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面临大考:在舆论导向上新媒体应与传统媒体标准一致

传媒资本论 2018-11-15 13:20:08

4月9日消息,据国内几家应用商店厂商反馈称,已接到有关部门下发指令,要求将今日头条、凤凰新闻、网易新闻、天天快报等四款新闻资讯类APP进行下架3-21天不等的处理,下架时间从今日15时起。

此前在4月4日,总局曾发文表示,“今日头条”和“快手”两家网站播出有违社会道德节目等问题,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持续顶风拓展视听节目服务,扰乱网络视听行业秩序。


头条又上头条,抖音差点走音。

这句话并不是对于头条及其旗下公司的幸灾乐祸,而只是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屡触红线这一现象的提炼。


-1-

在经历了20年的快速发展之后,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也已经从最初的野蛮生长步入到对秩序和规则的探索阶段。那么随之而来的,恰恰是政府对互联网企业监管的强化。

如果仅仅只是单纯的IT产业,那产业政策的加强和放松也就相对简单一些。但恰恰大量的互联网企业在TMT融合发展的过程中,打着IT的招牌开始做起了媒体的生意。BAT如此,今日头条如此,恐怕未来的京东、小米和美团也会如此。

毋庸置疑的是,互联网企业对传统媒体摧枯拉朽般的冲击,确实在推动我国媒体生态进化方面起到了巨大的积极意义。

但也不得不承认的是,互联网企业的从业者比起传统媒体的从业者,在意识形态的敏感程度和对媒体内容三观的把控程度上,被后者不知甩出了几十条街?


-2-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互联网企业看来只不过是搜索引擎、大数据挖掘、智能算法推荐或者用户生产内容(UGC)这些再正常不过的互联网常态,为什么到了社会层面、文化层面甚至政治层面一下子就变成了广告欺诈、隐私泄露、信息茧房或舆论导向有问题了呢?

这还要从媒体产品作为准公共产品所具有的外部性来讲。在我国,媒体产业仍然是一个特殊的产业,它的意识形态属性和政治功能仍然不能被忽略。

媒体产品因其自身的精神价值特征而具备了除技术性、经济性、娱乐性之外的政治性和敏感性。在产业和经济功能之外,维护社会稳定和文化主权也是媒体产业必须承担起的重要职责。

在新时代未来二十年继续推进对外开放并深化改革的前提下,媒体产业的政治功能要远远超出了它的产业功能。


-3-

总书记曾经明确提出,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和使命是:高举旗帜、引领导向,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团结人民、鼓舞士气,成风化人、凝心聚力,澄清谬误、明辨是非,联接中外、沟通世界。

也就是说,无论是短期内的中美贸易冲突,还是长期的经济结构调整、社会文化转型甚至政治制度改革,都需要一个稳定的社会秩序和良好的社会舆论。这恐怕是监管层对未来二十年的媒体产业给出的一个基本定位。

要承担起这个职责和使命,必须把政治方向摆在第一位,牢牢坚持党性原则,牢牢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牢牢坚持正面宣传为主。

在这个大前提之下,再来看中国互联网企业尤其是互联网媒体的性质,就会逐渐清晰起来。


-4-

诚然,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是在我国已经确立起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之后而快速发展起来的,它是市场经济的重要产物和民营经济的典型代表,这使它本质上不同于在计划经济和事业单位属性下发展起来的传统媒体,对自由市场的向往和对经济利益的追求成为它血液里流淌的原始冲动。

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与美国的谷歌、脸书、苹果和推特等公司并无差异,它姓什么就应该取决于它的资本范畴或产权关系。

资本范畴的实质是一种社会生产关系,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种经济利益关系:

一是指资本的所有者拥有对于资本的所有权和收益权,他关心资本最大限度的增殖;

二是指直接承担资本增殖的责任主体或法人产权主体,他受资本所有者委托拥有对资本的管理权。

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张一鸣、雷军、刘强东等实际上都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经济利益关系的代表人物,也是新时代中国市场经济中的重要角色。如果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中国的互联网媒体和它们背后的企业家貌似更应该与国际上的互联网企业并无太大差异。


-5-

但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都是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必然也必须“姓党”。人民日报社长杨振武还曾发表一篇署名文章,他的看法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监管层面的态度。

他认为,新媒体不能脱离党的领导,更不能成为“法外之地”。如果管不住新媒体,党管媒体的原则在互联网上就会被架空,我们就会犯下历史性错误。过好互联网这一关,必须会管互联网。会管互联网,重在管导向,使新媒体在导向上与传统媒体一个标准、一个要求、一条底线。

2018年两会后,现任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的慎海雄在一周之内先后会见了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三位国内互联网企业的重量级人物。从中也可以看出,监管层面对于互联网企业的媒体属性给予的高度重视。此后没多久,优酷、腾讯、爱奇艺三大视频网站就迅速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影视秩序及净化行业风气的倡议》。


-6-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间点上,没有被会见的一直以智能算法著称今日头条迎来了央视、人民日报的再次点名以及总局的约谈,先是广告后是内容。这不是头条的第一次遭遇政策危机,当然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有意思的是,停更后的快手迅速的学起了上次头条的应对策略,紧急招聘3000名内容审核员,党员优先。但是头条及其抖音,在近几日却面临着更强烈的监管风暴和更巨大的舆论危机。

而这样的危机,是任何一家新媒体企业在成长过程中必然会面临的,今日头条的野蛮生长恰恰遭遇到了当前最密集的监管政策。换个角度看,对于今日头条而言,这或许是它的一次重大转机。

事实上,在国家文化主权和意识形态安全的层面上来看,尽管资本没有国度,但是投资者和他所投资的企业有自己的祖国。在媒体被定位为服务于深化改革继续开放的舆论工具的大前提下,那些具备了媒体属性的企事业单位,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兴媒体,就一定会主动或者被要求明确自身的立场,搞清楚自己应该支持什么样的内容,应该反对什么样的内容。

毕竟,任何内容产品都有它所隐含的三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