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小号如何发声

作家树 2019-07-03 04:06:42





作家树


每天早上,我都骑着一辆摩托车,在北京到处溜达。我这是在做自媒体。

我有一个微信号叫《作家树》,做了三年,有17千粉。这是个普普通通的成绩。我的微信号也没有广告收入。我是个无名之辈,但通过自媒体我认识了宁浩、王全安、王兴伟、洪晃、曹星原。我们开始合作。《作家树》影响了一批人,数量不多,但都是一批牛粉。

两周前,我骑着摩托车采访了两个狠角色,一个是sm爱好者,一个是校园女生暴力。这是我关注的话题。这更是中国当代传奇,我还在关注腐败、文革、土改、互联网创业等一系列重大事件。

就是这一些事引起了宁浩工作室的关注,我们达成了故事创作的合作。




私小说


今年3月,我开发了自己的一款“互联网思维”的产品,叫做“私小说”。致力于寻找最有意义的中国故事。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三个月里,不断有朋友和我约在咖啡馆里,告诉我他们的故事,还有些是来北京上访的,私小说内容很酷,有革命史、浪漫史、荒淫史、血泪史。我有一个四人的私小说团队,一起在做这件事。

《作家树》是什么?我感觉像钢铁侠。自媒体小号是我的装备,让我抛弃了高楼大厦、市场营销、会议、和等电梯的时间。我能腾空而起,能够高质量、精确地打击目标。小而美。专门做重要的事。

我的自媒体定位是“挖掘化石一样的文字、追寻当代中国传奇”。


反叛者

我曾经是一个杂志社记者,这份职业挣不到钱,但能泡到妞。到了后来,人人都在写作,而且免费,就这样,杂志社记者栽了。大部分媒体人都改行了。

但自媒体是个什么东西?

很多人在做的同时也非常迷茫,能赚钱吗?是一份事业吗?是新生活的饭碗,还是晒乳沟的凶器?因此我想谈谈自媒体的个人观察:包括自媒体的价值,自媒体写作的策略,以及自媒体盈利模式。


如果你是一个自媒体人,你就深陷巨大的战场上。你有两个强大的敌人。一个是传统媒体,一个是其它垃圾自媒体。要赢得战争,就得讲讲这两个敌人的故事,1、传统媒体崩溃的故事;2、垃圾自媒体堕落的故事。敌人倒下的位置,正是你站起来的地方。

我个人喜欢写作,如愿以偿,我从2000年到2012年都在写作。起初在一家杂志社,前三月挺开心的。谁去采访马云?我去我去!谁去采访奶茶妹妹?我去我去!谁去……我去!但两年后我就离职了,没多久又换了一家,总共换了11家。一开始我没多想为什么,渐渐我感到写作职业没有挽救我,我感觉自己掉入了坑里,渺小、孤独、悲惨。我挺着,不能低头,低头王冠会掉。


我在杂志社写的文章,基本上石沉大海,没有多少回音。但每个月文章都能折算成稿费和工资,进入我的招行账户。我的目标变了,我的焦点在工资上,我就不那么在乎文章本身的价值了。不是文章石沉大海,是人的精神沉入了大海。

我换了一个又一个工作,我看明白了,这一幕将是永恒,一个文学青年在进行一场马拉松式的逃跑。每次招聘的时候,我信心满满,告诉招聘官我热爱写作。招聘官听了很高兴,说我们就需要有理想的人。

但三个月以后我发现这是胡扯。每一家杂志社都腐败庸俗,在搞政治、搞金钱,真相和节操只是他们的囤货。媒体对领导、客户和广告唯命是从。记者去捧各种企业家的臭脚,提前宣告他们的胜利,把他们定义为英雄。等他们玩砸了,把旧稿拿出来,搜索出英雄二字,替换为:犯罪分子。

这几年,随着媒体压力越来越大,选题越来越变态,我开过最后一个选题会,是找到佛教协会主席,报道中国最灵验的十个寺庙,然后跟每个寺庙分香火费。

记者和主编们那点才情都转化成了赚钱的歪招,放眼看去,媒体大厦里密布了一群贪婪的中年人,要送老婆去美国,要生二胎,要给小三买iphone6,还要养肾,要维护江湖大哥的地位,还要跪舔。难度很大,所以经常看到这群人聚在一起谋划一个小局,把中国社会往里装。

