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关注】网络自媒体不是“法外之地”,以谣博名利将被追责

南宁普法在线 2019-02-10 02:40:27

近年来,一些网络自媒体编造传播经济领域虚假信息事件时有发生。这些谣言以其较大传播力和迷惑性,频频引发市场波动和公众恐慌,扰乱市场经济秩序,影响经济健康发展。究其原因,少数自媒体野蛮生长,以谣博名、以谣博利是根源。

  “我投资了1800万元,还背负了600万元的外债,这个消息出来之后,没有人愿给我们贷款了。新生的小牛也不敢养,都给卖了。”4月2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面对记者,和林格尔县盛乐镇奶农王国兴充满愤慨。


  3月26日,一条“伊利股份董事长潘刚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消息,在各网站和社交媒体上大量传播,让与伊利公司相关的奶农、上下游合作商、企业员工以及资本市场投资者感到恐慌。


  接到伊利公司和潘刚本人书面报案后,呼和浩特公安机关依法开展侦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将犯罪嫌疑人邹光祥、刘成昆抓获。目前检察机关已依法对二人批准逮捕。


  记者从公安机关了解到侦办此案的经过。


  谣言来源:影射伊利高层的“网络小说”


  “今晚我要写篇短篇小说,超级重磅,大家敬请期待。”3月24日,微信公众号“天禄财经”作者刘成昆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


  随后几天里,“天禄财经”公众号发表了《出乌兰记——盘先生在美丽坚》《出美丽坚记——盘先生回乌兰配合调查》《出乌兰记——童话故事》三篇文章。


  这些文章暗示性、指向性特征十分明显,让看完文章的人直接把“小说”所指与伊利公司董事长潘刚联系在一起。


  微信公众号“光祥财经”作者邹光祥看到刘成昆所写的第一篇文章后,主动添加刘成昆的微信,询问有关情况。刘成昆告诉邹光祥:“他最近回来了,下了飞机在机场就被带走去调查,最近刚回来,这两天的事儿,所以我的消息有点滞后。”


  3月26日上午,邹光祥打电话向伊利公司求证,被告知是谣言后,他仍写下了《公司聚焦:伊利股份董事长潘刚或“失联”》的文章称:“光祥财经获悉,潘刚已于近期回国,但很快被有关部门带走并协助调查。”


  文章发出后,伊利公司联系邹光祥,表示所发文章内容失实,请其删除稿件。邹光祥再次询问刘成昆并得知刘并没有直接证据后,依旧没有删除稿件。于是,潘刚被带走调查的消息继续在互联网和社交平台大量转发。


  3月26日晚,呼和浩特公安机关接到伊利公司及其董事长潘刚报案。潘刚在书面报案材料中写道:“不实文章谣传我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并‘失联’的情况纯属捏造,恶意诽谤。”


  造谣传谣:让公众号“火”起来以博取名利


  据伊利公司对外发布的公告,董事长潘刚因患先天性主动脉缩窄正在国外接受治疗。在潘刚本人的书面报案材料中,他也向公安机关提供了他于当地时间3月26日上午11︰16在美国取药的书面证明,证明其当时未离开美国回国。公安机关核实,潘刚于2017年9月5日出境后,未有入境记录。


  4月30日,记者与潘刚视频连线,他表示,“治病期间,正常的文件的审批都是通过网络进行审批,一些重要的会议也通过电话、视频参与。”


  办案人员先后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刘成昆、邹光祥进行传讯。邹光祥承认了其捏造了“潘刚被带走接受调查”的消息,其信息来源正是刘成昆发布在微信公号“天禄财经”上的“小说”。


  自媒体非“法外之地”:情节严重将追究刑责


  依据我国刑法,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构成诽谤罪。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引发公共秩序混乱的,应当认定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法律部等有关部门提供的证明材料,3月26日伊利股票市值较前一交易日减少60.78亿元。


  对于刘成昆在文章中声明内容纯属虚构是否影响其行为构成诽谤,邢浩宇表示,根据相关法律,行为人虽然没有直接提及被诽谤人的姓名,但从诽谤的内容足以推知被诽谤人明确身份的,可以认定为诽谤。


