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广告,自媒体人如何变现?

清博舆论 2019-02-10 16:17:27



在自己平台总是投放别人的广告,无异于将自己苦心经营的粉丝拱手送人,粉丝价值被极大地浪费。那么,在新媒体时代,自媒体人有没有除了广告外的另一种可能性呢?




科技发展,时代在变,新媒体技术彻底打破了传统媒体言论垄断的局面,技术赋权使得人人都有了发言的“麦克风”,人们不在只听“一家之言”,而是谁说得好,谁说的吸引人,就听谁的,正是基于这样一种自由开放的媒体环境,一批自媒体以及网红异军突起,笼络了大量的粉丝,成为新媒体时代的名人、偶像。


时代在变,媒体的商业属性并没有变,在依靠免费、优质的内容吸引大量粉丝之后,如何将这些粉丝带来的关注量、阅读量、点击量变现,就成为自媒体人最为关心的问题。这牵扯到自媒体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下面,小编就简单举几个栗子,介绍几个投粉丝所好的自媒体变现模式。


●    

广告盈利模式


自媒体实现变现最常见的方式就是接广告。去年一度刷屏的“微信公众号广告报价单”给众多自媒体人打了一剂“强心针”。然而,广告投放的筛选与把关需要特别的谨慎,在微信公众号里强行贴上与公号定位、内容、风格均不相符的广告,降低用户体验的同时,也使公号的公众形象受损,得不偿失。从广告商的角度来讲,投放在自媒体上的广告效果如何,也不能进行直接、有效的评估,不利于后期广告投放的优化与调整。


目前,除了广告,自媒体另一种变现模式也越来越常见。


●    

 内容周边产品的电商盈利模式


同道大叔,知名微博星座博主,微博粉丝近1052万。在2016年4月18日清博新媒体指数排行榜中排名第10,其同名微信公众号“同道大叔”在清博微信公众号排行榜总排名第15,微信传播指数WCI高达1414,微信每天8条的发文量篇篇阅读过10万+。

 



在这么庞大的粉丝规模面前,假如每人只给“同道大叔”付一块钱,也会是一笔巨款。正所谓“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这么low的变现方式也就只有小编我能想到了。这个“上知星座命理,下懂新媒体运营”的大叔,是怎么样利用庞大的粉丝变现的呢?




广告只是“同道大叔”实现自媒体变现的一个方式,最有特色的要属其电商产品了,同道大叔围绕自己的公号日常内容,生产出非常多的周边产品,例如:星座专属零食礼盒、星座配套内裤,星座表情包、星座吐槽舞台剧。因为同道大叔的阅读群体本身就是星座迷,因此这些周边产品对于广大粉丝而言简直没有任何抵抗力!可以说,同道大叔的产品都是投粉丝所好而来。




与“同道大叔”相似的还有微信公众号“冷兔”,在2015年清博新媒体指数发布的《中国500强年度报告》中,它的点赞总数近1200万,是2015年收获点赞数最多的公众号。点赞数反应出了粉丝对公众号的喜爱程度,特别是在公众号“冷兔”的评论中,粉丝甚至自发给“冷兔”起了昵称比如“特污兔”、“兔砸”等,甚至 “火烈鸟”、“特污兔和张条子的日常”等老梗也被粉丝津津乐道。“冷兔”的粉丝不仅数量庞大,而且粘性较高,但在“冷兔”上却很少看到广告的身影。不过,其公众号上的“冷兔的微店”所售均是“冷兔商品” 、“冷兔文具”、“冷兔毛绒公仔”等一系列有着极强的公号独特标识的产品。从不打广告,自己的内容就是自己产品的广告,小编不禁觉得,这招真是深藏功与名呀!

 



拥有2266万微博粉丝的情感专家陆琪,在年轻的女性粉丝群体中也是“极具号召力”,其在微博微信上推送的一碗碗情感类鸡汤文,抚慰了众多女性粉丝的心灵。在拥有了如此多的女性真爱粉时,陆琪的电商产品原创设计“灵力猫”水晶首饰,虽然产品普通,但却最能抓住女性粉丝的眼球。如今,灵力猫已经成为国内水晶高端定制销售的佼佼者。



总而言之,对于大部分自媒体运营者来说,不管是哪种盈利模式,它们的核心逻辑都是类似的,那就是将自身的内容产品化,通过销售产品,最终完成变现。不可否认,接广告可能是在所有的变现方式中,最直接粗暴的了。但对于自媒体而言,粉丝才是其变现的基础和源泉,过多不适当的广告投放,反而会伤害到粉丝的情感,难以长久。投粉丝所好,让粉丝们乐于为明星买单,才会让自媒体的发展更加健康和长久。



-[THE END]-


清博大数据(前称新媒体指数)是中国新媒体大数据权威平台,世界互联网大会网络公益发起单位,现为国内最重要的舆情报告和软件供应商之一,国内制定各类互联网、新媒体、大数据排行榜的权威机构。中宣部、中央政法委、中央网信办、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国资委、教育部、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万达集团、海尔集团等单位的媒介大数据合作者。 


清博大数据拥有超过三百万微信粉丝的社交矩阵。与腾讯、阿里、百度、新浪、网易、搜狐、凤凰、今日头条、一点资讯、VIVA畅读等互联网公司均有深度合作。 


主要产品和服务有清博指数、清博舆情、清博管家、清博广告、清博学院。企业使命是做全球大数据生态系统的智能服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