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晓燕案到汤兰兰案,媒体人到底可以道德沦丧到什么程度?

全球真相 2019-04-14 13:34:30

来源:诡匠,鬼妹整理发布

视频奉上,有点时间长,可以看介绍


今天不说汤兰兰,只说白晓燕

1997年4月28日,台北县泰山乡的中港大排一水沟内发现一女尸,尸体全身赤裸,肝脏破裂、腹部大量出血,左手小指断开,处女膜有破裂痕迹,整个身体被绑了6个铆头沉在水沟内。 尸检证明,被害人已死亡8~10天,年仅16岁。 经证实,这位被凌虐致死的受害者叫白晓燕,是台湾知名艺人白冰冰的女儿。


白冰冰与白晓燕母女


白冰冰1975年前往日本发展,嫁给了当时著名漫画家梶原一骑。


婚后没多久,丈夫便出轨,并时常家暴白冰冰。

 

不堪忍受的白冰冰在1981年带着七个月的身孕返回台湾,同年生下白晓燕,此后,白晓燕便一直跟随母亲生活在台湾,在白冰冰的庇护下平安长大。


早年的白冰冰


1997年,白晓燕17岁,就读于台北县林口乡醒吾中学高中二年级。


4月14日上午7点,白晓燕像往常一样离家上学,路上被陈进兴、高天明、林春生三人强行拖进一辆面包车,接着三人火速驾车逃走。 白晓燕的不幸从此开始。

 

绑架得逞后,歹徒剁下白晓燕的左手小指,并拍下她裸露左胸的照片三张,后将断指、裸照和白晓燕亲笔写的求救信装进一只浅绿色的塑料袋中,然后放在了桃园龟山乡的墓地里。 脏事做完,绑匪给白家打电话,但由于白冰冰不在家,电话并未接通。

 

当天晚上8点20分,绑匪再次打来电话,这次打给的是白冰冰的哥哥白炎坤,要求对方去龟山墓地。

 

随后,白炎坤通知白冰冰,两人前往龟山墓地,并在墓地发现了白晓燕的小指、裸照和求救信。 信中写道“妈妈,我被绑架了,现在很痛苦,你一定要救我,他们要五百万美金,不可以连号,要旧钞票,不可以报警,要不然性命休矣…等候联络,白晓燕。”

 

信纸上有几个红色的字迹:阅和4/12,说明这张纸是从白晓燕的作业本上撕下来的。整封信字迹潦草,笔画不平稳,字迹颤抖,可以想象白晓燕当时忍受了怎样的痛苦写下的这封信。


白晓燕的求救信


白冰冰当年因唱闽南歌走红,在台湾有大批歌迷,白还喜欢做慈善,经常为台湾各种政治活动站台,因此人脉兴旺,广结善缘。

 

1990年时,白冰冰母女俩曾遭歹徒劫持,被救之后,白将自家别墅改造,四周装上高压电网。并且有意结交高官和黑道的朋友,为母女俩谋求保护。

 

 

七年后,白晓燕再遭劫持,并被剁下小指,拍下裸照,白冰冰完全六神无主,只得找到当时私交不错的刑事警察局局长杨子敬求助,警方立即成立0414专案小组,入驻白冰冰家中,准备等交付赎金时抓获绑匪。

 

然而,白冰冰报警的同时,与警局有密切关系的主要媒体也都立刻得到消息并打来电话询问。第二天,《中华日报》和《大成报》便抢先报道了白晓燕被绑架的消息。 事实上,一开始白晓燕被绑架的消息只有主跑刑事的记者知道。

 

一般来说,记者对绑架案和警方是有默契的,除非确定人质安全,否则绝不提前报道,以免人质遇害。 然而这次的默契却被打破,或许是白冰冰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大明星女儿被绑架的新闻诱惑力太高,无论白冰冰当晚如何哀求,仍不能阻止消息见报。

 

白冰冰愤怒地提出抗议,《大成报》于当日凌晨停止印刷,并且设法追回已经发出的报纸。所幸这两家媒体并非主流媒体,销量不高,消息虽见报,但知道的人并不多,影响较小。 其他新闻媒体的态度则是:人质的下落未查清前绝对不能报道,但是必须全面掌握案情的最新进展。

 