  接到报案后,呼和浩特公安机关依法立案,经侦查锁定苏某某、陈某某、郭某、侯某某、史某某、郭某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公安机关查明,伊利公司曾发现郭某某的奶站有串奶行为、影响奶品安全,要求后者关停奶站。郭某某向伊利公司索赔400万元未果后,指使史某某捏造上述不实文章,并且经苏某某、陈某某、郭某、侯某某等人,有偿发帖,借此进一步向伊利公司索赔1600万元。


  公安机关表示,利用网络散布虚假信息,特别是图一己之利损害公共利益,扰乱正常社会秩序和市场秩序,社会危害性极大。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对利用网络从事非法活动的违法犯罪人员,公安机关将依法惩处。


延伸阅读


法律视野下的自媒体时代网络谣言防治


  所谓谣言,是指没有事实根据或凭空捏造的子虚乌有的虚假信息。而网络谣言,则是“嫁接”在互联网上的、“插上网络翅膀”的虚假信息,是传统谣言“口口相传”的网络升级版,具有传播速度快,影响范围广、扩散方式多、隐蔽性强、危害性大等特性。


  常见的网络造谣传谣有如下情况:


  1.别有用心的造谣。主角是那些恶意造谣者。他们出于诽谤他人、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经营或其他目的,在互联网上兴风作浪、煽风点火。他们肆意践踏法律、无视他人权益,炮制虚假新闻、故意歪曲事实、制造事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严重扰乱网络秩序。2013年以来,各地警方先后依法处理了一些网络造谣案件。比如,北京公安机关依法查处的那个网络推手公司,即北京尔玛互动营销策划公司,出于吸引受众眼球,获得非法暴利之目的,无视法律、道德,挑战公序良俗,公然捏造发布网络谣言;再比如,苏州警方侦破的一起网络敲诈勒索案件,犯罪嫌疑人正是“网络名人”——周某。周某把网络当作赚人气、谋私利的工具,先后对20多个单位和个人实施敲诈勒索等。


  2.跟风无意的转发。主角是不知实情的网民。这些网民法律意识淡漠,每每遇到那些迎合了某种社会心态、情绪的信息,他们便觉得具有“眼球效应”、“蛮有意思”、“蛮有价值”,既不管真实与否,也不顾违法与否,便迫不及待地转发传播,自觉不自觉成了网络谣言的“帮凶”。


  这样的转发多为以下两种情形:一种是,有的网民“网络智商”实在令人担忧,看到某些信息,只凭兴趣,根本不过脑子,不去辨别真假,便急急地点击鼠标,稀里糊涂地“发”将出去;另一种是,谣言当前,传播者有时也确实是分析了,就是没有发现其中的问题。网络上,有的谣言“编造得跟真的一样”——地点、时间、单位、人物、事情经过等细节信息一应俱全,貌似真实,难辨真假。此类“高仿真谣言”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迷惑性,有的网民觉得“说不定是真的”,就“转”了出去。


  网络谣言的危害及治理对策


  在目前“互联网+”的网络环境下,我们要从法律视野分析自媒体时代网络造谣传谣新动向、新情况,寻求全面防治谣言新思路、新举措。


  网民自律是基础。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然而,有传播,有责任,在发帖和跟帖的过程中,人们得站稳脚跟,擦亮眼睛。互联网是虚拟空间,也是社会公共空间。网民必须遵法守法,必须对网络言论负责,不能违反公序良俗、道德规范、法律法规。“网民是构成网络环境的基本组成,也是形成网络舆论的重要力量。网民的‘不信、不传’,才是遏制谣言的基础”[2]。


  要抓好“德治”。“法律是成文的道德,道德是内心的法律”。有道德规范,才能激发内在的自律;有法规约束,才能明确行为的边界。我们可以这样讲,在他律的空白处、边界外,便是自律发挥作用的天地。


  要通过宣传教育,提高网民的文明意识、法律意识,加强自律与他律互补。“网事”当前,网民朋友需要冷静、理性、客观,遵纪守法,谨言慎行,不猎奇、不逐腥,不起哄,不盲从,发帖跟帖都不可“任性”,冷静理性对待网络信息,切忌随手转发,不做谣言的“二传手”,自觉承担起基本的法律责任、道德责任、文化责任、公共责任。(来源:人民网、今传媒)



(来源:中国普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