这就是叫作中国理想主义阵营的媒体,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来脱掉它身上那块理想主义遮羞布吧:

1 、传统媒体在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表皮下,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体制,既要理想,又要拜金。理想是娘炮,金钱是大爷。传统媒体造出的最好货色,就是芮成钢。


2、如果认为它是个商业机构,你又错了。传统媒体是一个官僚机构,长官意志高于一切,所有辞藻所有理想,不过铺就了做官之路。文而优则士,当官才是龙头大哥。

3、传统媒体为官喉舌,早就与大众文化疏离,自鸣自放,自命精英,没法为民请命。

4、由于官、商、文的身份纠结,传统媒体是一个低效的盈利机构,成本压力很大,无力培养人才。但他们经常把免费使用实习生误读为培养人才。

5、媒体的编辑水平处于低端,人才都去当官,业务交给菜鸟,行业水平一直停留在学徒状态。

6、就这样,传统媒体实际上是在自娱自乐。媒体的垄断性,空心化运作,制造了空心化的繁荣。几十年来牛逼哄哄的媒体是什么?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环球时报。


所以在媒体办公室里,维持着一个城府很深的商业体系。在理想主义大旗下,喜欢的是太平日子。他们把挠痒当革命。把撒娇当维权。说实话,中国媒体圈,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不超过五个人。其它都是卖艺的。


马佳佳效应

自媒体到来了。


马佳佳弄了个ppt,在几张ppt上又露了点肉,她自我报道,自我展示,自我神话,一举篡夺了媒体帝国的权力。革了老媒体的命。马佳佳宣告了自媒体的胜利。

屌丝文化击穿了精英文化,没有规则、没有传统、没有道义、不断突破底线。所谓马佳佳效应就是一个狗皮膏药的新组合:一个女生+性用品+成功学。接下来,小苹果、你欠我一百块、我的滑板鞋摩擦摩擦,成为互联网爆款。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个朋友热心地告诉我,赶紧写万万没想到。赶紧写暴走漫画。赶紧整小苹果。你赶紧像个屌丝。


践踏价值

这是我们要讲的第二个故事,自媒体从诞生的第一天开始,就把自己玩坏了。它不要价值,它要的是践踏价值。

表面上,我们说这个时代内容为王,实际上这个时代是点击率为王。为了点击率,购买粉丝、虚假交易、想尽办法哗众取宠。当前的互联网文化,最容易收获点击量的内容,不是好的内容,而是低劣的内容,这种内容为什么能收获点击量?因为它引起了当代社会最重要的需要:憎恶。人们对憎恶的需要高于一切----- 在今天,社会负面情绪被煽动起来进行销售。制造这种情绪和倒卖这种情绪,成了一种生意。这被称为病毒式传播。

因此自媒体没有真正利用好自由所赋予的创造力。自媒体成了堕落的嘉年华。劣币驱逐良币的惨剧在这里大肆上演。

钢铁侠式生存


互联网被中国人玩成了地沟油。难倒它就没有有营养的东西?我不相信,我利用自媒体赋予的新权力:观察世界,自由思考,寻找目标,然后发动一个有价值的行动。所以,我把自媒体生存,称为钢铁侠式生存。我以这种方式,自觉地经营起了自己的微信号。


诚意创作

我写文章花更长的时间,更认真,我需要精品战略,一篇好文章完成之后会自动地进行传播,它将建立我的自媒体品牌。

我也在琢磨这样写作能带来什么收益?这是最痛苦的一个问题,但它的出现可能是意外的、是延迟的。我没有很着急找到答案。既然传统行业都在崩塌,很可能我的新事业也不是一种明显的商业模式,也许就像艺术家卖艺术品,人人争先的时代,延迟收获,春种秋收是另一种竞争策略。这种感觉也很像钢铁侠。他也没有考虑盈利模式这个问题,只要投身于保卫地球的大事上,美女和香槟似乎是不请自来的。

有两个形势对文学青年特别有利:

1、人人都在搭建平台,高质的内容变成平台竞争的稀缺资源。

2、浮躁的文化环境,使有诚意的创作变成了市场的宝贵财富。


大咖联盟

两个月前,春拍拉开大幕的时候,以嘉德为首的众多拍卖公司迎来了最惨淡的一年,我打算写“中国拍卖市场30年”这样一个专题。

一开始我就设定了一个高目标,要写一篇决定性的文章,为这个行业盖棺定论。我采访了拍卖公司之后,发现市场里的买家和卖家是不为人知的一个贵族群体,包括明、清皇族、民国贵族和建国后的高级干部为主的一个群体。其它人都是浮云。我改变了早期的想法,写了《艺术的游戏:政治、金钱和公子》。这篇文章揭示出嘉德、保利的贵族化身份,也揭示出这些年的泡沫实际上是贵族们玩剩的残局。

这篇文章从文革写起,一直写到今天,12千字,成为艺术圈里一篇重要的文章。文章为我带来了很好的机会,中国美术史界的大咖曹星原读了这篇文章,和我约在三联书店里喝咖啡,并决定一起做一次规模浩大的文化旅游项目。

在这之前,我写的《衰老》描述了老人在一个独特的世界中生活的真实状况,获得很高的阅读量。屡屡被转载。

再往前倒两年,我写了一篇《白鹿原》的影评,我深知这部电影的意义,去了一趟白鹿原,调查到王全安在《纺织女工》的背景。写了一个7千字的作品,这篇文章吸引了王全安导演。有一天,我接到电话,他的助理专门约我一起吃饭。

有一次我去尤伦斯看画展,写了一篇《作家如何去看一幅画》。获得了当代艺术家王兴伟的认可。他认为,这篇文章意义重大,观者积极发出的感情和理解的诉求,触犯了社会潜规则。这是中国艺术评论圈里的一次颠覆。

上周,一个编剧公司和我谈到赞助,他们出资100万买我三年的创作。不做任何选题和数量上的约束,由我自己发挥。对于一个自由职业者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诱惑。我想了一个晚上,但我还是谢绝了。这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三年。而我看到了自媒体的价值前途无量。

先拯救世界,后做生意


这一系列事件就是启发。

你选择的事越有价值,你就越不用操心吃饭。

于是我开始有意识地打造拯救世界的装备;我独立判断,磨砺我的个人视角;我寻找重要的问题去写。我投入较长的时间,完成较高质量的作品;我把写作视为一种行动,不止呈现文字,还是在解决问题。我追求超越于生意之上的社会价值,而不是去盯住一笔交易。这样做是有效果的,我的粉丝量不多,但我的粉丝是牛粉。很多大咖和我合作,有某种超越我们身份界限的价值,把我们组合在一起。

在我看来,重组价值,而不是践踏价值,才是自媒体的立足之道,自媒体是迅速建立重要连接的飞行,我们和大咖站在了平等民主的平台上,一起做有价值的事。

五点


基于个人实践,我认为自媒体有五点重要的价值:

1. 独立

永远不要被收买,进行独立判断,发挥自媒体的锐利。这是差异化战略、也是个人品牌、更是你和世界连接的意义

2. 重要

追踪重要的事件 不要纠缠小趣味,重要性事件能让你获得更多受众,使自媒体极大发挥公共的价值

3. 投入

不要急功近利,投入一定时间,超出社会平均水平,就能脱颖而出。投入双倍的时间,努力获得永恒的作品。这是自媒体的明星之道。

4. 行动

不要静态的写作,要行动起来,把写作变成解决问题的一部分,充分发挥自媒体社交性和传播性。你可以是一个运动的领导者。

5. 做大价值

做大价值而非做成交易 对很多自媒体而言,粉丝+广告的盈利模式已经不灵,但可以先拯救地球后谈生意,在发挥社会价值的情形之下,完成商业价值。这情况,就像是在富翁俱乐部里打高尔夫球。生意是送上来的。

当一个自由的写作者是有风险的,但总的来说,互联网是内容为王的时代,作家得到了通道,重新走向社会舞台的中心。比以往任何时期,作家都更像一个摇滚明星。

何伟


事实上,我心目中有一个自媒体英雄。他是美国小伙何伟。

何伟从美国来到中国,在四川小县城里干了三年志愿者,那里收入很低,但钱对他来说不是个问题,唯一重要的事是他能抓住一个重要的线索去描写中国。接着他来到北京农村,在那里慢慢观察。2001年起,何伟又开着车在中国的公路上行走了七年,他先后写了《甲骨文》《江城》《寻路中国》。一举成为书写中国的明星。