记者们每天都会采访、写稿,再将稿子发回报社,宁可稿子扣住不发也不能漏掉,就跟现在狂追10万+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热点的自媒体一样,他们会提前攒稿以随时做好发稿准备。 在这种态度下,白家别墅门外堵了近十辆采访车,记者们24小时蹲点采访,就连白冰冰家附近的几家旅馆都被记者住满了。


白冰冰案发生后,前来采访的记者


这种局面,哪怕是傻子也知道出大事了有大新闻了。


白晓燕被绑第二天,也就是4月15日晚上,绑匪打来电话,只问了一句“钱准备好了吗?”,便挂断电话。 4月16日,绑匪再次来电,问钱是否准备好。

 

白冰冰在电话中要求确认女儿活着,几分钟后传来女儿读报纸的声音。


这会儿,台北警方已调集700警力部署在台北和桃园两县,全程监控白冰冰家电话,然而,绑匪用的是盗拷的行动电话。

 

盗拷机可以在别人拨号的时候,暗中盗用对方的通话线路,成为原电话的“分身”。因此绑匪虽多次来电,警方都无法查获其行踪。


90年代台湾流行的“盗拷机”


在此期间,白冰冰到处筹措绑匪要的500万美元不连号旧钞票。


4月17日,绑匪再次打电话问钱准备好了没,得到肯定答复后挂断电话。

 

下午3点半,心急如焚的白冰冰终于等到绑匪电话,对方要求她一个人出去交付赎金。 在场的朋友建议她以不会开车为借口,找人陪同前往,对方立刻挂断电话。

 

没过多久绑匪又打来电话,“你女儿说你会开车!” 得此消息,白冰冰高兴起来,至少证明“女儿还活着!”。

 

一个小时后,白冰冰与女警乔装的女伴一同出门赴约,警车伪装成出租车尾随,但绑匪一直没露面,只得返回。

 

 

 4月18日,案发第五天,白冰冰在绑匪电话指示下,带着500万美元在台北县绕来绕去,仍未见到绑匪的面。

 

令人震惊的是,17、18日白冰冰两次出门交付赎金时,身后跟的除了便衣警察外,还有数十辆浩浩荡荡的新闻采访车。

 

你能想象那个场景吗? 仿佛白冰冰不是去救自己生命垂危的女儿,而是邀请媒体去捉奸!身后的新闻采访车仿佛追八卦似的,一路狂奔去追所谓的“一手新闻”。

 

警方下车赶电视台记者,却遭到拒绝。记者们态度坚决且义正言辞:“他们(其他台的车)不撤,我们也不撤!” 4月19日,绑匪来电,要求白冰冰搬离住处,显然是已经看到了白家附近的大批记者和警察。然而此时记者仍然打电话给白冰冰追问消息。

 

这么唯恐天下不乱的报道,绑匪恐怕不想知道都不行了。 此后连续四天,绑匪再没打来一个电话。



事实证明,陈进兴等人早已得知白冰冰报警的消息。


18日下午,陈进兴等人因不满白冰冰报警,回到出租房内,将全部怒气发泄在白晓燕身上,并且强暴了白晓燕。

 

19日凌晨,被殴打后的白晓燕全身抽筋,肝脏破裂,腹部出血,最终,离开人世,结束了她最美好的花季青春。

 

4月21日,白晓燕尸体被扔在中港大排水沟内,百般受虐的身体在冰冷的臭水沟中又呆了整整一周,直到28日才被人发现。

 

 4月23日,绑匪假称白晓燕还活着,并通知白晓燕,“晚上7点,在新竹体育场付赎金”。 警方随即护送白冰冰及500万美元去新竹交款,然而直到到达新竹,警方才发现通讯设备无法使用,各行动组之间完全失联… 这一次,歹徒依然没有现身。 而这天的台湾一杂志封面写道: “白冰冰重演7年前噩梦,茶饭不思捶心肝168小时。”白冰冰怒而向新闻局长投诉,警方则自掏腰包四处收购这份杂志,希望不要被绑匪看到激怒他们。

 

4月25日,绑匪再次约定在桃园取钱,最后依旧未现身。 此时,警方经过十多天电话追踪,终于掌握绑匪行踪,开始抓人。

 

然而当晚警方提前到陈进兴家,正盘查陈进兴的妻子张素真时,眼尖的张素真看到陈进兴正要走进家门,大声喊叫,提醒对方。双方发生枪战,陈进兴逃走。

 

