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媒体正面宣传到人民日报的一锤定音, “标杆执法”到底经历了什么?

藏蓝观察社 2019-06-25 20:53:45

藏蓝观察社

当下警事 警察心声 


2018518日《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发出《这段视频火了!网友点赞“教科书级执法”》一文,转载了2018513日发生在上海的一段警察采取强制措施将抗法人员带离现场的一段视频。视频中的执法民警,无畏“经典三股势力“(抗法者、煽动者、拍摄者)的围剿,对违法者依法采取了强制措施。《人民日报》虽未正面发表评论,但“教科书级执法”的标题已充分说明了官方媒体的支持态度。


随后各大主流媒体纷纷转载跟进,迅速形成了强大的舆论影响力,为全社会进行了一次正面法治宣传,也为今后全国公安民警正常执法提供了有力的舆论支持。


这此涉警舆论的巨大胜利,无疑已经成为公安机关重塑执法权威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事件。






这段视频,公众号藏蓝观察社曾上传十多次,后台一直未通过!


喜悦之余,这次事件中的一些问题也有必要冷静思考:


一、反常的集体沉默


这段视频自513日开始在社交软件中广泛传播,按照媒体的判断标准,早已达到了“舆情事件”的门槛。但是在518日之前的4天时间内,除了本号和其他几个警察自媒体进行了积极的正面报道以外,无论案发地的公安机关,还是以效率著称的主流媒体,竟然不约而同集体失聪、噤声,一致保持保持“电台静默”状态。直到18日《人民日报》定了调子,各路媒体才突然“解除封印”,新闻报道随即“井喷式爆发”。


这一现象虽然不符合传媒理论,但如果结合中国警察面临的舆论压力,那也是很容易解释的:多年以来,在错误的警务理论指引下,在敌对势力的策划下,一些主流媒体极端热衷于丑化、抹黑人民警察形象,通过扭曲事实、无视法律、裹挟民意、要挟政府等种种手法,炮制了一次次的“黑警”舆论事件。在媒体的“不懈努力”下,“警察坏”、“警察打人”、“警察欺负纳税人”、“索要执法证”等伪“民意”被广泛传播,阻挠执法、抗拒执法、甚至袭警等极端行为,也从个别孤立事件变成了稀松平常的普遍常态。而一些地方公安机关,面对涉警“负面舆情”,处理方法往往是“舍车保帅”——通过不公正地“严肃”处理一线民警来讨好“民意”、“平息”事态。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我们就不难理解,“5.13”执法视频中,虽然民警采取强制措施合规合法,但长期的“黑警”惯性思维让各路人马都无法“定性”:继续抹黑?没有依据;正面宣传?不合“规矩”;那怎么办?暂时观望……


不得不说,这次《人民日报》一锤定音之前,全国警察都是捏着一把汗的——毕竟,这段视频拍摄者的初衷,本是指望着视频将民警打入“万劫不复之境”的。最终,故事以“正义的来临”而收尾,一定是让拍摄人和一些媒体出乎意料了,无怪乎一些“心直口快”吃瓜群众惊呼:剧情反转了!


二、有限的实际意义


此事虽然以曲折的形式最终得到了代表中央的关键媒体的支持,但是如果要说民警“无忧”执法的春天即将来到,那一定为时过早了。多年来,正因为息事宁人、忍辱负重式的警察执法已经太“正常”了,这次的规范执法才显得那么“反常”,让人耳目一新,才会让涉案的抗法者、煽动者、拍摄者始料未及,才会值得《人民日报》郑重其事地报道宣传,才会引发社会群众特别是警察群体的高度关注。但无论如何,这依然仅为一个偶然出现的“另类”事件。所以,对于大部分的一线警察来说,如果在实际工作中再遇到这种警情时,敢于效仿上海警察采取强制的,应该不会很多。这就应了老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这个“寒”具体来说,则是两个字:“心寒”!“王文军杀人案”、“辱母杀人案”、“人大才子嫖娼死亡案”以及无数被淹没在泪水中的涉警案件,无一不是中国警察心头之痛、心底之寒。


试想,在一个法治社会里,一个正常执行职务的民警,因为一次正常的执法活动,就随时有可能会强行被拉去玩一个“置换角色”的游戏,游戏地点:监狱,游戏时间:多年,游戏奖励:家破人亡……这会是怎样的恐怖剧情,又是怎样的黑色幽默?


翻开书,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告诉我们,“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是人的基本需求——对于一个没有安全保障的人来说,“社会需要”、“尊重需要”、“自我实现”都是不切实际的奢侈品,不是吗?在大多数一线警察看来,这一次上海警察得以“全身而退”,完全是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而不是法律制度的保护。不是吗?假如违法者心脏病突发死亡了呢?假如现场误伤了儿童了呢?假如“大学同学会”或者“县纪委”介入了呢?假如有领导批示“害群之马”了呢?假如哪个“心惊肉跳”的记者没沉住气抢先发稿了呢?……但凡有一项可能存在,那后果还真不好说。当雷同故事发生过无数次后,再天真的警察也都能学会预测剧情。对一名一线警察说,严重到无力承担的后果、太多的不可预料因素,都足以让他们放弃验证“依法执勤无罪”理论可靠性的念头,而“忍辱负重”、“柔性执法”依然是最稳妥的选择,让“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都见鬼去吧。


三、出路何在?


历史上,商鞅变法是自“移木立信”开始的,今日若想重塑警察执法权威,不妨亦从“立信”开始——我们的“教科书“上不仅有怎样执法,还应该写清楚正常执法以后怎样免责,立即出台《民警依法履职免责规定》!这样,才能真正给一线民警吃一颗定心丸。如果这一点做不到,其他高调都可以免谈。这个道理其实很朴素、很简单,聪明决策者们如果能换位思考,一定可以制定出一个高妙的解决方案来。但就怕关键少数们会对问题视而不见,那就彻底无解了,因为谁也无法叫醒睡着的人;而且,嗜睡的爱好还会引诱更多的民警都学会装睡,大家一起来做春秋大梦……但愿这种假设不会真的发生。


 

藏蓝观察社

基层民警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