开启英雄模式

这种方式很好玩,很自由,而且很正确。寻找一种和创作模式相匹配的生活模式。让生活充意义,你的作品就会真正发光。为自己的生活开启英雄模式吧。


现在,我每天的生活都变成了创造。我浸入式地创作。每天都在感知世界上的痛苦、平静或激情,把身边的世界反映出来。我到街上看,我追踪一个陌生人,我和别人聊天。我向生活的人们解释我们生活的情况。这就是我的价值。

我得到的最大的资源,是中国有无数好故事。它们是珍宝。凭借它们,我为自己创造了一个世界。而且作为世界的中心活了下来。

异化


在工业时代,人们被训练成专业人士,天天上班下班,两点一线,人们做着自由的梦。越干越不自由。

这样的生活就是马克思说的异化,劳动作为自由自觉的活动,是人类的本质,但是在工业社会中却不断制造出痛苦。1、人们和自己的劳动产品之间的价值断裂了。2、人们在自己的劳动生活中是痛苦乏味的。3、人和自己的本质脱离了。4、人同人之间也是孤独对立的。


文艺青年的世界


互联网时代来了,作为异化世界的组成部分,大公司、垄断行业、中间商、权威机构一片哀嚎,满大街碎片化信息,满世界行业垮塌、天空中是烧钱的味道,但你不要怕,这是崩溃中的重建,作为个人,你获得的社会资源难以估量,你第一次从一根网线中得到了安宁和力量。你在室内,就能够崛起,去中心化、去规模化,去中介化,单点突破,这都是什么意思?这是你的时代。所有术语变成一句话,你,需要领导你自己,驾驭这个趋势。


做侠


自媒体小号,文艺青年,理想主义者,将面临这样的世界;

1、传统媒体倒塌不是因为大家不需要阅读,而是因为大家转移了阅读方式,并需要更多更好的阅读。

2、从多栏目阅读到单篇文章阅读,作家可以专注一篇文章,产生单篇影响力。

3、从传统媒体到作家自媒体——集体品牌让位于个人品牌

4、从隔离式阅读,变为社交阅读,作家和读者的关系、变成了粉丝和赞助人。

5、主编已死,批判世界的权力在你手里。

6、技术民主化、艺术民主化使得创作更具表现力。

7、相信价值,好的就是好的,坏的就是坏的,漠视90后。90后在网上看万万没想到时,同时热衷于英国的bbc和美国的美剧。经典之作没有代沟。你不喜欢万万没想到是因为你更成熟。

最大的机会是 中国文化的落后面貌提供给每个文艺青年了进步空间,莫言也不是不好超越的,王蒙也就那样,郭敬明是个孩子王,韩寒和冯唐是小聪明。这些写字的朋友们在世界文学那里压根没有市场。文学和马桶一样,我们处于低端制造业的水平,但你可以从世界文学那里获得营养,快速超越中国社会的平均水平,你就是一个明星。


20156月,吴晓波在他的自媒体上,写了一篇文章《最后一条看门狗也走了》。感慨秦朔离开了南风窗。同时是在感慨整个传媒黄金时代的终结……我看到了这个世界在崩溃中展现的新景象。这是一个长长的文明发展的故事,这是个人崛起的里程碑,这是文艺青年的新世界。


————————————————————————————————




陈湘鹏

作家、艺术评论家、绘本插画家。

曾就职《21世纪商业评论》《华夏时报》。从事文学和绘本艺术创作

著有小说《创造性之爱》《头戴内裤的人》《中国人眼里的中国》《迷失印度》

绘本作品《重生》《来自星星的你》《工作》


***********************************************************************

“私人小说定制”

浪漫史、革命史、荒淫史、

奋斗史血泪史、发财致富黑道史。


你的历史才是历史,你的材料才是猛料。

找我写私人小说,我是陈湘鹏,互联网私人小说创始人。


***********************************************************************

您也可以给我正在关注的项目提供故事素材与赞助:


文化大革命亲历

校园女生暴力

反腐政治斗争

同性恋和SM










挖掘化石一样的文字

追寻中国当代传奇

作家树:writertrees


长按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writertrees

也可以点击标题下蓝色小字关注我

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