而另一主犯林春生,提前窃听到警局内部消息,在警方前去抓他时早已逃走,临走之前还潜回秘密租住的地方烧毁证据。

 

警方只抓到了共犯林致能、吴再培以及陈进兴的妻子张素真与小舅子张志辉。

 

4月26日凌晨,警方迫于舆论压力公布案情,白冰冰上午举行记者会,请求全民一起救白晓燕。


当天记者会上,憔悴的白冰冰几度哽咽


时间跳转到两天后,4月28日,白晓燕尸体被发现,验尸发现,绑匪早在10天前就撕票了。 在当天的电视采访中,这位孤苦无依的母亲说了一句:“我孤儿寡母,你们不能那样欺负我。”一时引爆舆论。

 

白晓燕尸体被发现当天,各路新闻媒体蜂拥而至,拍摄现场照片和裸露的尸体照片。 媒体再没有“后顾之忧”,终于可以“大展拳脚”,公开报道多日以来的追踪成果。TVBS电视台、《自立早报》、《中国时报》甚至不顾被害人隐私与人权,刊登出被害人惨遭凌虐、死状凄惨的裸露照片,引起一片哗然。



《中国时报》当年的报道 更有甚者,为赚取观众眼球,有的媒体公然描写陈进兴性侵细节,种种描写不堪入目,堪比小黄文。有的还从强奸案入手,请心理专家、性学专家讨论陈进兴的“入珠”、强暴习性。


白晓燕尸体被发现后,群情激奋,台湾当局声望大跌,近九成的民众担心家人的安危、担忧子女被绑架,对台湾的治安充满失望。 5月2日开始,台湾连续爆发大规模群众游行示威。5万民众走上街头,游行、静坐,高呼总统认错的口号。陆续有500多个民间社团发起“为台湾而走”、“用脚爱台湾”活动,在总统府前抗议示威,并用激光将“认错”两字打在总统府前。


当时台湾民众游行


重压之下,时任总统的国民党主席李登辉不得不同意撤换“阁揆”,撤换当局各部门官员。 当时任“政务委员”的马英九发表“不知为何而战”声明,为白案负责,辞去一切公职,转入政大任法律系专任副教授,“行政院院长”连战也下台。 事后,警署署长姚高桥说,警方内部电话通讯被绑匪窃听是此次行动的最大败笔。

 

陈进兴等人利用窃听机轻松获取了警方内部通话,同时用盗拷机拨打勒索电话。事后警方透露,陈进兴前后一共变更使用了15支随身电话线路,因此警方一直无法追踪到陈进兴的电话信号来源。

 

同时,警察内部也出现了纷争。从4月30日开始,除0414专案小组外,还加入了宪兵队及调查局等办案单位。

 

每个单位都想争头等功,于是彼此掌握的线索都不告诉对方,各自单打独斗,甚至为了得到对方掌握的信息,警察内部还互相窃听。


你能想象吗!绑匪在窃听警察,警察不仅追踪不到绑匪的电话信号源,还在互相窃听! 警方在台各地展开大规模追捕的同时,陈进兴、林春生、高天明人又陆续在岛内犯下多起案件。 而当时的警政署署长姚高桥选择了隐瞒案情,未向上级报告,媒体曝光后最高当局才知道陈进兴等人再次犯案。

 

此事披露后,更加动摇当时人心。


5月28日,逃亡在外的陈进兴、林春生和高天明三人联合写信给板桥地检署,声称白晓燕绑架案是他们三人所做,与其他人无关,要求释放张素真、张志辉等人。 他们甚至两次向《联合报》写信,控诉警方刑讯逼供张素真和张志辉,语气颇具委屈和嘲弄。


警方悬赏通缉陈进兴、高天明


8月19日,警方终于得知林春生和高天明的行踪,并在台北市五常街一警察宿舍内击毙林春生,可惜,没有找到高天明。

 

据说这是警方第一次出动维安特勤队,也是出动警力最多的一次。 当然,这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电视台现场直播枪战的行动。 事后据现场群众爆料,案发后匆忙赶到现场的警察,很多根本没有枪支弹药。

 

现场缺乏统一指挥调度,一片混乱,导致高天明顺利逃走。


两天后,在陈进兴和高天明依然在逃的情况下,警方公布白晓燕案结案,引起一片质疑。

 

