莫名其妙,甚至可以说是丧尽天良。


03


请让我把这件事好好捋一下。


目前,不少获刑者都表示,当年这起案件在取证、审理的过程中,有很多疑点没弄明白,他们稀里糊涂就被判刑了,完全不能排除14岁的汤兰兰,在不怀好意的人的教唆下,信口雌黄张口乱咬的可能性。


是的,现在有人接受采访的时候,还是这个口吻:“小姑娘到处咬人。”


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出现?我承认,有可能。但是他们把寻找的主体搞错了。


汤兰兰当年的口供已经全部交给了司法机关,这起案件的整个链条上的办案人员和材料不出意外的话都还在,你要上诉,你要申请重新审理,你要翻案,这都没问题,但是你凭什么要大张旗鼓地找当年的受害人出来对质?


按照程序来说,不应该是先找司法机关,再由司法机关来寻找这起案件的当事人么?警方保护的受害人,如果真的需要找到她,警方会找不到吗?


这些获刑者心里有火憋着要发泄,所以剑拔弩张地要找汤兰兰,记者难道不懂其中的流程和后果吗?


记者不懂,编辑呢?部门主任呢?总编辑呢?


都不懂吗?


04


现在我说另一种情况,假如,我说假如啊,这些获刑者找汤兰兰的目的,是为了报复,怎么办?


这起案件经过了4年的审理,才确定了汤兰兰是受害者,获刑的11人是加害者。我不敢保证这起案件是铁案,但是汤兰兰是受害者的可能性,从概率上来说,远远大于她是诬陷者的可能性。


现在社交网络如此发达,人肉搜索如此强大,如果真的把汤兰兰找出来了,曝光于网络,她作为一个受害者怎么面对今后的生活?


好不容易在警方的保护下,隐姓埋名生活了这么多年,读完了大学本科,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有了一份工作,还有可能已经谈恋爱甚至结婚。


如果最后事实证明,她老家的这些获刑者只是为了报复或者通过几句对质减轻自己的罪责,而让汤兰兰本来已经快要恢复平静的生活重新面临这些腥风血雨,她受到的二次伤害、甚至更多的伤害,谁来负责?


写稿的记者,和发稿的媒体,敢站出来承担吗?


即便是真要汤兰兰出来重新接受调查,这也应该是司法机关的职责,轮不到那些发起人肉搜索的人。


一个媒体,有什么资格让警方保护的强奸案受害者站出来?


真以为自己是铁肩担道义、热血写春秋么?我呸!


愿打赏的苹果客官欢迎长按二维码

分享到朋友圈和欣赏广告也是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