11月17日,高天明去北投某风月场所,被警方包围后自杀身亡。


11月18日中午,漏网的陈进兴闯入当时南非驻台武官卓懋祺家中,绑架其一家五口作人质,声称自己受到司法迫害,并提出要国际媒体采访、会见妻子张素真和检察官张振兴等条件。 因英文中国邮报记者包杰生(Jason Blatt)与卓懋祺熟识,于是被邀请电话采访陈进兴。随后,台北市刑警大队队长候友宜也到了。

 

在此过程中,特勤队员潜入官邸厨房和浴室,双方发生枪战,精神极度紧张的陈进兴误伤了卓懋祺和他22岁的女儿梅兰妮。 为救伤者,候友宜进入官邸与陈进兴谈判,陈进兴同意释放伤者。

 

然而,被救出的卓懋祺和梅兰妮却被一群记者包围,大批的记者不顾两人身上挂伤,拼命拍照、采访,救护车也因大批围观的人群迟迟无法到达现场。 就在所有记者都忙着纠缠采访伤者时,《联合报》的采访中心却有了新动作。

 

主跑外交新闻的记者张宗智透过电视直播,看到陈进兴还在南非大使馆武官的家里,灵机一动,拿起电话,打到了卓懋祺家中。

 

屋内的陈进兴接起电话,《联合报》的电话采访开始。这通电话长达两个多小时,一直持续到半夜12点。

 

直到张宗智把所有的问题都问完,对方所有该说的都说尽,张仍不愿挂断电话。因为电话一旦挂断,就有可能被其他媒体打进,那么明天的新闻便无法拿到独家。

 

后来又经过商讨,《联合报》决定把新闻送给与自己没有竞争的台视。 19日零点二十二分,电话被台视打进,主播戴忠仁开始电话采访陈进兴,透过电视,陈进兴的声音第一次出现在所有观众耳中。

 

一个个问题被做成小纸条送上主播台,直到两个小时后实在无话可问,戴忠仁才不得不挂断电话。

 

而后,陆续有中视、东森、超视等媒体进行采访,陈进兴在电话中侃侃而谈,大聊自己作案以来的心路历程,并试图将自己英雄化。

 

而媒体为了更大限度的占用线路,以防被其他媒体抢到线路。无所不用,有的主播无话可问,只能随口闲聊,比如问陈进兴:“你什么时候自杀?”,甚至直接在电话中让陈进兴唱“两只老虎”给孩子听。

 

在陈进兴接受采访的近8个小时内,警方根本无法与陈进兴沟通上。 直到早上5点多,候友宜决定不再放任陈进兴接受电话采访,在卓懋祺家门口向里喊话谈判: “阿进仔,你是在干什么?你是要跟我讲,还是要跟记者讲?你跟记者讲没用啦,要跟我讲才有。你跟那些记者谈,什么事也办不成,要和我谈。你要什么,我帮你把事情办一办。

 

你害我在外面站好几个小时。” 陈进兴回答:“我气得要死,要骂给这些记者听,骂给全世界听。”

 

随后,陈进兴切断与记者的通话,候友宜打进电话沟通,经陈进兴要求,检察官张振兴与陈进兴进行电话笔录,此时已是早上7点。

 

上午十点,笔录结束。警方将陈进兴的妻子张素真从看守所带到现场,进行亲情攻势。


经过谈判,张素真进入官邸与陈进兴见面,作为回报,陈进兴同意释放只有七个月大的男婴。 随后,陈进兴回复:“我考虑在下午四点选择自杀或投降,请大家不要再来打扰我,让我冷静思考”。

 

下午两点,陈进兴的岳母带着陈进兴两个孩子进入别墅与陈相聚,半小时后离开。 两点半,民进党律师谢长廷表示为陈进兴及家人辩护,进入官邸,双方交谈后,陈进兴释放12岁的小女孩克丽丝汀。 下午五点四十八分,陈进兴通过张素真给警方传话,打算弃械投降,但夫妻俩还想单独相处一会,警方同意。

 

19日晚上7点54分,陈进兴终于释放最后一个人质安妮,并在警方押送下踏出别墅。 等待许久的媒体终于等来了这一刻,现场闪光灯大作,陈进兴看了四周一眼,随即坐上警车离开。

 

长达24小时的劫持事件终于结束。


陈进兴自首后交代,他逃亡期间还陆续犯下至少19件性侵案和多起绑架勒索案。


6月6日,陈进兴、高天明、林春生三人逃亡途中,绑架台北县议员蔡明堂,敲诈500万。 8月8日,三人再次勒索台北县某商人500万。

 

8月11日,陈进兴持枪侵入民宅,捆绑屋内三名女子,后被警察发现,发生枪战逃走。


10月23日,陈进兴与高天明闯进台北罗斯福路的方保芳整形诊所,掏枪控制住医生方保芳、妻子张昌碧和21岁的护士郑文喻。他们强迫方保芳为高天民做了单眼皮缝合手术及丰颊手术。手术成功后,高天明将两名医生蒙住口鼻开枪射杀,而陈进兴则在现场强暴郑文喻并将其杀死。

 

11月18日中午,陈进兴闯入台北一民宅,企图强暴两姐妹,被警车发现后逃跑。

 

1998年12月24日,台湾最高法院判处陈进兴死刑,于1999年10月6日执行枪决。 至此,白晓燕案件终于落下帷幕。


陈进兴


一起刑事绑架案,愈演愈烈。


当时在野的民进党抓住白案批判国民党执政无能,民众对国民党信心下降。


国民党主席李登辉撤换当局各部门官员,时任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的马英九辞去公职,离开台湾政坛,“行政院院长”连战也下台。

 

民进党谢长廷,则因在白案中调解立功民意上升,后来成功竞选高雄市市长。


民进党其他一些成员则在2000年后纷纷在中央或地方担当大任,成为风光一时的人物。

 

白晓燕一案中,部分媒体过度炒作曝光命案细节,在电视、报纸上报道陈进兴的犯罪手法、细节,刊登白晓燕的裸照和尸体照片,不仅给白冰冰母女造成二次伤害,更加重民众的恐慌。 这一切后果,警察与媒体的“精诚合作”可谓功不可没。

 

类似的场景还出现在2010年8月23日,一辆载有22名香港游客的旅游大巴在菲律宾马尼拉隆塔广场被劫持。 事件发生后,正当警察解救人质气氛紧张时,众多媒体却从隆塔广场不断发回现场报道及直播。 过了很久,人们才终于明白过来——绑匪劫持的旅游大巴里有一台电视机,随时可以看到外界信息。

 

可一切为时已晚。


警方的行动路线全被电视媒体曝光。 大巴内传来枪声。

 

事后,菲律宾《马尼拉时报》专栏作家丹•马里奥总结此事件:


失职的警察+歇斯底里的记者=人质悲剧


直到2012年,事件发生两周年后,菲律宾仍拒绝就此事道歉,菲驻港领事反而指责香港人不懂原谅。

 

2014年4月23日,菲律宾政府才正式向受害者及家属致歉。


两案何其相似,记者手中的话筒仿佛一把把尖刀,刀刀捅向受害者。而这一切还都打着为了真相的名义,令人作呕。

 

白案中媒体的表现成为日后台湾新闻媒体伦理标准的负面教材。


而白冰冰,却足足用了八年时间才渐渐走出失去女儿的痛苦与阴影。


这期间,白冰冰疯狂迷恋观落阴,这是一种民间法术,传言能通灵到阴间与死者相见。为了见到白晓燕,白冰冰请过很多巫婆、神棍,被骗好几百万。

 

同时为了再生一个孩子,已经40多岁的白冰冰开始一次次的尝试试管婴儿,却迎来一次次的失败。


我心里很急,因为年纪大了,再生不出来就来不及了,但卵子从剩下5颗,到4颗、3颗,到第15次的时候,一颗也没有了,真的做到月经都干了,提早更年期。 白冰冰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说。 而当初的那些记者呢?


拿到独家的媒体趾高气昂,光环加身,漏掉新闻的记者垂头丧气,愁眉苦脸。 对他们来说,拿到一手新闻,比人命更重要,这是属于他们的“荣耀”。 随后,他们会顶着这身“荣耀”,继续奔赴下一个热点事件。

 

媒体是嗜血的。


这是当初曾亲身经历白案的一个记者写的一句话。


关于这句话,或许,他最有感触。


欢迎投稿、爆料 请联系QQ:74010

商务赞助 请联系QQ:80002230   80004519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处理。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